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我家夫人病好了 > 第5章 梦与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出口之后,周氏就等着卫芙发火了。

    虽然今天的小姑看起来比往常要平和了许多,但听她这样说,小姑是一定忍不了的。

    但是……

    让周氏意外的是,她没有等来卫芙的愤怒。

    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卫芙,却发现卫芙这会儿正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就好像完全没听懂她方才在说什么一般。

    卫芙也确实没有听懂。

    甜姐儿?

    略哥儿?

    张生?

    这些都是谁啊!

    还有,大嫂说那个甜姐儿和略哥儿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而且他们还都到了已经可以考虑婚嫁的年龄了?

    卫芙越听越觉得自己怕是还在做梦。

    这样晕晕乎乎的,卫芙后面连周氏说了些什么都没有听清,又糊里糊涂的把周氏送走了。

    挥退了丫鬟,等到屋里只剩下自己了,卫芙才将醒来之后的一切都细细捋了一遍。

    身边的大丫鬟换成了陌生的映雪和映岚,从前侍候左右的春华和秋实已经没有了踪影,两个丫鬟准备的不是自己喜好的衣裳,没规矩的小丫头,老了许多的大嫂,大嫂嘴里那一个个陌生的人名……

    这种种一切揉在一起,叫卫芙怎么也理不清头绪。

    是怎么回事呢?

    想着这些,卫芙有些头疼。

    她觉得,大概……

    她其实是还没睡醒?

    可能,等她真正的醒来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了吧?

    嗯,一定是这样的。

    正好一阵睡意袭来,急着真正清醒的卫芙也不管睡着了怎么还会想睡这种事了,顺着睡意闭上眼睛便渐渐沉入了黑甜乡。

    一段好眠。

    卫芙再醒来的时候,看天色已经临近午时。

    这次应该真正的清醒了吧?

    卫芙第一时间竟是这样的想法。

    但她随即就意识到,自己竟然对先前一个有些怪异的梦如此在意,真是有些可笑了。

    可笑意还未达眼底,卫芙就倏地一顿。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是和衣而眠的,而她身上穿着的衣物,赫然就是她以为的“梦”里,叫映雪和映岚的丫鬟准备的桃粉色的衣裳。

    如果说,先前还只以为那是梦,那么现在卫芙就不这样想了。

    那么……

    醒来之后这所有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卫芙不喜欢这种失去对一切的掌控的感觉。

    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遇事慌乱没有任何的用处,只会将事情更搞得一团糟,这一点,卫芙是再清楚不过的。

    她深吸一口气,再次扬声唤道:“来人!”

    既然不明白,那就想办法弄明白。

    映雪和映岚在外面应声。

    进屋之前,两人还对视了一眼。

    先前卫芙休息的时候,她们已经往国公爷那里送了封信,将夫人今天的异常都说了一遍。

    只希望,这次还像前面几次一样,并不会让国公府有任何的变化吧。

    否则……

    她们背主的事若是让夫人知晓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

    但她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们不过是国公府里小小的丫鬟,国公爷与夫人不和,国公爷让她们注意着夫人的异常,她们难道还敢不听吗?

    两人齐齐在心里一叹。

    “夫人,您有何吩咐?”映雪和映岚齐声道。

    卫芙目光淡淡地自两人面上扫过,“你们俩,把京城和府里最近发生的事都说一遍。”

    映雪和映岚齐齐一怔。

    不过,两人这三年来倒也习惯了卫芙的这些莫名其妙的吩咐,因而这一怔之后,倒也不敢违逆,而是真的绞尽脑汁的思考起最近京城以及国公府里发生的事来。

    她们也不知道卫芙想要知道的到底是哪件事,但不管怎么样,将她们知道的都说出来,总是不会有错的。

    “回夫人……”

    两人开始一一讲述。

    而卫芙,听着两人的话,面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无疑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镇国公府?

    国公夫人?

    已经定亲,甚至婚期已定的韬哥儿?

    虽然才十五岁,但已经学会了遛鸡逗狗整个一京城纨绔的略哥儿?

    相信什么自由恋爱婚嫁自由,要死要活的一定要嫁给一个出身贫寒不说,还明显心怀不轨的书生的糖姐儿?

    卫芙越听脸上的表情越是木然。

    虽然映雪和映岚所说的并不多,但这些已经足够让卫芙将自己目前的处境拼凑出一个大概来了。

    她没有变成别人,仍是卫芙。

    只不过……

    她身边的许多人与事,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在卫芙的认知里,她是将军府的女主人,在长子韬哥儿不到两岁的时候,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正是因为生产力竭,她才连一双儿女都没看上一眼,就昏睡过去了。

    哪里能想到,在她以为她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但再醒来时,身边的一切却都变了。

    她熟悉的陪嫁丫鬟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岁多的长子已经快十七岁了,没看过一眼的一双儿女都已经十五岁,还明显长歪了。

    甚至,就连她所熟悉的将军府,也成了镇国公府。

    而卫芙自己……

    则成了镇国公夫人。

    卫芙无法解释为何在自己的身上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事,她甚至用力在自己的胳膊内侧掐了一下,最后确认她并不是在做梦。

    沉默了好一会儿,卫芙才算是稍微将目前的状况消化了一些。

    见映雪和映岚已经好一会儿没说话了,卫芙看向两人:“都说完了吗?”

    明明只是再随意不过的一句话,但映雪和映岚听了却齐齐一抖。

    “还,还有一件事没,没说……”映雪哆嗦着道。

    卫芙扬眉。

    凭着直觉她便知道,映雪所说的这件事,必定与她有关系。

    她的目光于是落在了映雪的身上。

    映雪心里一突,然后原本压在心里不敢说的话,也就这样哆嗦了出来。

    “还有一件事,夫,夫人您,昨日和户部尚书的千金刘小姐,因为一盒芝玉阁的胭脂大打出手,还冲撞了长宁长公主……”

    话一说完,映雪连忙低下头,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事实上,当时的情形可比映雪说的还要火爆太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