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 > 第511章 女人,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

第511章 女人,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人,这就是你惹怒我的惩罚!下不为例!”夜晟终于在宫初月双唇红肿的时候,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但是,在看向宫初月的眼底,还是带着一抹戏虐的神色,夜晟一直在问着自己,到底他对宫初月忍耐的限度,是怎样的。

    然而,最终这个答案,似乎无限接近无底线,只要这个女人不做出任何背叛的他的事情,他便能够任由她胡作非为。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夜晟总会在心底问上一句,假如宫初月背叛了他呢?他舍得伤了她吗?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不舍得,哪怕是令她受伤,夜晟的心都会在滴血。

    宫初月瞪了夜晟一眼,随后踮起脚尖,猛的咬上了夜晟的下唇!

    “这就是你惹怒本姑娘的下场……”宫初月用力咬着,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

    夜晟吃痛的同时,却是轻声的笑了出来,这样的宫初月才是他爱的宫初月,否则之前那般,夜晟真是会怀疑,宫初月那个愚蠢的女人,是不是被人给调包了!

    “好,为夫知道了,下次娘子可以尽情咬。”夜晟笑着一把将宫初月给拽入了怀中,天知道他刚才忍的多么的辛苦!可是眼看着宫初月一直拽着青衣,他又拉不下那个脸面,去训斥她。

    这个女人,难道就不清楚,他一直觉得她拽着青衣的那一只手特别的碍眼吗?最重要的是,青衣那该死的家伙,竟然不甩开!

    他竟然任由宫初月拽着他走了一路!看来还真是平日里对他太过和善了!青衣这家伙,就该再去重新改造一番!

    可怜的青衣,正提着剑,准备上战场,可这鼻尖总是莫名觉得很痒,在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之后,青衣抖了抖肩膀,这一定不是像他想的那样的!

    爷一定不会惩罚他的,他被王妃拽着,也是无可奈何啊!爷都不敢对王妃怎样,他又怎么敢?

    只是,可怜的青衣还不清楚,爷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惩罚他……

    在战场上,厮杀声震天,慕容睿与慕容伦,已经打了一局胜仗,所有的将士,在看到他们二人,骑着马,冲在那最前端的时候,一个个便斗志昂扬了起来!

    有着如此勇猛的主帅,之前那低落的士气,在瞬间便被提了起来。

    在那城墙上,夜晟带着宫初月,远远的观看着,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兄弟二人,从最初的被压迫,到后来的逆转战局。

    “准备好了吗?”夜晟低头看了一眼宫初月,这女人的眉眼中,可满是战意!

    宫初月点了点头,手中握着一把长剑,虽然是夜晟临时寻来的长剑,可从这剑身看来,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

    夜晟抿唇微笑,单手搂着宫初月那纤细的腰身,提气直接冲下了城楼。

    那一刹那,二人如同神仙眷侣一般,冲进了那人堆之中。

    几乎是在瞬间,宫初月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手中的长剑在她双脚落地的那一刻,直直的朝前刺了过去。

    夜晟欣慰的点了点头,转身加入了战局,尽管如此,却仍旧分了一份注意力在宫初月的身上。

    所有人都在看着宫初月一步步的成长起来。

    在出招的时候,起初宫初月并不会带动内力,在夜晟不时的提点下,宫初月后来的每一招每一式中,都能够自然的带动起内力来。

    宫初月内心隐隐泛着喜悦感,她终于不再是一个废物了!她终于可以自如的运用内力了!她终于可以跨入武学的行列了!

    终于有资格站在起点,朝着夜晟的方向出发了。

    这一战,宫初月很是勇猛,一些不认识宫初月的将士,一个个都很是疑惑,不知这勇猛的女将军,到底是何人。

    然而,在战斗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听说了摄政王与摄政王妃的故事,一时间,众人这才茅塞顿开!

    原来,这个勇猛的女将军,竟然是摄政王妃!而她正是他们两位勇猛主副帅,嫡亲的表妹!

    更是国公府捧在手心的表小姐!

    这一场战事,耗时两个多月,最终以皓月国的胜利结束,作为梦楼国,与那后蜀国,更是元气大伤,没有个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根本就没有办法恢复!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宫初月在战场上是晓勇的女将军,下了战场,又是妙手回春的神医!

    一时间,在江湖上开始流传起了一个明号:妙神医!

    一传十,十传百的,所有人都听说过妙神医的事迹,却是鲜少有人知晓,这妙神医,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还是摄政王妃!

    这并不是夜晟在中间做了什么,而是那些将士们,口口相传,军中纪律严明,这些事情自然不允许说出去,最后流传出去的,还是那些听到了些许风声的新兵蛋子,传来传去,那结果便是大相径庭。

    最终,还因这事闹出了不小的笑话,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初月,回皇城之前,我需要去一个地方。”夜晟的手中,捏着一枚通体黑色的令牌,在说话的时候,直接摊开手心,将那令牌展现在了宫初月的面前。

    宫初月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夜晟,不明白这又是什么令牌,怎么这个世界就奇奇怪怪的,有这么多的令牌呢?

    就像是前世,有着各种证书一般,甚至还有那可笑的,拿着身份证去办证件,还被告知,需要证明自己是自己的事情存在。

    宫初月拿起了夜晟掌心的那一枚令牌,翻转着看了看:“这是黑玄铁?”宫初月眼底满是诧异,黑玄铁啊!那是超越了现代精钢的存在,她也只是在博物馆内,见过很小的一块!

    而那一块黑玄铁也是一个未解之谜,被打磨成了一枚花纹复杂的圆形片状,宫初月曾经深入的研究过,也曾做过它的安保工作。

    只是后来,什么还没研究出来,便已经出事了。

    “是。”夜晟精确的捕捉到了宫初月眼底的惊讶,在这个苍鸾大陆,能够一眼便识得这是一块黑玄铁之人,寥寥可数。说起见过之人,那便是更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