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校花的全能教师 > 第48章 反常的吴平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阳江一中对面是紫都花园。紫都花园和阳江一中差不多是同一时期开工建设的。承建紫都花园的房地产公司看重的就是紫都花园临近一中,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让紫都花园建成之后立即销售一空,包括公寓和别墅。

    而紫都花园的开发商就是晶森公司的房地产负责人彭鑫。

    白面书生吴平川便住在紫都花园大门进口左侧那一栋楼房里,在家里就能听见学校的上课铃声,站在卧室里,就可以看见学校门口的任何动静。

    这一优越条件,是吴平川做销售的母亲顾兰月创造的。

    顾兰月和吴平川的亲身父亲吴道平离婚之后便拿补偿金在紫都花园按揭了这一套房子。

    吴平川放学到家,后爸吕红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抽烟,母亲在厨房里忙碌。

    吴平川在换鞋子时悄悄地瞄了一眼后爸,见后爸根本就不往门口看他,也就走去自己的卧室。

    进了卧室,吴平川把手机往书桌上一扔,想想又捡起手机,调出游戏来玩,可玩了一会又把手机放下。

    吴平川这么心神不宁是因为,在回家的路上吴平川忽然有个念想——让后爸为曹正轩的事情出面调和。

    其实,这个念想一蹦出来就把吴平川吓了一跳。

    向来吴平川对班级事务都是很淡漠的。班长林芷琦上午第一节课在班上说事的时候,徐钰的提议和林芷琦的那一番议论吴平川并不是没有听见,可没来由的,他的心里起了波痕。

    若说没来由,也不对,为迟到的事,曹正轩很诚恳地向他道歉,对他很傲慢的表现一点都不在意,多少折服了他一点。等到晚边林芷琦再提起这件事,吴平川的心海好比起了风浪,所以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念想就蹦出来了。

    之所以被这个念想吓一跳,一是觉得自己不是这么热心的人,二是吴平川和后爸的关系打读初二后就比较僵。

    吴平川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和吕红枫一起生活了。也就是说吴平川四五岁的时候母亲就和父亲离了婚。吕红枫对吴平川不能说不好。在没有懂事之前,吴平川感觉吕红枫就是自己的亲爸爸,而那个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见上一面的亲爸爸,他反而觉得是外人。

    直到他进入初中,尤其读初二那一年,吴平川到了叛逆期,开始对自己这种特殊的家庭非常感冒,甚至很想脱离这个家庭。这时候,吕红枫任何语言在他看来都是虚情假意。

    吴平川下意识把吕红枫放在了敌对的位置上。

    家庭便不和睦了。

    而做销售的母亲完全忽略了他这种心理,尤其做销售的母亲基于工作的需要常常在外面应酬,回到家总是酒气熏天,看见吴平川对后爸一点忤逆的行为,不免破口大骂,这更加剧了吴平川和后爸之间的矛盾。吴平川有段时间甚至连母亲都很反感。

    于是,沉溺于游戏的虚拟世界成了他唯一的选择。既然现实无法面对,就只好到虚拟世界去发泄。

    吴平川偏执,孤僻,怪异的性格就这么慢慢地形成了。

    试想,在这种大背景下,吴平川突然蹦出的念想能不让他自己吃惊吗?

    在卧室百般纠结之后,吴平川毅然走出卧室,去到厨房,对正在烧菜的母亲道:“妈,我跟你谈个条件。”

    ……

    同一时间,阳江广场精品走廊后,张家巷一私人建别墅内。

    二楼客厅。

    “儿子你说什么?谁打你三个巴掌?同学家长?”说话的是一个中青年,个头中等,比较突出的特点是颧骨有点凸。此人正是张文盛的父亲张诚,王朝足浴的负责人。

    “爸你怎么回事?我说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曹老师他被抓进看守所了!”张文盛道。

    “这还不是重点?他妈我张诚的儿子被人打巴掌,我这张脸往哪隔?他们是在住院部吗?我现在就去找他们!妈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爸,”张文盛一步抢在父亲的前头,“我是狗吗?你给我消停一点好不?听我说重点!”

    “对我来说你被打才是重点,他一个当了你两天的班主任我管他个鸟事!”

    “你知道吗?曹老师被弄进看守所,跟我也有关系?”张文盛很怕拦不住父亲,所以语速极快地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

    “徐峥母亲打我三个巴掌,曹老师因为拦不住也扇了徐峥母亲一个巴掌,这个巴掌完全是替我扇的!”

    “哦?有这么仗义的老师?”张诚被震慑住了。

    “我还骗你啊。徐峥母亲当时就懵了,然后就威胁曹老师,要让曹老师吃不消兜着走。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汪什么的你熟悉不?他就去了学校!”

    “你是说汪根礼?”

    “我反正记不住名字。我告诉你老爸,即使没有发生翁建硕这件事情,曹老师也要被带去派出所。那个汪根礼就是为曹老师打徐峥母亲一个巴掌来的。”

    “妈的,这个王和风,所长是当腻了,”张诚骂道,“我儿子被打三个巴掌他不管,那女的被打一个巴掌他就来带人?”

    “就是这样!在处理翁建硕的事情的中途就说了好一会儿这件事。所以老爸,你利用一下你的社会关系,看能把曹老师捞出来不?”

    “这种老师很不错。我打几个电话。”张诚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

    “爸你务必要尽力。我先下楼去吃饭。等会要赶去上晚自习。”

    张文盛吃好晚饭回到二楼,见父亲还在打电话,正打算离开,父亲招手要他过去。

    “我们齐总出面翁有财都没有买账,这怎么可能?那我知道了,谢谢徐总。我挂了。”张诚说完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在茶几上。

    “老爸?”张文盛的心在往下沉。

    “这事情比较麻烦,儿子,”张诚略略有点愧疚地道,“我找了好几个人,都说帮不了这个忙。主要是翁有财坚持要整你们的曹老师。”

    “就是那个翁有财呀。”

    “刚才你也听见了,我联系的是我们公司的高层徐俊东徐总,他告诉我我们公司的老总也就是齐奕红的父亲一直在操作这件事,都没成。”

    “啊?”张文盛诧异道,“这怎么可能?齐奕红在班上表现得一点都不关心的。班长找她,她还说根本不可能。”

    “这是她不想表露出来。齐总上午就追去了派出所,找王和风,王和风把翁有财抬出来了,说他是奉命行事,要齐总理解。就一个小时前,徐总和齐总一起去找翁有财,翁有财还是不松口。”

    “这个齐奕红。那这么说,曹老师是凶多吉少了,这可怎么是好?”

    “你先去学校上晚自习,别迟到了,”张诚安慰道,“晚上我再想想还可以找什么关系,曹老师对你这么给力,我怎么也要尽最大的努力。”

    张文盛点点头,“谢谢老爸。”

    “你这家伙,多少年没听你向我说声谢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