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秘术之锦先生 > 86 道不可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一辆车冲进小区,以极快的速度向女孩冲去。

    我快速跑向女孩,一把将她拉离了路边,接着自己往旁边敏捷的一躲。

    几乎是同时,那辆车冲上马路牙子,贴着我的衣服蹭了过去。

    “锦!”林晓一声惊呼,冲我跑了过来。

    那个女孩突然清醒了,茫然的看着我,“你……我……刚才……”

    那车没蹭上我们任何人,也没停,司机明显是喝醉了,他摇摇晃晃的把车向前开了几十米,砰地一声,撞到了电线杆子上。

    车头都撞瘪了。

    林晓快步来到我身边,拉着我仔细查看,“没事吧?啊?”

    我微微一笑,“没事。”

    她一把抱住我,眼泪夺匡而出,“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女孩一脸茫然,“你们……先生,刚才是你救了我?”我小声安慰了林晓几句,接着看看女孩,“你赶紧搬家吧,还有,把之前的债还上,不然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债?什么债?”女孩不解。

    “你自己清楚,好好想想吧”,我看看林晓,“没事了,咱们走。”

    林晓抹去眼角的泪水,点点头,“嗯!”

    我们转身准备离开。

    女孩忍不住追上来,“你们等等!这位先生,你那话什么意思?我没欠谁钱啊?哪来的债?”林晓一皱眉,“我男人说你欠了,你就是欠了,自己好好想想!”

    “这位小姐,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女孩说话很不客气。

    我不高兴了,“哎,我刚救了你,你就这么跟我女朋友说话?”

    “我怎么说话了?你是救了我,可是你干嘛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女孩不满的看着我,“你还让我搬家,我一个工薪阶层,哪有那么多钱搬家?我找个房子容易么?”

    “哦,这么说我男朋友让你搬家还错了?”林晓针锋相对,“他救你还救错了?”

    “我说他错了么?”女孩冷笑,“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理呢?”

    “你说谁不讲理,你再说一句!”

    “你不讲理!”

    林晓怒了,“你信不信我抽你?”

    “好!你威胁我!”女孩点点头,拿出手机,“我报警,你甭想走了!”

    林晓气坏了,“你报!你要是不报,你是孙子!”

    “等着!”女孩还真的拨通110,“喂,你好,我要报警,这里有人要打我!”

    林晓气的一撸袖子,上去就要抽她。

    我赶紧拦住她,“算了算了,咱们走吧!”

    “你放开我,让我抽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林晓挣扎。

    我无奈之下,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转身向外走。

    那女孩还不干了,冲过来拦住我们,“想走?没那么容易!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这事今天没完!”

    “我去你妈的!”林晓挣扎着要下来,“看我不撕了你!”

    “好了好了,别生气”,我安慰了她两句,接着冲那女孩冷冷的说了句,“我救你救错了,是么?”

    面对我的目光,女孩心虚了,她白了林晓一眼,“算了,我不追究了,你们走吧!”

    “我去你奶奶的!你装什么装?你还不追究了?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林晓气的破口大骂,完全不顾形象了。

    女孩气的直哆嗦,“你!你凭什么骂人?”

    “骂你怎么了?你这不要脸的东西,活该让那四个小鬼和那个老头子弄死你!”

    我无语了,抱着她,迅速离开了现场。

    万幸,这次没被人录视频。

    走出小区很远之后。

    “你放下我!听到没有?放下我!”林晓挣扎。

    我把她抱的更结实了,冲她一笑,“你冷静点好不好?”

    “我凭什么冷静?是她忘恩负义,你却说我?”

    “你忘了上海的事了?”我看着她,“再闹下去,一会就有人录视频发微博了!你想让你爸妈看见?”

    一听这个,她瞬间冷静了。

    “你说的对”,她反应过来,“好悬哪!万一让他们看到,他们该说你把我带坏了,那就更不会同意咱俩的事了……”

    “那你还闹?”我故意板着脸,“走,回家!”

    “你先放下我,我自己能走!”

    “我就喜欢抱着你,不行吗?”

    林晓脸一红,含羞一笑,轻轻搂住我的脖子,不说话了。

    我抱着她一路前行,直到回到车里。

    她系上安全带,问我,“刚才……真的没人录视频吧?”“大晚上的,谁录呀”,我发动了车子。

    她扭过头去,嘴角难掩笑意。

    我在路口把车调了个头,向双桥方向驶去。

    很快,她又想起了那个女孩,气的咬牙切齿,骂道,“那个臭丫头,真不是个东西,活该她被车撞死!我也是,干嘛让你多管这闲事,早知道就不该救她!”

