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数风流人物 > 乙字卷 第一百零五节 王子腾的心思

乙字卷 第一百零五节 王子腾的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薛姨妈也只是抹了抹眼泪,丈夫走了几年了,心境也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这不过是来到自家兄长家里一时触景伤情罢了。

    她也注意到了自己兄长灼灼目光在自己两个儿女身上逡巡,心中同样也有些惊慌。

    这儿子在金陵城出了那么大一桩事儿,也幸得知府和薛家有旧,对薛家有些照拂,所以此事便一直拖着。

    后来便得知知府要换人,新来的知府却不知道是何人,这就让薛家人心里有些着忙了。

    到了最后没有办法便只有一家人假借着女儿入京待选的名头赶紧打点行装离开金陵。

    先行到松江盘桓了一个多月,然后又到扬州一住几个月,这才启程上京。

    这到京时已经五月末了。

    由于是在路上,也没有得到金陵那边的消息,一路上都是惶惶不安。

    一直到京中方才安宁下来。

    好歹自家姐姐嫁入贾府也是国公府邸,而且自家兄长也从京营节度使升任九省统制中的宣大总督,权倾一时,想必这等关系也能够让自己儿子免于牢狱之灾了吧?

    但今日见到兄长脸色严肃,薛姨妈心中便打起鼓来。

    也不知道兄长是否知道,或者说早已经知道对此事的态度。

    王子腾其实并没有多看薛蟠,他的心思都在薛蟠身边的薛宝钗身上。

    十二岁的姑娘,的确已经有了颇为难得的气度。

    冰肌玉骨,肤容丰润,增一分嫌多,少一分往那里一站,端的是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蕖。

    尤其是眉目间那份恬静安然,不朱面若花,不粉肌如霜,更是让人顿时多了几分宁和的心境。

    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计较,王子腾目光才从薛宝钗那里转到薛蟠身上。

    自家妹妹却只有这一个儿子,未曾想到却是这般不争气。

    若是冯家知晓这等事情,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对薛家的观感?

    想到这里,王子腾脸色更显凝重,“二妹妹可曾之下文龙在金陵所犯事?”

    王子腾一句话就差点儿让薛姨妈瘫倒在椅子上。

    挣扎着起身让儿子跪下,宝钗也赶紧陪着兄长跪下,薛姨妈这才上前与兄长见礼,却被旁边嫂嫂劝着。

    “二兄,妹妹只有这一个儿子,便是有天大的不是,那也是先夫去世得早,妹妹教子无方之过,请二兄看到妹夫份上包容则个,……”

    薛姨妈腿一屈,便要跪下来,慌得旁边她嫂子赶紧扶住她。

    王子腾长叹一声,抬手示意,“起来罢,宝钗也起来吧。”

    话里话外却没提薛蟠,吓得薛蟠只敢跪在地上以头伏地,半句不敢言语。

    见自己兄长这般模样,宝钗自然也不敢起身。

    倒是王子腾夫人将自家小姑子扶到边上坐下,却是陪着薛姨妈抹泪不已。

    王子腾也是无奈。

    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妹妹身世凄凉,看起来这薛家也是昔日四大家族,但是内里却早就坍塌了,只剩下一副空架子,只是外人看不出来罢了。

    现在连撑空架子的长子都是这般不堪,王子腾也越发为自己这个妹妹以后生活担心。

    现在也就看这宝钗似乎还算是有些气象。

    若是能寻个好人家,或许能让自家妹妹后半辈子稍微好过一些,毕竟这也只是一个女儿。

    ”此番事情做得差了。”王子腾斟酌了一下言辞,毕竟都是一家人,他也不会去说那些虚的。

    “金陵那边,由官府论断,但苦主那边,尽可能处理好,不要惹出是非。”

    薛姨妈一听兄长这话,便知道兄长肯定已经和金陵那边有交代了,顿时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

    只要能保着儿子平安,其他都不是问题。

    “二兄说的是,之前妹妹便已经安排那边惯能做事的家人如此处理,定要把苦主那边安顿好,这一点请二兄放心。”

    薛姨妈连连鸡啄米一样点头,目光却示意自家儿子赶紧道歉请求宽恕。

    薛蟠虽然愚笨,但这等时候也还是有些醒悟,忙不迭的将头在地板上磕碰得砰砰作响。

    “求舅舅宽恕则个,外甥性子燥急,此番之后,定要痛改前非,……”

    这薛蟠的话王子腾是半句都不信的。

    只是人家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再拿捏着不放,只得淡淡的道:“文龙也起来罢,不是舅舅说你,当下不比以往,新皇御极,诸般事宜尚未见分晓,一干御史正在四处寻找机会作为邀功媚上的由头,若是被御史拿住不放,便是我也保不得你。”

