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通天大帝 > 第141章 风起林家!(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元帅是不是也修炼了那门法?”

    古坏在谢临风的心中,几乎已经是无所不知了,所以谢临风有了困惑立马就说了出来,他想从古坏这里找到答案。

    林慕仙、谢临风、刀冲霄三人,虽然不明白谢临风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但他们的心却因这一句话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处,都万分紧张。

    “对。”古坏看了谢临风一眼,不假思索的答道。

    “什么!老爷子也修炼了那门法,那岂不是说老爷子现在……”刀冲霄惊呼,他说着说着一下子说不下去了,这个浓眉大眼粗犷魁梧的年轻人,已然热泪盈眶。

    “怎么会这样?”

    林慕仙喃喃,她感到难以置信,她不愿承认那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老人,如今竟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林慕仙委实有些接受不了。

    古坏看了林慕仙一眼,复而又看向谢临风道:“按照樊老元帅,如今的修为,应该正值当年之时,你知道他为何要退居二线吗?”

    “你又知道,樊老元帅,为何经常游历长乐郡,寻找一切可造之才吗?就比如我。”

    古坏这两句话虽然在问谢临风,却一下子给谢临风解释了全部的疑惑。

    “这一切不过宣示着,他不行了命不久矣,所以才要扶持下一代人起来,就比如这任的兵马大元帅。”说着,瞟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刀冲霄,复而又道:

    “而他经常游走长乐郡寻找的可造之才,不过是为长乐郡补充新鲜血液。他只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可能的为长乐郡做贡献。老元帅的一生都在为长乐郡着想,不然他为何可以独揽兵权?只有这样的臣子,才能得到郡王的全部信任。”

    “只有生活在长乐郡的天才,只有对这片故土抱有感情的天才,才能得到老元帅的青睐。而我与慕仙就是老元帅所看中的人,所以你明白了我为何要如此了吧?”

    这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见众人都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古坏顿了顿,声音微微低沉了下来,又道:

    “老元帅其实是上上任郡王收养的义子,也就是世子与郡主的干爷爷!所以,他才能修炼那种法,才会将自己的全部,尽数奉献给郡王一脉。”

    不管众人震惊,古坏盯着谢临风,似意有所指的又说:

    “一个势力,若想长存,从许久开始,都不得不布置好一切,这些不过是些浅显易见的道理,希望世子你在将来继承王位之后,可以做一个有作为的君王。”

    “切莫辜负,老元帅对你谢氏王族一片赤诚之心,如此也算我报答老元帅的知遇之恩了吧。”

    上一世,古坏在长乐郡时那个阶段,虽然不愿意与谢临风这种心思深沉的人深交,但此时已非彼时。

    闻

    言,谢临风呆立了半响,继而浑身一震,长长的对古坏做了一揖,后者坦然受之。

    古坏今夜说的一席话,彻底折服了长乐郡下一任,最有实权的两位大人物。

    让自己与本土的官方,奠定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关系,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古坏若要再图皇权霸业,或者说替林慕仙打天下(在古坏传林慕仙大帝吐纳法时,就打算将林慕仙培养成一代女帝了,所以才说替林慕仙打天下)而现在迈出的这一步,就是在将来争霸路上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长乐郡是古坏迈出的第一步,但他却因惦记恩情不能拿下长乐郡,所以就只能与长乐郡搞好关系了。

    “古兄之才堪比妖孽,古兄之胸襟可囊乾坤,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谢临风自称在下,将世子的尊贵全都丢了,对着古坏大大的奉承了一句,话锋一转突然又道:

    “敢问古兄,所言可真?”

    关于古坏说的这些秘密,谢临风只要问问郡王,是真是假自然会得到证实。

    之所以他这样问,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在从侧面试探古坏。

    试探古坏到底是如何知晓这些秘密的。

    古坏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只会与谢氏王族是盟友,不会干对谢氏有害的事情。

    故而以谢临风的角度来看,古坏是自己人也不为过,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谢临风又怎好试探古坏,所以才会这样从旁敲击。

    谢临风相信,古坏一定会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若是古坏答非所问,就说明古坏不想说,那么谢临风就不会再问了,免得伤了和气。

    古坏笑了笑,并没有不悦,若是谢临风连自己秘密如何泄露的原因都不敢一查的话,那么古坏选的人就不会是他了。

    “世子可听说过百晓阁?”古坏抿着茶,并没有具体说出来,但帽子却半扣在百晓阁头上了,这是古坏早就想好的由头。

    百晓阁的情报网,与官方的情报网,可谓是不分伯仲。势力之庞大,根本不是一郡之地可以招惹的,所以就算谢临风认为是百晓阁泄露的他谢家秘密,他也奈何不了人家。

    谢临风的眸子一滞,苦涩的笑了笑,斟字酌句道:“莫非古兄与百晓阁有关系?”

