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 第938章以后离我远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

    论出身,自己是个连亲身父母都不知道的孤儿;论条件,银行里的存款不足十万。论长相……也就是个糙老爷们啊!

    自己身上有哪一点,值得他对他这么好!

    想到这里,沈鑫周身的血液又飞快的涌了上来。

    他心里有一扇门,门板厚重逾千斤,门轴已经锈迹斑斑,偏那个人不屈不挠,不紧不慢,试图一点点的推开他这道门。

    推开了吗?

    似乎是被他推开了一条小缝!

    这时,杨奕琳和陈坚并肩走进来。

    “一个卖屁股的死ga还这么嚣张,这世道真特么的变了。”

    “也嚣张不了多久了,这货早就过期了,你看现在还有人找他拍电影啊。”

    “这种死基佬就是活该!”

    “就是,就是……”

    难以形容的感觉顺着沈鑫的血液,直冲到头顶心,连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

    “鑫哥,你怎么眼睛赤红赤红的,赶紧去休息室眯一会吧,铁人也撑不住啊!”

    “鑫哥,刚刚你打苏基佬的一拳,可真过瘾!”

    沈鑫把手里的纸袋一扔,逃也似的冲出了办公室,心底那扇被推开一条缝的大门,怦的一声死死关上,并栓上门栓。

    ……

    一夜忙碌。

    翌日早上,整个刑警一队,连同他们的队长在内,都趴在桌上补觉,呼噜声此起彼伏。

    赫瑞文十点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壮观的乐章,天灵盖差点被掀。

    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目光控制不住地向一旁看过去。

    那人弓着身,耷拉着眉眼,下巴上胡子密密麻麻,微微有些鼾声。

    这家伙睡觉是不打鼾的,除非累极了,才有一点,赫瑞文勾了下唇,心道:将来这鼾声正好可以给他催眠。

    “赫律师,你来了啊!”杨奕琳伸着懒腰从桌上爬起来,“哎妈啊,这觉睡得,咋得还腰酸背疼了呢!”

    她一喊,所有人都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沈鑫恍惚间,感觉有人踢了踢他的鞋子,睁眼,看到始作俑者的脸近在眼前,吓得身子往后一仰。

    眼看就要倒下去,赫瑞文眼明手疾,飞快的拉住他的手。

    沈鑫原本已经做好了四仰八叉的准备,冷不丁“获救”,正要长吁一口气,偏偏某人的手撬开他的手心,修长而冰冷的手指在他掌心轻轻挠了一下。

    沈鑫小臂的肌肉下意识的绷紧了,一个激灵,用了十成的力道一甩。

    赫瑞文的手被他甩出去,正好甩到桌角上,“咚”的一声,他疼得眼泪都差点飙出来。

    换任何一个人,沈鑫百分百会急着扯过那人的手,来一句,“对不起,撞到哪里了,疼不疼!”

    可这人是赫瑞文,就算他心里再急,再后悔,那句“疼不疼”也只能含在喉咙里,硬生生把自己憋了个面红耳赤。

    赫瑞文察言观色,感觉自己撩过头了,于是一边甩着手,一边用另一只手把纸袋放在他桌上,半真半假道:“沈sir,亏我还给你买了早饭,有点良心好不好,疼死我了!”

    沈鑫目光飞快的扫过他的手背,见没什么大碍,这才咬着牙一语双关:“谁让你吓我的,以后离我??远点!”

    赫瑞文眼神一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其他sir们开始造反。

    “文哥,不带这么偏心眼的,我的早饭呢,宝宝也饿,要吃吃!”陈坚大喊。

    “文哥,我们的早饭呢,说好的革命友情呢!”

    “文哥,你好歹也可怜可怜我们啊!”

    赫瑞文指了指桌上,“都有!”

    饿死鬼们纷拥而上,连牙都顾不上刷了,一人抢一包。

    “卧槽,又是金陵饭店的大肉包,真香。”

    “文哥,爱你哟,么么哒!”

    “文哥,我的飞吻请收下。”

    “文哥,你确定不要小弟吗?”

    杨奕琳走过来,目光贼贼的看了眼沈鑫的纸袋:“哟,赫律师,你还真区别对待啊,怎么我们就是大肉包,我鑫哥却是汉堡王呢,还有咖啡。”

    赫瑞文的好脾气,只用在沈鑫一个人身上,刚刚那句“离我远点”又极大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话一出口,又尖锐又刻薄。

    “吃白食还挑三捡四,我是你家佣人吗?”

    杨奕琳天生一张娃娃脸,大眼睛双眼皮,长相中等偏上,一听这话,脸上挂不住,也尖酸的回了一句。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有几个臭钱吗?”

    “杨奕琳!”沈鑫神色一厉,“说话注意分寸,人家可没欠你的。”

    “就是,有的吃就吃吧,还挑三捡四。”

    “小杨,过份了啊,金陵大肉包可难买呢!”

    “做人要知足,人家文哥给咱们带,说明心里有咱们,你这要是放旧社会,典型的忘恩负义。”

    “你,你们……”

    杨奕琳气得脸都变了,一帮猪,几个肉包子就被收买了,没看出来那家伙对鑫哥不一样吗?

    赫瑞文来的第一天,她就看出来了。

    这人看鑫哥的眼神不对,时不时的就往他身上瞄过去,而且眼里还有光。

    这哪里是兄弟看兄弟的眼神,分明是情人看情人的。

    这年头本来好男人就少,结果还要被男人拱了,这赫瑞文损不损啊!

    这么一想,杨奕琳只觉得心里委屈,眼泪含在眼眶,咬着牙不让它掉下来。

    沈鑫素来做好人做惯了,忙把纸袋塞到她手里,“行了,拿去吃吧,别闹了,丢人不丢人啊!”

    “鑫哥……”杨奕琳含冤带怨地瞪着他。

    沈鑫一看她这副样子,莫名的就想到自己的妹妹,心软了下来,拍拍她的脑袋,“乖!”

    杨奕琳顿时就像被撸顺了毛的猫,颠颠的捧着吃的回去了,扭头的时候,还不忘朝赫瑞文白了一眼。

    别以为姑奶奶不知道你的心思,姑奶奶我曾经也是腐女一枚,想抢走我的鑫哥,门都没有。

    赫瑞文藏在镜片后面的目光,冰冷的如同两首利剑,目光扫过杨奕琳怀里的纸袋,只一秒钟,便移到了沈鑫的身上。

    恰好沈鑫也正向他看过来,四目相对,一个眼神冰冷,另一个眼含嫉妒。

    沈鑫眉梢一跳,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个念头,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萌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