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我养的神都超凶 > 第十八章:我们这是见鬼了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在这里出现,说明也已经上了照莲台、进了外门,看来资质不错。

    那是个女子,长相可以打上八十分,之前在吴冠身旁见到过。

    女子原本还在那意气风发的说着些什么,像个骄傲的小孔雀一样,接受着身旁人的恭维和讨好。

    她抬手掠了掠耳边散落的秀发,却正好迎上沈煜的目光,顿时被吓的一愣,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立马偃旗息鼓,垂下了头。

    “梅师妹?怎么了?”

    身旁,一位马脸青年正在那和她搭讪,见状问了一句。

    “吴...吴师兄,那家伙就是我说的野人...怎么也进外门了?之前照莲台前没见着他啊...”

    那女子低着头,用余光朝着沈煜飞快的瞥了一眼,低声说道。

    “偷袭吴冠那小子的就是他?”

    马脸青年一愣,抬头朝着沈煜两人看去,顿时大笑了起来:“呵呵,竟然和那废物混在一起了?不错不错...

    不过进了外门又怎样,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你这次既然和我结伴双修,也就是我的人了,等着,看我帮你们出气!”

    他昂首阔步,索性带着人转了个弯,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庞山还在那缩着脑袋带路,余光看见了几条身影,飞快的瞥了一眼,顿时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的喊道:“吴...吴师兄,晚上好!”

    他拉了拉沈煜的衣角,低声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外门的吴师兄,马上要进内门的,行个礼吧...”

    马脸青年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走到近处,直勾勾的盯着沈煜就冷笑了来:“小子,听说你入山门时挺嚣张啊,叫什么名字?”

    沉默...气氛忽然变得有点尴尬。

    沈煜依旧目不斜视的朝前走着,庞山低着脑袋跟在他身后,忽然从带路者变成了跟班。

    那梅师妹愣愣的看着沈煜的背影,忽然觉得这野人换了套衣衫,好帅...哪怕胡子没刮也好帅...

    “自己被无视了?赤裸裸的无视了?你哪怕用余光看我一眼也行啊...现在这算什么?把我当空气?”

    “站住!”马脸青年有些气急败坏,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等沈煜都走出去十来米了,这才反应了过来,板着脸追了上去。

    十来秒后...

    “你叫什么名字?”

    “吴城...”

    “多大?”

    “二十二!”

    “爹妈也长你这德行?哦,算了,没你事了,一边去!”

    “是...”

    沈煜的声音充满了一种‘算你命大’的味道,吴城老老实实的站到了路边,低着头一副恭送的样子。

    几位外门弟子站在旁边,觉得世界观有些被颠覆!

    这还是那个素来狂傲的吴师兄嘛?

    唯有那位梅师妹双目放光的看着沈煜的背影,心中似乎有个小人在那拼命喊着——‘好帅啊...真的好帅!刚才他看吴师兄的那一眼,简直迷死个人!’

    “要低调啊!”

    沈煜叹着气向前走。

    遇到不开眼的货色,他并不介意抽完脸再踹上几脚。

    但这位吴城的档次实在太低,问清楚名字,不在那名单内之后,他也就失去了兴趣。

    简简单单一个夺魂术,区区筑基境的神识怎么挡得住?

    庞山迈着由于肥胖而感觉有些粗短的双腿,紧紧的跟在他身边,如同见鬼一样用余光看着他。

    先前自己看见了什么?外门五大小霸王之一的吴城师兄竟然对他如此恭敬?

    自己打听过了啊,这次进入外门的一共才十一名,但大多都是在宗内有根底的,唯有这位是没根没底最好接触的,怎么这么牛?

    要知道,白湖郡吴氏在悟道宗内势力可不小。

    有一名执师三名内门弟子,三名内门弟子中,最出色的那位据说很有希望在今年晋升真传。

    而吴城自己也是外门最出色的弟子之一,入门三年已是筑基巅峰,极可能在近期进入内门的。

    结果呢?刚才在这位沈兄弟面前就像个灰孙子,除了先前还嚣张了一句之外,后面就差没跪舔了!

    “这根大腿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原本也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如今看来真得抱紧了!”

    顺着小道走过一处小山坳,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宽阔的石坪,摆放着一个个石墩,此时已经稀稀落落坐了不少人。

    前头站着一个面容清癯、有些教书先生气质的中年修士,正被几位外门拥簇着说着些什么。

    “那位就是外门的顾长老,为人和善,是出了名的好人...”

    庞山似乎对这中年人印象很好,顺着沈煜的目光,特地介绍了一句。

    “哦...”

    沈煜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倒是没见过此人,昨天在场的那些长老中也没他,不过记忆中的印象还是有的。

    顾真,从入悟道宗开始便一直在外门,如今已是心动初境,刚刚晋升长老之位。

    这些年来,悟道宗绝大部分弟子刚入仙门之时都经过了他的调教,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此人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也没什么争权夺利之心,二十七年后还是在外门帮弟子们授业解惑。

    只是此人性格有些耿直和迂腐,丰元24年,悟道宗内乱之时,原本以他的威望,只要肯出来振臂一呼,还是能挽回点局面的,但却因为某些原因,迟迟没有出面。

    但最终他也没有归顺万法宗,而是孤身离去,不知所踪。

    等那些找顾真解惑的弟子散去,庞山才拉着沈煜走了过去。

    顾真一见是他,眉头微微一皱,叹道:“庞山啊庞山,你叫我说你什么好...昨日刘元和白峰他们几个都上了诉纸了,而且都闹到了齐长老那...

    这次,我也保不住你了...下月的考核你要是再过不去,也就只能下山了!”

    一到了他身前,庞山就来了一个大礼,肥肥的身子躬的都快趴地上了,而后才抬起头,悲悲呛呛的说道:“顾长老,真是怨不得我啊...每次我都是很用心的,我...”

    他刚想再解释几句,忽然想起沈煜还在身边,连忙闭上了嘴,朝着他指了指:“顾长老,这是我新找来的修伴...今日是来登记的。”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那样子是怕把我吓跑啊...”

    沈煜瞥了他一眼,也不在意,朝着顾真拱了拱手:“顾长老,我是昨日入宗的外门弟子,沈煜!”

    “沈煜?就是宗主大人亲自招来的那个?昨日都没上照莲台...嗯,多大了?”

    “十八。”

    “十八了?筑基初境...昨天晚上提前筑基的嘛?有些不合规矩了...”

    顾真神识一探,眉头微微一皱,新入门的弟子筑基应该是他这位外门长老统一安排才对。

    他昨日没去,可不知道天生仙体之事,在他眼中,十八岁的筑基初境虽然也不错了,但可也称不上有多天才。

    不少修士,光是筑基一境就要花上数年,等他到筑基巅峰,至少也得二十多岁了。

    按理说,宗主亲自出面安排,还破例为他取消了照莲台的关节,应该是位天之骄子才对,但如今看来,只怕也是哪来的关系户了。

    顾真为人耿直,既然认定了沈煜的来头,也没给他太好的脸色。

    原本还准备提点一下庞山的事情,此时也没了兴趣,淡淡的点了点头,指了指面前的案几:“那就先登记吧...既然你已经筑基成功,其他的我就也不多说了。还有个把月,希望你们都能有所精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