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无垠 > 第四十六章 艰难一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无垠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被坑内的那股恶臭弄得失灵了。

    泡在污水里的时间一长,让他感觉自己简直无法呼吸,大脑都晕眩起来,眼睛更是被那股恶臭的气息熏得直流眼泪,水里的蛆虫,直接爬到了他的衣服上。

    但王无垠咬着牙,还是在坑里坚持着。

    短短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度日如年,每一秒都是煎熬,对他来说,就像过了三年一样。

    头顶的太阳逐渐爬高,在阳光的照耀下,坑内的恶臭更加的翻滚起来。

    快要到吃中午饭的时候,雷舒终于再次出现了。

    “不错,不错,能坚持到现在,一次都没爬上来,比我想得要坚强一些!”雷舒站在粪坑的边上,语气不咸不淡的说着。

    “雷教官……我可以上来了么……”王无垠简直有些虚脱了。

    “来,把这个吃了,吃了就可以上来了,这是我专门从食堂里给你带来的……”雷舒脸上带着恶魔一样的笑容,然后蹲了下来,把手上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王无垠。

    “在……在这里吃?”王无垠看着雷舒手上递过来的东西,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错,就在污水坑里吃,你用手拿着塑料袋吃,不要故意弄脏了,要是在战场上,你不能因为身边有死人,有蛆虫就吃不下东西,那样你就无法在战场上坚持下去,一个真正的狙击手,可以在任何环境之中补充自己的体力……”

    雷舒的手上有一个塑料袋,递到了王无垠的手上,塑料袋里还装着几块千张肉和两个雪白的大馒头,还热着。

    王无垠的手也是一手的污水,恶臭无比,他接过那个塑料袋,隔着塑料袋拿住了吃的东西,着咬了咬牙,刚凑到嘴边,看到手背上有一条蛆,还在爬,王无垠一下子就干呕起来,苦水都吐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吃得下。

    呕了半天,咬了一口馒头,吃到嘴里,刚刚咬着牙咽下去,瞬间就吐了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吃东西,简直就和受刑一样。

    什么东西拿到嘴边都感觉和粪坑里的污水一样,是臭的。

    雷舒给王无垠的所有东西,都被王无垠咬着牙吃了下去,但随即又都吐了出来。

    雷舒就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

    经历这么一番折磨之后,王无垠泡在污水里,几乎要晕倒。

    最后王无垠什么东西都没吃下去,咬着牙快速的吃到肚子里,马上就恶心得吐了出来。

    “好了,上来吧……”雷舒终于开了口。

    王无垠艰难的从坑里爬了上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感觉就像从地狱回到人间。

    “那边有一个池塘,自己去水坑里洗干净再上来……”雷舒指着远处一个更大的干净的池塘,对王无垠说道。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等恢复了一点精力之后,王无垠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干净的大池塘走了过去,然后直接跳到了池塘里,脱下衣服和裤子,把身上的恶臭和污秽给洗了一遍。

    虽然池塘里不能完全洗干净,再怎么洗还是会有一股臭味,但多少还是能把自己变干净一点。

    王无垠足足在那个池塘里洗了二十多分钟,才再次从那个池塘里爬了上来。

    刚刚一走到岸上,王无垠一低头,看到自己的身上,瞬间寒毛直竖,差点大叫起来。

    就在他的两只脚的大腿上和小腹上,不知不觉,已经爬着十多条黑色的蚂蟥,真在疯狂的吸着他的血,感觉背上有些异样,他反手摸了摸,背上也似乎有五六条蚂蟥,那蚂蟥的身体又软又滑,摸上去就像背上长了几个包一样,用手摸上去,毛骨悚然。

    许多人发现身上有蚂蟥,都会惊慌失措想把蚂蟥扯下来,但这样不好,因为蚂蟥的吸盘会紧紧吸附在人体的皮肤表面,很难拉扯下来,太用力,会直接把皮肤的伤口拉扯大,造成感染。

    看到身上盯着这么多的蚂蟥,在短暂的心惊之后,王无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把自己身上穿着的最后一件遮羞布都脱了下来,让后认真检查自己身体腹部以下的区域是否有蚂蟥,因为被蚂蟥钻到身体的某些地方才是最危险的,要做手术才能把蚂蟥拿出来。

