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数风流人物 > 乙字卷 第九十五节 惊雷(第四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九十五节 惊雷(第四更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子腾在接到门房送来的冯紫英拜帖时,就忍不住悠悠一叹。

    对此子,他是极看好的。

    冯唐打什么主意,岂能瞒得过他?

    他的确有意要考虑让冯唐下一步出任五军营大将,这是京营中仅次于自己的武将位置,关乎生死。

    冯唐想下船,想避祸,哪有那等好事?

    这么些年来,没有大家的扶持,没有太上皇的信任,你冯家连四王八公十二侯都算不上的一介末流武勋,居然能出三个总兵?

    没看看八公十二侯里混得连宅子都得要卖的也不少,心里没数?

    当然冯秦冯汉战死疆场了,但是吃武饭的,哪个有避免得了这一出?

    王子腾也知道冯家是对太上皇有怨气的。

    冯秦战死,冯汉病殁,结果两房却没有留下子嗣,这恐怕是冯家最大的遗憾,冯汉的云川伯无人袭爵,居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冯家肯定是意见颇大的。

    纵然冯秦没有子嗣,但是冯家却没有绝后,冯唐还有一子,最不济也还可以考虑从远支那边去物色合适人选来承接香火袭爵。

    只是这等事宜都需要朝廷批准,但当时太上皇有些忽略了,加上冯唐又继任了大同总兵就觉算是补偿了,只是冯家未必如此想。

    冯紫英的表现王子腾是一直看在眼里,尤其是这个家伙在获得了乔应甲的推荐进青檀书院时,王子腾就意识到这个小家伙潜力不可小觑。

    乔应甲这等清贵御史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名声去做人情的,只能说明此子的确当得起他的推荐。

    而冯紫英在青檀书院里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特别是对此子在书院表现越多,他就越觉得不能放过此子,不能放过冯家,冯唐想要脱身那更是不可能。

    此子既然颇得乔永泰、乔应甲和官应震的欣赏,俨然有齐永泰和官应震衣钵传人的架势,那说明这个家伙正在逐渐被士林文官群体所接受,而其他武勋想要做到这一步,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旦此子考中举人甚至进士的话,这个家伙未来在朝廷中只怕就会有不可小觑的影响力,即便是现在都已经小有名声了。

    正因为如此,他就越发想要和这个小家伙会一会。

    相比之下,冯唐的事情反而是小事了。

    “老爷,冯家郎君来了。”

    “请他进来。”王子腾定了定神,和这个家伙这一次会面,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他有一种直觉。

    王家的会客室很素淡,完全没有一般武勋世家那种威武豪奢的气息,简简单单的一对官帽椅,外加一顺溜交椅。

    青石板斑驳陆离,甚至有些起伏,看得出来很有些年成了,但依然保持着原状,而斜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不知道是哪位大家的字迹,颜体。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是诸葛亮的《诫子篇》中的话,不知道王子腾居然喜欢这句话,但看看他的儿子德行,好像这更像是反讽吧?冯紫英不无恶意的想着。

    “参见伯父。”恭敬的深鞠躬,抱拳拱手一礼。

    “坐吧,紫英,我以为你年前就该来我这里了呢。”王子腾悠悠的道:“没想到你还能稳得住,难得。”

    冯紫英一怔,随即哑然失笑,“王公若是有此意,只需传一声,小侄,敢不前来?”

    “呵呵,孺子可教。”王子腾不置可否,“今日一来,怕是有以教我?”

    一句话又把冯紫英吓了一大跳,原本坐下又赶紧起来谢罪,“伯父为何如此说,岂不折煞小侄?”

    “你胆子比谁都大,还怕这区区一句话?”王子腾斜睨着这小子:“临清民变你都能从乱民中脱身而出,还把林如海之女和贾雨村以及薛家人都救了出来,这番本事,还能怕我一句话?”

