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无域之皇 > 054 论棋子的自我修养(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瀚海郡的城门楼上,李郡师目送钟纬和卓岚影离城。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宫装美女。

    宫装美女肩上挂着乌金弓、左手还托着一张七弦古琴。

    直到钟纬走得看不见人影后,李郡师突然向身后美女伸出右手。

    女人与他心意相通,立刻摘下肩上的乌金弓递到他手里,掩口轻笑道:“老爷是要向族内发出箭讯?妾身相伴老爷十二载,头次见到老爷对一个年轻人这样重视。”

    李郡师沉声道:“那个年轻人不简单,年纪轻轻就能让神皇忌惮。”

    “卓吟风想要报答墨刀行救女儿的恩情,可以有无数的方法。把墨刀行留在学宫疆域内,还让一个怀有异心的亲卫保护他,分明就是希望他死得越快越好。”

    “南荒神皇会忌惮一个年轻人?妾身倒不这样认为。”宫装美女眨了眨眼睛,随后她自言自语道,“可是卓缈缈与他朝夕相处了大半年,就算是条狗,也养出几分感情了。”

    “从妙巫族家世声誉的角度来考虑,稷下学宫的穷小子,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南荒公主——这才是墨刀行非死不可的缘由。”

    女人的推论让李郡师不觉哑然,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弯弓瞄向西南方的天空。

    被拉成满月的乌金弓上,并未看见任何实质箭支,只有一道浩然正气形成的箭光。

    “嘣——”

    随着乌金弓发出一声闷响,搭载在弓弦上的箭光离弦而去,眨眼间消失在天际的云层当中。

    完成了自己的事,他才微笑道:“卓吟风乃是一介枭雄,嫦曦不能以常理推之。你说到理由,还不足以让卓吟风动杀机。就算他因此动了杀心,当场打死便是,谁敢说他的不是?”

    “南荒神皇欲杀人时,从来不会画蛇添足。”

    “看似画蛇添足的举动,实际上是认可墨刀行的能力。能让卓吟风有兴趣算计的人,哪里会是池中物?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墨刀行听说神皇重伤、卓缈缈身亡的消息,他首先想到的事情灵玄境大势。”

    “卓吟风父女的遭遇,在他心中全无挂碍——卓吟风并没有看错人,此子心智非同一般。”

    女人叮叮咚咚的拨动了几下琴弦,好似在为李郡师的话做伴奏。

    说到这,李郡师抚须微笑道:“可以这么说,卓吟风和墨刀行之间的较量,输赢关键在于卓岚影的态度。卓岚影杀了墨刀行,这局就是卓吟风赢了。若是墨刀行收服卓岚影,这局便是墨刀行赢了。”

    嫦曦掩口轻笑道:“妾身觉得,老爷好像还漏了一个游戏者——对于卓岚影而言,若能收到墨刀行的真心,让他为自己的事情出谋划策,就等于一举击败了卓吟风、卓缈缈、墨刀行三个人。”

    “到了那时,她才是这局的最终胜者。”

    李郡师哈哈大笑道:“不管是谁击败谁,该下的注本座都已经下了。嫦曦愿意陪本座赌一把吗?”

    “难得老爷有此雅兴。”

    宫装美女下意识的轻轻拨动着琴弦,她突然露出灿烂笑容道:“我已经请师妹留心此事。就算老爷今次看走了眼,您的最大的损失,无非是五十两银子而已。”

    前往棱州慕浪郡的最后一段路,没有马车愿意前往。

    这条路太危险,平民开设的车马行,从来都不敢走这条路。

    就算是秀士院的学子,也得小心万分。

    路上只能跟随商队、托请镖局护送、或者跟随“高年级学长”结伴而行。

    不管是哪种情况,路上都需要跋涉将近两个月。

    到了这个时候,秀士院弟子被坐礼锻炼出来的身体素质,就能最大限度的派上用场。

    学宫的校训里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说法。

    想成为策士院弟子,这是必须经历的一步。

    万一不幸客死在路上,只能说明该人没有资格进入稷下学宫。

    钟纬现在也面临着严重的安全问题——卓岚影那个女人看起来不是很靠得住,他需要新生力量来保护自己。

    自从听说卓吟风重伤、卓缈缈香消玉殒之后,卓岚影看钟纬的眼神,就变得十分不善。

    如今卓岚影的眼神很凶恶,就像是连续看了一千两百集的柯南,学会了几百种杀人手法之后的人生大圆满状态。

    “你的公主死了,你一点都不为她伤心吗?”

    卓岚影沉默了足足三个时辰,直到进入驿站之后,她才开口说话跟钟纬说了一句话。

    一开口,就是恶意满满的讥讽。

    钟纬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看得卓岚影浑身不自在。

    直到几十秒后,钟纬才缓缓道:“现在的愤怒是无能狂怒,现在的忧伤是无用忧伤。我不会在你面前流泪,更不会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卓岚影仿佛是头一次认识钟纬,她拖长声音道:“没有我的保护,你根本进不了慕浪郡。”

    “你想什么都不要紧。进不了策士院和谋士院,你永远都只会无能狂怒。”

    “你别把自己想象得太重要。”钟纬指了指驿站大院里众多的车辆,“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这里的商队那么多,我随便跟在哪个队伍后面,都能顺利到达慕浪郡。”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钱在我手里。”卓岚影拍拍身后的行囊,“你的背包里一两银子都没有。没有我,你连住驿站的钱都没有。”

    钟纬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大步迈进了驿站的迎客前厅。

    两人到达驿站时,刚好是傍晚。

    酒足饭饱的商队趟子手、跑单帮的生意人、护送雇主的江湖客都在大厅里聊天吹牛。

    从外边进来的钟纬,并没有引起众人的太多注意。

    钟纬径直找到驿站内的管事,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对方听到钟纬的要求,先是皱了皱眉头。

    在秀士院制服和大熊猫友善光环的双重压制之下,管事还是勉强点头道:“同为秀士院弟子,既然你喊了我一声师兄,这个忙我也不能不帮。”

    “我让驿卒给你搭个台子,能不能成全看你自己的运气。”

    “多谢师兄提携。”钟纬抱拳拱手向管事致谢。

    由于整个灵玄境的识字率都不高,学宫疆域内所有管理岗位的工作,几乎都是由学宫子弟担任。

    钟纬见面就喊师兄套近乎,基本上不会吃亏。

    几分钟之后,属于钟纬的台子被搭好。

    “诸位南来北往的英雄好汉,来自五湖四海老少爷们。小子墨刀行今天途经宝地,能在这与各位见面,也是是一种缘分。我没有别的能耐,就会说书混口饭吃。承蒙掌柜照应,让我此地开书。所以,今晚上我就给大家来一段,保管你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

    “要是惊扰到哪位爷,小子在这先赔个不是。您金口一开,我立刻闭嘴。”

    “好,闲话少叙,我们这就开始。”

    “故事得从海外东胜州白马王朝开始说起。”

    随着墨刀行的娓娓道来,故事中两个水月轩门下弟子的日常对话,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

    跑慕浪郡商线的镖局和商队,大都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他们的生活里根本不曾与名门正派搭界,偶尔能见到的也是身背长弓、行色匆匆的学宫弟子。

    大家从没有听过名门女侠的日常,那对他们来说太过遥不可及。

    正因为没有经历,所以才会好奇。

    钟纬在第一时间就吊住了他们的胃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