    这一番话说得不轻不重,且看各自去领悟理解。

    薛蟠倒是觉得这不过是舅舅的一番托词,既然叫自己起来,那便是无事了,也就大大咧咧起来,拱手一礼之后便站在了母亲背后去了。

    看得旁边的宝钗也是绣眉轻蹙,有心想要说兄长几句,但是这等场合下却又只能忍住。

    王子腾本身也就没把薛蟠看在眼里。

    这等人本就是招祸之源,现在薛家这般没落,还不知自爱,真要等到出事,那就悔之晚矣。

    想到这里,他又实在没忍耐住:“妹妹既然来到京中,便在京中好生将养,薛家在京中也有营生,便吩咐下人好生经管,莫要再生事端。”

    薛姨妈和宝钗都感觉到了王子腾对薛蟠的不满,心里更是惴惴不安。

    这京中可不比在金陵,那边好歹各方都还有些熟人,而这京中达官贵人随处可见,随便哪一个抬出来背后都有大人物。

    而且这京师中的都察院可不比南京那边,看样子连自家兄长这般位置都还是有些忌惮。

    “二兄说得是,妹妹一家三人定会谨遵教诲,不敢招惹是非。”薛姨妈赶紧应道。

    “金陵那边事情尚未彻底了断,那招事儿丫鬟现在何在?”王子腾随口问道。

    “现跟随妹妹一行已然进京,……”薛姨妈也不知道兄长是何意。

    “这等女子惹来如此麻烦,还是先行让其跟着宝钗吧。”王子腾想了一想,“若要此事彻底淡忘,怕还要些时日,文龙便要禁足,不得轻易外出。”

    这却要了薛蟠老命了,只是这等情况下,他也是断断不敢和自己舅舅犟嘴的。

    薛姨妈也知道自己这儿子你要让他禁足在家,那还不如杀了他的好,但此时她也不敢不应,只能点头应是。

    厅堂内一时间寂静无声,王子腾捋须沉吟了一阵才道:“宝钗今年十二了?”

    “已经满了十二。”薛姨妈略感奇怪,但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赶紧解释道:“本意是想要试一试宫中待选,……”

    王子腾摆了摆手,“且不说时日已过,便是没过,我也是不主张的,这宫中选人自有规矩,大周后妃尽皆出自民间寒门,且当今圣上历来不喜武勋,若然被选中入宫,哪也不过是一个活死人的命……”

    话一出口,王子腾陡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言。

    贾元春也被选入宫,虽说是女史,与薛姨妈打的主意有些不一样,但以贾元春的年龄和入了仁寿宫,怕是出宫的机会也有些渺茫了。

    这贾家此事也做得差了,弄得自己嫡亲外甥女却成了这般,若是未曾入宫,配那冯紫英岂不是正好?

    越是想到这般,王子腾越是觉得遗憾。

    这薛宝钗看上去也是不错,但毕竟自幼失怙,家世又差了一些,配那冯紫英便觉得有些高攀的味道。

    但看着薛宝钗的气度模样,王子腾心里又稍微踏实了一些。

    若是向冯家递这样一个风,只怕冯家也是要来打探一番,了解到宝钗这丫头的模样气度,或许也有一番计较。

    见自家兄长这般说待选入宫一事,薛姨妈也是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兄长如此不屑于待选入宫,那自家姐姐家的元春那又如何?

    只是这等话她却不敢问出口,只能吞在肚子里。

    “也罢,妹妹当下住在哪里,可曾安顿好?”

    思念百转间,王子腾终于收回思绪,这等事情也不能急于求成,还得要徐徐图之。

    “现在姐姐家占了一处宅院倒也清静,妹妹想既入京中也当本分低调一些,所以也图了个僻静。”薛姨妈解释道。

    “唔,这般做正好。”王子腾对薛姨妈这般安排还是满意的,“文龙出此事也需要避风头一段时间,待到金陵那边彻底风平浪静,再做计较。”

    说完话,王子腾便又问了一些金陵闲话,薛姨妈也一一作答,免不了一番唏嘘感叹。

    王家主支皆已经迁至京中,但金陵依然还有族人甚多,不过都是些旁支,日渐没落。

    只是王子腾连京中族人尚且照拂不过来,哪里还有更多精力开关照金陵那边?

    但这扛着王家大旗,若是要半点不顾,却又怕被人戳脊梁骨,所以每年也只能施些善财,求个心安。

    想到这两个妹妹和侄女儿虽然看起来嫁得不错,当年也觉得是最好莫过了,但现在看起来这武勋家族里边也都有各种不如意。

    尤其是缺了顶梁柱更是如此。

    所以王子腾也越发觉得这选择合适人家的重要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