    冯紫英知道这是对方借势敲打自己了。

    要说也没错,人家是京营节度使,是兵部右侍郎,四王八公十二侯里边,便是四王都要让他三分,真正武勋群体代言人,冯家也算是武勋一脉,要论起来多少也还是受惠过,自己去了贾家,却不去王家,有些说不过去。

    东平郡王、南安郡王以及西宁郡王现在也不过是些吃俸禄的虚衔角色,在太上皇那里怕是根本没有多少影响力了,也就只有北静郡王水溶可能还能在太上皇面前说得起话来,但都无法与真正手握重权的王子腾比。

    现在的王家是真正金陵老四家之首,甚至远远把其他三家甩下无数个身位,彻底膛乎其后。

    正因为如此,冯紫英清楚自己可以去贾家,和贾家保持密切联系都没关系,因为贾家早就是花架子了,纸老虎都算不上,但是如果和王子腾关系变得密切起来,那就很难说永隆帝那边有什么负效应了。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永隆帝似乎也没有放弃拉拢王子腾的意图,大概在永隆帝看来,这也应该是最稳妥之举。

    只要确保王子腾不彻底倒向义忠亲王那边,哪怕王子腾就这么一直老老实实的当他的太上皇的代言人,都没有问题。

    只要不为义忠亲王所用,一切都可以接受。

    冯紫英觉得王子腾也看穿了这一点,甚至太上皇也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现在各方才会有这样一种微妙的局面。

    这种微妙局面,对自己一方来说也是有益无害的,起码现在王子腾也还是首鼠两端的,他的态度应当是有圆转余地的。

    “伯父这么说,小子就惭愧了。”冯紫英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就吓倒或者退让,他很清楚王子腾这种人,只看利益,不看态度,“小子也想问一声,伯父需要家父和小侄做什么?只要家父和小侄做得到,断无不允之理。”

    王子腾也没想到对方态度来得如此爽快,反而让他一怔,迟疑起来。

    要让对方做什么?这个要求还真不好提,不让冯唐去榆林镇,总得有个理由吧?说太上皇怜惜冯家,不忍冯唐去榆林苦寒之地,那太虚伪,瞒不过冯紫英这等人,只是让冯唐留下来等待自己这边局面明朗,接任五军营大将,那又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了,那不是一年半载能有结果的事儿。

    见对方犹豫不决,冯紫英心反而定下来了,平静的道:“王公,我们冯家的情形您也清楚,我爹赋闲三年,之前在大同表现如何您清楚,既然觉得我爹挡了别人的路,道不同不相为谋,那我爹也无怨言,只是还是要给条活路吧?我冯家上下一百多号人,也不能这么坐吃山空不是?去榆林镇也并没挡谁的路,何至于此?再说了,若是朝廷真有需要,一纸诏令,难道我爹还能抗命不遵?”

    冯紫英改变了语气,径直称呼为王公。

    王子腾当然不会被冯紫英这几句话就打消念头,这一步踏出去,再想要把他收回来,就未必那么轻巧了。

    见王子腾表情平淡,不为所动,冯紫英也觉得头疼,这厮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铜豌豆,不会被自己花言巧语所轻易打动,还得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说了。

    话说回来,他能随意被自己说动,那也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紫英,今日只有你我二人在这里,我素知你虽则年轻,但却是个有想法也能做主的人,近闻你们书院山长齐公有意出山,你可知晓?”王子腾突然岔开话题。

    冯紫英一愣之后随即道:“有所闻,但此等事宜,非我等能置喙。”

    王子腾不满的瞥了冯紫英一眼,这厮果然奸猾,哪里像一个十三岁少年郎,一涉及关键事宜便一推了之。

    “紫英啊,你既然叫我一声伯父,那我也推心置腹的与你一言,冯家深受朝廷隆恩,虽说有些事情未必尽如人意,但大事面前却须得要站稳脚跟啊。”

    冯紫英目光冷了下来,这厮是要威胁自己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眼眸回视对方,冯紫英和王子腾目光在空中交错,一个淡然平和,一个不屈不挠。

    好一阵后,冯紫英才一声轻笑:“王公,小侄倒是觉得恐怕王公有些想得偏了。”

    “哦?”王子腾淡然道,“何以见得?”

    “王公怕是忧心天家父子因近日之事心生嫌隙吧?”冯紫英知道需要点穿某些事情了,这王子腾身处其中便难以看清,须得要自己来替他点拨一二了。

    王子腾炯目一冷,“紫英何出此言?”

    冯紫英不理对方,径直道:“既然纷纷扰扰,徒乱人意,王公何不辞任?”

    王子腾一愣,辞任?辞任右侍郎?

    他不是没想过辞任,但是辞任右侍郎想要继续执掌京营军权的意图就太明显了,那显然会让皇上对自己的疑忌心更重,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辞任岂非有伤皇上一番恩意?”王子腾慢吞吞的道。

    “小侄的意思是王公不妨辞任京营节度使。”

    简单一句话,却是犹如晴天霹雳,雷霆万钧,听得王子腾全身一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