    古坏只是但笑不语。

    古坏这个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让谢临风一阵惊疑不定,不过他见古坏不愿多谈,也没有深究的意思。

    关键是就算他知道了,也拿人家百晓阁无法。

    “古兄想要的东西,我还有点做不了主,请古兄稍后片刻,容我向父王询问一下。”

    谢临风吸了口气,向古坏拱了拱手,这样说道。

    古坏未语,点了点头。

    谢临风当即就朝门口走去,走到大门

    口时忍不住的顿住了步子,回身看向古坏又道:

    “古兄所求之事,真的只有这些?”谢临风多疑,总觉得以古坏的风格,要的这些似乎有些少了。

    听到谢临风的话,古坏哑然失笑。

    刚开始的时候,他俩还为谁能要更多,而展开唇枪舌剑,水火不容的斗来斗去,谁承想到了现在古坏摊牌之后,谢临风只嫌古坏要的少了。

    既然如此,那他们争来争去抢占先机又有什么意思,也难怪古坏哑然失笑。

    “既然世子觉得我要少了,那就不妨再送我一个誓言,一个永远护我林家的誓言。”古坏微笑着说。

    听见古坏的话,林慕仙的心里,突然温暖的无法形容。

    “好。”谢临风没有犹豫当即起誓,随后才大步走出古坏居。

    他并没有走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将今晚发生的一切,传给了长乐郡王。

    世子与郡王商议,自然要回避一下众人,故而谢临风才会出来。

    ……

    遥远的王都。

    一株苍劲葱郁的古木下。

    一张小几,小几上有一盘棋,棋盘的两端,坐着两个人,一人执黑子一人执白子。

    执黑子的是名老者,老者伛偻着背脊,看起来好似都快行将就木了。

    执白子的是名中年文士,中年文士风雅不凡,看起来颇为倜傥。

    黑子与白子,在棋盘上厮杀着,从前天开始厮杀到现在,依旧没有分出个胜负。

    就在中年文士,拿着白子思索之际,腰间挂着的一块翠玉,发出了青莹莹的光芒。

    中年文士还保持着将要落子的姿势,可就在他瞧了一眼玉佩后,手中白子立刻被他放回了棋笥里。

    不由半合起了眸子,似在接受玉佩传达的消息,过了半响。

    在这“半响”中,他的眉头也皱了半响,中年文士在老者眼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皱眉了,所以老者颇为惊讶。

    似乎察觉到了,老者望在自己身上讶异的目光,中年文士解下玉佩递向老者,温和的开口道:“樊老,你看。”

    老者正是有常胜元帅之称的樊常胜!

    樊常胜拿着玉佩,仔细阅读其中内容,半响之后与中年文士对视了一眼,二人各自沉默不语。

    沉默了一会儿后,中年文士的眼中忽然溢出了一些笑意,他看着樊常胜道:“樊老怎么看?”

    “此子若妖,只可善交。”樊常胜毫不犹豫的答道。

    中年文士看了樊常胜一会儿,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他长身而起后,霍然将双手负在身后,这一瞬他的气质陡然一变,变的像不可测的深渊。

    若说开始的时候,他是一位风雅的文士,那么现在。他就是一个将滔天权势,隐藏在万丈深渊之底的王。

    而他,便是长乐郡

    王,谢天!

    谢天的眸子,此刻就如无尽的星空那样幽邃,他幽幽的看着黑夜,幽幽的开口道:

    “我长乐郡,倒出了一位媲美龙凤的天骄,这实属我郡之幸事。可惜了,拥有龙凤之姿的人物,不可能为他人所用。”饱含惋惜之意。

    “王爷能有如此气度,也实属我郡之幸事。”樊常胜坐在原地,不动声色的说道。

    谢天看着樊常胜,忽然笑吟吟的开口:

    “这点肚量,本王还是有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倒给本王,下了一个对付蓝家的决心。这个蓝家现在的确有点蠢蠢欲动了,恐怕还真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我谢家执掌一郡之牛耳,数十上百万年过来依旧屹立不倒,又岂是一个蓝家可以撼动的。”

    就像长乐郡下万池间,存在的千丝万缕一般,王都与一些大势力也存在些或多或少的关系。

    奉承利益二字的宗旨,大势力有大势力的关系网,小势力有小势力的关系网,不过是些换汤不换药的存在。

    谢家能执掌一郡之力,许多年下来屹立不倒,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既然古坏这小子胃口不小,那么本王不妨再助他一臂之力,真希望他可以做到他的许诺,将无伤草从古方秘境中带出来。”

    谢天仰望夜空,眸子如夜空那般幽邃,轻轻说了一句话。

    ……

    谢临风回到古坏居内,在对古坏拱了拱手后,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代表谢氏王族向古兄承诺,待蓝家被灭之后,蓝家所有底蕴尽归古兄。郡下万池,所有的主宰家族但凡古坏可以拿下,我王室一脉绝不加以干扰。王室一脉也绝不允许,其它势力从中阻挠。而且只要是隶属古兄的家族,统统免除对王室上缴的税务。”

    此言一出,除了古坏与顾长安外,他们无一不动容。

    要知道一个城池,主宰家族的一年税务很是可观,尤其是一级家族每年所上缴的税务。

    就更不用说万座城池了,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夜已深,明日古兄还有一战在身,就不打扰古兄休息了。待此间事了,再听古兄教诲,明日再见。”

    “明天见。”古坏颔首。

    目送谢临风、谢灵舞、刀冲霄三人离去,古坏的眸子似乎浮现了以后的局面,未免多了一丝残酷。

    “风起了。”

    通过古坏与谢临风今夜的谈话,注定了让长乐郡的风…从这里刮起。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