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该出生,不该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氏怔怔望着门口,喃喃说道:“京城的风气一直是这样吗?一言不合就抢人?”

    这是在大燕大京城,还是土匪窝?

    虽然蒋氏以前不爱看古装剧,但是好歹也是看过一部国民热播剧某某传的大妈。

    她还记得女儿偶尔会吐槽其中不合乎历史的情节设定。

    当时,她说看得开心就好,一个电视剧哪需要考据详细?

    观众又不是历史学家。

    她笑着说瑶瑶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如今,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的事,蒋氏转头看向顾嘉瑶,“这正常吗?”

    顾嘉瑶沉默片刻,英国公抢走顾熙的确颠覆了她的认知。

    “存在即合理。”

    顾嘉瑶吭哧半天说出这句话,“娘,英国公府是无比要去一趟的,早去也是去,现在去,被英国公抢了去,我觉得未必不是好事。”

    舞阳郡主兴致勃勃,一点不似要去宗人府被幽禁的人。

    “要不,我陪蒋姐姐走一趟?”

    “不用劳烦郡主娘娘。”

    顾大管家很谨慎,恭敬不失傲气,“大少爷被国公爷请回家,这是英国公的私事,郡主娘娘无需费心。”

    “国公爷一直盼着大少爷,自然不会亏待大少爷,国公夫人在府里等着大少爷,好一家团圆,外人……”

    顾大管家不仅拒绝舞阳郡主,同时也扫过赵王等看热闹的人。

    “就不必掺合了,等大少爷重列族谱后,英国公会给勋贵王爷们下帖子,以正大少爷的名分。”

    赵王略有遗憾,主动说道:“本王着实放心不下顾熙,英国公没有同名士相处的经历,他和多读几本书的读书人都能怒而动手,万一他伤了顾熙岂不是坏了父子情分?”

    “本王和顾熙一路上也算结下了深厚的交情,本王在旁可以帮他们父子开解误会,何况在广州发生的事,本王也可证明……”

    “王爷。”蒋氏开口说道:“您的好意,我和夫君心领了,不过此事,还是让夫君自己拿主意吧,您在府上等消息就成了。”

    蒋氏扶了扶袖口,端庄秀美。

    谁能想到她方才力抗舞阳郡主?

    “瑶瑶,我们去英国公府。”

    “好,娘亲。”

    顾嘉瑶赶忙跟上蒋氏的步伐。

    颇有跟在老虎背后小狐狸的感觉。

    慕容泽嘴角牵起些许弧度。

    “真真是人不可貌相,以前本王对此嗤之以鼻,如今,本王相信了,甚至佩服蒋夫人,她很强悍,很凶。”

    赵王带着遗憾离开舞阳郡主府。

    经过今日的事后,蒋氏迅速名扬京城,连舞阳郡主都成为姐姐的人,不会惹。

    蒋氏以武力从京城两大女子领袖之一的无舞阳郡主手中抢回丈夫。

    以后,就是京城贵女们再倾慕顾熙,也没人敢明着抢人了。

    “睿王殿下。”

    舞阳郡主出声,“你娘颇为喜欢顾熙这样的男子,你回去多劝劝她,别动顾熙,否则我宁可拼着再被你惩罚幽禁宗人府,也会陪着蒋姐姐打上长公主府多。”

    慕容泽只留给她一道背影,依旧显得傲然孤冷。

    “郡主,您何必总是同睿王殿下过不去?”

    “因为他不该出生,更不该拥有他所拥有的一切!”

    舞阳郡主冷冷说道,“我最是看不起自私自利不顾义兄的人,她以后会有报应的。”

    “你可以把我说的话转告陛下,横竖我如今已经是砧板上的肉,早点被处死,也好早日同义兄团聚。”

    舞阳郡主不顾谢大人尴尬的脸色,嘲讽:

    “你们这群人以前都受了义兄的提拔同好处,可如今还记得义兄的人反倒只有北地的百姓了。”

    谢大人轻轻一叹,“我送郡主去宗人府。”

    “我认识路,自从义兄死后,每年有大半年我都呆在宗人府,我比你们都清楚宗人府,以及那群趋炎附势之徒。”

    舞阳郡主翻身上马,谢大人眸子微沉,“郡主您要明白,无论是陛下还是睿王都无意惩罚您,只是希望您能少些不当的言论。”

    “让我闭嘴,除非我死了!”

    “可是您也不能否认陛下是一位英主,唯有他能继承太祖同荣太子的遗志……”

    舞阳郡主回头冷笑,“我承认陛下是明主,可他不如义兄,你们尽可去吹捧陛下,奉承陛下,推崇睿王的人很多,不缺我一个!”

    “只是你们在午夜梦回,是否会心安?”

    她无法忘记义兄,也不能忘记。

    可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睿王蚕食义兄的实力,看着燕文帝渐渐抹去义兄的痕迹。

    再过十年,还有谁会记得惊才绝艳的荣太子?

    谢大人:“……”

    舞阳郡主性若烈火,宁折不弯,这都是她的优点,当然在针对睿王上,优点变成了缺点。

    倘若舞阳郡主为了权势地位仇视睿王,谢大人也不会同她废话,甚至不会手下留情,直接上报陛下就完了。

    偏偏舞阳郡主占了一个情字。

    即便是睿王同皇上也是屡次网开一面。

    不过,谢大人不知皇上还能忍舞阳郡主几日。

    睿王抓住舞阳郡主错处就往宗人府中关,未必都是报复。

    一般睿王罚过的人,燕文帝不会再罚一遍。

    谢大人摇头离开人去楼空般的舞阳郡主府,眼见着大门关上。

    门匾上的金字龙飞凤舞,银划铁钩。

    在京城,很难再见到荣太子的手书了。

    舞阳郡主抢走顾熙,又结识蒋夫人,许是荣太子在天之灵对她的照拂?

    蒋夫人能让舞阳郡主不再偏激下去?

    谢大人不确定,不过总是一个让舞阳郡主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英国公是太祖的旧臣,他们夫妻立下了汗马功劳,太祖御赐的府邸占地很广,修缮得富丽堂皇,离着皇宫不远,在前朝时,这座府是一座王府。

    他的女儿贵妃娘娘在后宫风头正盛,因此英国公虽然在朝上只听不说,但是大力扶持自己人的燕文帝对英国公还是很优待的。

    在太祖旧臣中,英国公算是过得舒服的。

    最近两年,燕文帝夺了不少太祖旧臣的爵位。

    “老婆子,我把咱亲儿子接回来了。”

    英国公兴高采烈继续扛着顾熙去后院,“咱儿子比传说得还英俊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