    王无垠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出现这种最危险的情况,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如果身边有食醋、酒精,饱和盐水或者烟杆里面的烟油,再或者有丁卡因与得多卡因之类的东西或者化学药剂,王无垠很容易就可以把身上的蚂蟥拿下来,但是这些东西现在显然是没有的,所以只能用土办法把那些蚂蟥从自己的身上取下来。

    “啪啪啪啪……”王无垠用手使劲的拍打蚂蟥,皮肤都拍红了,那蚂蟥终于一条一条的被他拍得掉到了地上。

    背上的蚂蟥用手拍不到,王无垠就脱下自己穿着的鞋,用用手拿着自己的鞋,用鞋底来拍,自己打自己,足足花了一个小时的功夫,才把粘在他身上的那些蚂蟥全部从身上拍了下来。

    这么弄完一遍,王无垠几乎虚脱,全身上下的皮肤都被他自己打得通红。

    自始至终,雷舒就在旁边抱着膀子看着,没有半点想要过来帮忙的意思。

    “你知道那个水塘里有蚂蟥?”王无垠喘着粗气,瞪着雷舒。

    “不错!”雷舒点了点头,一脸冷漠,“那些蚂蟥就是我养的,想要成为一个狙击手,如果连这点小问题都克服不了,那还不如回家吃奶,而且这只是水蚂蟥,很多丛林里有旱蚂蟥,比这个更恐怖……”

    这个死变态!

    王无垠咬牙切齿。

    雷舒看了看他手上的表,“你的中午饭我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没吃下去,怪不了我,但下午的训练依然要继续,不能因为你没吃饭就不训练了,你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穿起衣服休息,到了一点,我们就开始下午的训练!”

    刚刚在水里洗过的衣服还湿漉漉的,衣服上的臭味也没有消散,但雷舒不管这些,王无垠只要再次咬着牙,检查了一下自己穿的衣服裤子上有没有蚂蟥,然后重新把衣服穿了起来,再次站到了训练场上。

    “今天下午的训练内容就是400米障碍,像早上一样,你带着负重,自己跑上二十趟!”

    在给王无垠说了训练内容之后,雷舒就直接离开了。

    王无垠只能重新回到了400米障碍的跑道前,重新背着30公斤重的钢筋,然后开始跑了起来。

    二十趟四百米障碍,加起来就是八千米,如果是平时,王无垠状态好,赤手空拳跑一个下午的话,也不算难。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不一样,从早上到现在,王无垠可以说几乎没有吃进肚子里任何东西,之前吃的一点,还都吐了,不仅如此,整个人的体力和精力在早上还有巨大的消耗,中午还和蚂蟥较量了一个小时,全身红肿,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带着三十公斤的负重物跑上二十趟400米,这样的训练,只能用魔鬼来形容。

    王无垠只能咬着牙,在400米的障碍跑道上艰难前进……

    前面跑的五趟还可以,到了第六趟之后,王无垠就感觉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那捆三十多公斤的钢筋无论是背在身上还是拿在手上,逐渐越来越沉。

    太阳穴在突突突突的跳动着,王无垠口干舌燥,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有些恍惚和晃动。

    不知道是跑了第几遍,当王无垠再次冲上独木桥的时候,他感觉眼前一黑,一下子天旋地转,脚下一空,直接就从独木桥上摔了下来,晕倒在地。

    ……

    一阵冰冷的感觉让王无垠从昏迷之中一下子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还是躺在独木桥旁边的地上,那捆钢筋就在旁边,雷舒出现在他的面前,拿着一根水管,把水管里的直冲而出的水流喷到了王无垠身上,脸上,王无垠是被那冰冷的水流浇醒的。

    “死了没有,没死的话给我站起来,继续跑!”雷舒冷冷的说道。

    王无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咬着牙,背起负重,重新过独木桥,继续往前冲。

    ……

    半个小时后,背着负重的王无垠步履蹒跚,摇摇欲坠,在翻越高墙的时候,整个人直接从高墙上掉了下来,再没有爬起。

    雷舒再次来到王无垠的身边,蹲下,检查了一下王无垠的身体,然后拿出一个步话机,开始呼叫基地的医院……

    ……

    不知过了多久,王无垠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入眼就是白色的屋顶,鼻子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一个吊瓶就挂在他的床前,吊瓶上的液体,正在一点点的朝着他的体内输送。

    王无垠想到了自己最后一次晕过去之前的情景,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应该是在医院里。

    一个魁梧的身影就站在房间的窗边,听到身后的动静,那个身影转了过来,正是安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