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战国赵为帝 > 第18章 韩魏两国必败无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何看着面前大飚演技的安阳君,整个人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

    说实话,一开始在听到什么骄横跋扈的时候,赵何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很容易应付的对手。

    但赵何发现自己错了。

    这位安阳君的骄横和跋扈,那是分人的。

    在主父的面前,安阳君温顺的简直好像一只小猫!

    弱者,才更加容易引起强者的怜惜,尤其是当这个弱者还是自己的大儿子,没了亲妈的大儿子,被二儿子抢走王位的大儿子!

    而且,有了这个反差在里面,当外面的人禀报主父,说安阳君十分的骄横跋扈,主父也不会信。

    在主父看来,安阳君这个儿子,很乖!怎么可能骄横跋扈?绝壁是恶意中伤。

    “安阳君,果然好算计。难怪以赵惠文王、吴太后、李兑等人之力,也依旧无法遏制他的强大。”

    但,那有用吗?

    阴谋诡计,蝇营狗苟,上不得台面!

    想要抢王位,若是你堂堂正正的来,寡人还把你高看几分,现在……

    低端!

    主父有些意外,看着赵何,道:“王儿,这是军国大事,你若无把握,便无须开口。”

    在主父的心中,十六岁的赵何,毕竟还是太过年幼。

    让赵何旁听这些军国大事,是因为主父希望赵何能够尽快的熟悉这样的氛围并且成长起来,可并不代表着主父就觉得现在的赵何已经有资格参与到这些事情之中了。

    赵何朝着主父拱了拱手,道:“主父,且听寡人说完,再做评判不迟。”

    如果是再晚一些时日,世界线被改变了,寡人可能还有点心虚,但刚刚穿越没几天的现在……

    论指点未来江山,寡人怕谁?

    你们的脑子再好用,能有史书上清楚明白的史实记载好用?

    不相信寡人是吧?

    等着,寡人现在就秀你一脸!

    听着赵何的回答,主父微微皱眉,道:“那你且说来。”

    赵何胸有成竹,不急不忙的说道:“自三家分晋、田氏代齐以来,七大战国并立,但燕、韩两国弱小,能够称霸者,无非其余五国耳。百多年来,五国之中的魏、楚先后称霸,但皆已衰落。如今天下,当以赵齐秦三国为霸主之角逐者。齐国为首霸,秦国次之,大赵又再次之!”

    赵何停了一下,观察众人表情,看看有没有人反对。

    没人开口,因为赵何说的确实是实情。

    于是赵何便继续说道:“所以,安阳君说如今首要之敌是齐国,这是对的。太傅说齐国很强,暂时无法对敌,这也是对的。总的来说,把齐国作为最大的假想敌,这一点寡人是没有意见的。但是,两位的思维都陷入了一个盲区,一个很大的盲区!”

    听着赵何的话,安阳君赵章的嘴巴微微抿紧,手不自觉的握紧。

    刚刚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现在又来个思维陷入盲区?

    赵何小儿,你是真的敢说啊。

    赵何道:“齐国如今称霸天下,最该着急的是谁?是我赵国?非也。齐国称霸,最为着急的,乃是秦国!

    为什么是秦国?答案很简单,自古以来,首霸之国和次强之国,必然是势不两立!秦国自称西帝,齐国是东帝,这两国相互之间互视为最大敌人,是必然的。

    齐国需要维持住霸主的地位,就要把最强的挑战者秦国打倒。而秦国则需要削弱齐国,把齐国从霸主的王位之上拉下来,取而代之。而秦齐两国之间的矛盾,便是我赵国能够乘势而起,取代秦齐两国成为天下霸主的契机所在!”

    赵何这一番言论下来,众人不由得为之动容。

    “大王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见地?”

    许多人心中暗自吃惊,看向赵何的眼神有所不同。

    在座的都是赵国高层,想要得到这些高层的承认,不是说身份尊贵就行,最重要的,还是能力!

    军国大事,岂是儿戏?

    赵何一番话下来,这种能力的展现,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御史信期忍不住开口道:“大王此言,颇为有理。所以大王的意思莫非是想要挑动秦齐两国之间的争斗?”

