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无域之皇 > 065 六艺之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谢墨门的事情,钟纬没有多大兴趣。

    不过听说慕浪郡有好几百墨门弟子,这倒是让他起了极大的兴趣。

    若非第二天就要上课,他还真想去看一看修理弩炮墨门弟子,看看他们的工作流程究竟是啥样。

    告别了千恩万谢的司空饮月,钟纬返回自己租下的小院内。

    这个小院比秀士院的地方还要大,而且价格更便宜。

    水间郡地处相对安全的位置上,城内人口众多,东西相对要贵不少。

    慕浪郡每年遭受意外事件的概率,根本是多如牛毛。

    稍微有点想法的人,赚够钱之后就会离开这里。

    慕浪郡人少地多,房租也相对便宜不少。

    因为第二天要上课,钟纬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一夜无话。

    为了赶上策士院的新生入学仪式,钟纬特意起了个大早,打算带着卓岚影参加迎新大会。

    众所周知,卓岚影是他的贴身侍卫,随时随地跟着他并没有什么忌讳。

    她的身份光明正大,用不着像卓缈缈那样藏头缩尾,躲在房间里不能见人。

    然而事实让钟纬很失望,策士院根本没有什么入学仪式。

    比起秀士院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课程,策士院根本没有主要课程一说,全部都是公共课程。

    整个学院只有一张课表,写明每个教室什么时候上什么课,主讲教授是谁。

    至于学生想听什么课、喜欢哪个教授的课,自己去公共课表上寻找就是。

    讲得好的老师,连走廊上都是旁听的学生。

    讲得不好的老师,只能对着零零星星两三只小猫干瞪眼。

    若是吵到它们,就连几只小猫也会另选一处安静的休息场所。

    钟纬在校园里逛了几圈,他领着卓岚影进入了一间人数比较稀少的教室。

    门上的课程表显示,这里教授的是君子六艺之三,数。

    他见识过六艺之二的礼,那是稷下学宫大道修行的基础。

    按道理说,六艺之三的数,也该是大道修行的关窍。

    不管是不是这样,先去碰碰运气也是不错的。

    进去之后钟纬才发现,屋子里除了两三个策士院弟子,还有五六个有气无力的外人。

    因为钟纬自己也带着“侍女”,起初他并未对这些人有任何好奇。

    在外人面前,卓岚影也努力维持着一言不发的人设,就像是钟纬的背景板一样。

    不过在看了一会之后,钟纬发现了不对:这些人有男有女,穿着统一的制服——或者说工装也行,身上还有污迹斑斑的油点。

    发觉钟纬在打量自己,其中一个有气无力的年轻男子回瞪道:“你看什么?”

    钟纬指了指他的衣服道,“这位兄台,恕我冒昧,你是哪里来的?怎么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来上课——这是什么特殊的礼仪?还是什么特殊的处罚?”

    “这是特殊处罚。”年轻男子有气无力道:“师尊说我维护弩炮不够用心,就是没有把人命放在心上,所以罚我来这听课补习。”

    “原来如此。”钟纬会意的点点头。

    眼前的情况结合钟纬的猜测,他认为六艺之三的数,或许是指一些跟数学有关的课程。

    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代数、高数、微积分、平面几何、立体几何、解析几何。

    没有循序渐进的学过数学,数艺这门课程其实很难。

    如果墨门弟子都把这门课当成惩罚,其他学宫弟子自然也是避之如蛇蝎。

    能装下五六十人的课堂里,只有十来个人的原因昭然若揭。

    “在下墨刀行,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出于礼貌,钟纬自报家门,顺带拉一下关系——利用墨门技术,将来自地球光线还原成清晰图像,是他现阶段的工作目标。

    听说了他自报的姓氏,有气无力的墨门弟子脸色好了很多,“墨门天工坊弟子墨阳博。我身后这些倒霉蛋,分别是墨休、墨溪、墨依、墨夏。”

    众人依次与他打过招呼后,墨阳博笑嘻嘻道:“你就是墨刀行?瑶音仙集的左映星,最近可是把你吹上天了。”

    “真人没有舞台上的演员好看。”墨休半抬眼皮看了钟纬一眼,有气无力道,“由瑶音仙集美女假扮的男人,看得我心里痒痒的,真人长得一般般。”

    因为这句话,他被两个女孩墨依墨夏一顿暴打。

    “梆、梆、梆!”

    突如其来的三声敲桌,打断了众人的嬉闹。

    不知何时,已经有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站在讲台前,“上课了,把你们的东西都收起来。”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数艺开篇,这是一门很重要的课程。如果诸位有机会升入谋士院,学过数艺和没有学过数艺的人,在修炼射艺的时候,会有截然不同的进度。”

    “若是有机会进入郡师院,数艺会让你受益无穷。身为郡师镇守一方时,不再受到手下的虚报瞒报和欺骗。”

    不等学生理解他的意思,老教授已经自顾自的开始了讲课。

    尽管他说得口沫横飞,一众学宫弟子却听得懵懵懂懂。

    来自墨门的五位少侠与侠女,直接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钓鱼”式休眠。

    这样不行啊!

    钟纬听得连连摇头:授课老师解题思路不成体系,沿袭的还是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那一套,省略了很多基础和过渡的东西。

    如果不是天赋异禀的学生,听这样的课程必然是一头雾水、似懂非懂。

    若是只能讲到这种程度,那钟纬在学校里学过的东西完全足够,用不着多余的进修。

    他完全可以将修习数艺的时间,拿去做些别的事情。

    “这道题,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做?”讲到兴致勃勃的时候,老师出了一道鸡兔同笼的题目,他指着钟纬道,“你来回答。”

    自从上课开始,这个学生就不安分,一副神游象外的模样。

    如果只是上课走神,那也没什么。

    钟纬便听课边和身边女孩眉目传情,公然在课堂最后一排撒狗粮的行为,让老教授完全不能忍受。

    “好无聊的题目,”墨阳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墨门弟子十二岁就开始学习的数理,居然被学宫拿来考查策士院的学生。”

    “难不成策士院弟子的水平,只到墨门十二岁娃儿的程度?”

    老教授冷哼一声,“既然你觉得这道题目容易,我就给一道难题让你动动筋骨。若是答不出,你也可以拿回去向你们的师尊请教。”

    “哦,世界上还有能难住墨门弟子的题目?”墨阳博打起精神,“您不妨直接出题,看看我能否解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