    我淡淡一笑,“俗人不就这样么?听不得真话,也不会听真话,你跟她计较什么?”

    她看我一眼,“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欠谁的债?”

    “我不知道她的债主是谁,不过我猜那个人八成是个风水师,要么就是个巫师”,我说,“那四个小鬼是傀儡,明摆着是有人想杀她报仇,至于那个老头,那是因为她身上阳气弱了,招来的,老鬼跟上她之后,就被那四个傀儡控制住了,成了他们的帮凶。”

    “傀儡?”她不太明白,“是鬼么?”

    “傀儡是镇物的一种,分很多类”,我给她解释,“这四个小鬼既是鬼,又不是鬼,所以它们才比一般的鬼厉害。”

    “既是鬼,又不是鬼?”她不解,“什么意思?”

    “这种傀儡,也叫鬼傀。那四个小鬼原本都是鬼,被人抓了炼养之后,变得比鬼更阴,更邪,怨气也更重了。一般来说,控鬼巫师喜欢养这些东西,不过要说厉害,还得是风水师更厉害些。因为风水师是用鬼傀配合风水使用,所以威力更大。我看刚才那四个小鬼身上的衣服,都是水火相间,而那女孩命相属金,小鬼身上的属性不是泄她,就是克她,说白了吧,这四个鬼傀,明显就是人家为了杀她而炼养的。”

    林晓一皱眉,“多大的仇啊?至于这样?”

    “道不可欺,是这个女孩做的过分了”,我说。

    “什么意思?”

    “她之前找那个人办事,答应了给人家红包,却又非分期付款,对方不同意,她就死磨硬泡”,我平静的一笑,“其实在风水上,这是大忌。红包不是货款,不能分期,一旦分开,事基本就很难办成了。这女孩根本不记得自己当初说了什么,后来觉得事情没办好,就去找人家要钱。你说这事,是不是很过分?”

    “哼!她干得出来!”林晓不屑的一笑。

    “她以为,风水师好欺负,把钱要回来,对方估计也不会怎么着她”,我说,“可是道不可欺,她破坏了规矩,侮辱了人家,人家能善罢甘休么?”

    她点点头,“有道理。”

    “当年陶朱公范蠡的二儿子在楚国杀了人,范蠡于是命小儿子携带千金前去救人。大儿子不高兴了,以死相逼,非要自己去。无奈之下,范蠡只好让他去了。到了楚国之后,他去见范蠡的朋友庄生,献上了千金,请庄生帮忙救人。庄生答应了,暂时收下了那些金子,然后就去见楚王,劝楚王大赦天下,于是把范蠡的二儿子的罪也给免了。”

    林晓继续说,“可是大儿子看到楚王大赦的王榜,就觉得钱花的冤枉了,觉得他弟弟本来就不会有事。于是就去找庄生,要回了那一千金。庄生觉得被羞辱了,连夜去见楚王,当晚就把范蠡的二儿子杀了,这就叫士不可欺!”

    “士不可欺,道,更不可欺”,我淡淡的说。

    她沉默片刻,问我,“这么说,她只是今晚没事了,那个人还是要杀她?”

    “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救她呢?”她讪笑。

    “救人一次是功德”,我说,“她那么对我们,我们又不犯贱,干嘛还管她的事?就这么点缘分,让她自己好自为之吧。”

    林晓释然了,“好吧,我不生气了。”

    我看她一眼,平静的一笑,继续向前驶去。

    我自己就是个半命之人,所以在不破坏规矩的前提下,我愿意多救点人,积累点功德,这也是为自己好,也是为了将来能给自己多一点希望。但是救人也要分什么人,对于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人,救一次,也就仁至义尽了。

    今晚的事,我尽力了。

    回到家里,我让林晓先去洗澡,自己回到卧室内,从床底拿出密码箱打开,仔细的看了看那块天罡石。

    淡淡的红光依然若隐若现。

    我拉过椅子坐下,点着了一支雪茄,默默的看着那块天罡石,脑海里出现了一副香艳的画面。

    顾君儿在一张大床上和她那英俊的外国老公缠绵,或许是动作太激烈了,所以她意外怀孕了。此刻,她正在沉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珠胎暗结,但是明天天一亮,她就会开始生病,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命悬一线。

    我抽了口雪茄,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一阵舒爽。

    是啊,士不可欺,风水师更不可欺。

    总有很多自作聪明的人,遇上善良的风水师,就把对方当傻逼一样去耍。但是他们不懂的是,有些事从一开始,就触动了命运的连环,你坑了风水师的,迟早要加倍还回来……

    我坐起来,合上了密码箱,站起来看着外面的月亮,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