    大家都是聪明人,赵何都说到这里了,沿着赵何的思路思考是很自然而然的。

    赵何对着信期笑道:“正是如此。国与国之间最容易引发战争的是什么?绝对是利益冲突。如今秦齐之间围绕霸主之位产生的利益冲突,远远大于他们和任何一个国家之间的冲突。秦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削弱齐国的机会,而齐国亦然。

    齐国比较强,所以齐国主动出击。为了封锁秦国东出的路线,齐国在三年前发动了伐秦之战,拿下了函谷关,让秦国人整整三年不敢东出一步。

    秦王嬴稷乃是心高气傲之人,对此必定怀恨在心。而且秦王又是心狠手辣之辈,否则的话也不会背弃约定,活活将楚怀王给囚禁至死。所以只要找到一个机会,秦国必定会积极奔走,联系诸侯共同出兵伐齐。”

    信期又问道:“大王,我等应该如何去制造这么一个机会呢?”

    赵何道:“机会其实很简单。想要攻伐齐国,当务之急是剪除齐国的羽翼,也就是韩国和魏国。

    齐国过去数年之内接连发动大战,国力已经开始疲敝,以常理而言,短期内应该不会发动战争。

    秦国则不然,秦国已经卧薪尝胆三年,他们不需要继续休养生息了,所以秦国今年内必然会出兵攻击韩魏两国,目标不用说就是为了迫使这两国解除和齐国之间的盟约。

    齐国既然疲敝,那么便不会选择救援韩魏两国。如此,则韩魏两国必败无疑。韩魏两国一旦失败,必然对齐国心生怨恨。如此,齐国就失去了韩魏两个盟友,势力大减。

    失去了韩魏两大盟友之后,只要再说服秦国组织连横,齐国便会真正意义上的陷入诸侯国的合围之中。到那时,秦齐两国必然会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而大赵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兵不血刃而登临中原霸主!”

    这里,赵何其实稍微的保守了一些,只是说出了未来一两年内发生的事情,再往后就打了一个马虎眼。

    毕竟一两年内的事情还能预测,再后来的话随着历史被自己改变,是不是继续按照史书那样走,确实不太好说。

    但仅仅是这番话,就已经让大殿之中的众人为之震惊不已了。

    主父看着赵何,脸上的惊讶之意完全没有掩饰。

    战国时代是一个信息闭塞的时代,不是后世那种动动手指敲敲键盘百度一下啥都有的信息爆炸时代。

    想要在这个时代对整个国际局势有着一个完整的了解再提出看法和计划,整个华夏加起来恐怕都不超过五十个人。

    而十六岁的赵何,就是其中一员。

    而且赵何的话,听起来似乎还很有道理!

    主父心中突然有些欣慰。

    王儿果然不愧是寡父的儿子,大有寡父当年之风!

    安阳君一直不动声色,其实是在暗中观察着主父的脸色。

    当发现主父脸上露出欣慰之情的时候,安阳君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本来,安阳君装孙子,是为了让赵何放松警惕,当众夸夸其谈,然后出丑!

    结果,赵何这一番话下来,反而是折服了在场的不少人,甚至主父也为之赞赏。

    这怎么行?

    安阳君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上次劝说主父把赵国分封的事,应该也就这几天内做出决定,要是这个时候给赵何出了风头,大为不利。

    下一刻,安阳君开口道:“大王,韩魏两国虽弱,但也是七大战国之二,更有公孙喜、暴鸢两大名将,难道这两个国家加起来都打不过秦国不成?”

    赵何看着安阳君,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是的,韩魏两国必败无疑。”

    赵何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

    在接下来的这场大战之中,赫赫有名的秦国名将白起,即将真正意义上的走上历史舞台。

    韩魏两国,凭什么和白起打!

    白起,那可是有“军神”之称的男人,什么暴鸢公孙喜?全是渣渣!

    ……

    安阳君看看主父,再看看众臣,心中暗自发狠。

    赵何小儿,这是你逼我的。

    和我争是吧?那就来争!

    安阳君沉声道:“大王,臣斗胆,有一些话想要说一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