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四十章 劣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卖身少女为何离奇死亡,尸骨埋在乱葬岗中残缺不堪。

    离家少年怎会化身狼人,从凡胎蜕变成如此模样。

    秦家作为整起事件的焦点,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

    而这一切的幕后,又究竟是谁暗中操控着梅城的风云变幻?掩盖了如此骇人听闻的虐杀案件,并且在这座不大的小城中,到底还有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

    莫说墨子柒摸不到头脑,即便是身处官场多年的白玉笙也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特别是经由验尸得出来的结论,更让墨子柒几人难以预料究竟还会发生什么。

    “大人,梅城县衙的人已经派去乱葬岗,估计过两天便能够得到确切的结果。”

    白玉笙坐在议事厅内,瞧着桌上的口供与材料,心知墨子柒的心里一团糟,因此并未多做劝解,连阮小六的审讯工作也推到了明日。

    “你说,他们为何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因为他们没有把人当人看。”

    “为什么没有把人当作人看?”

    “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超脱于人,所以理应凌驾于人,欺凌世间生灵,已经很难让他们感受到刺激与兴奋,只有跨越了道德与律法的界线,虐待更善于表达和具备情感的人,才能不断地让他们认为,自己才是这个世间的主宰。”

    “这种感觉与尊崇正义的名义去杀人,利己的名义去迫害相似,他们本质上都以虐待人作为衡量自己社会地位与权利的标杆,甚至有不少狂妄的人,单纯以虐待的人数和手段作为取乐方式,以便让更多的人畏惧自己,并顺从自己。”

    “这算什么?人的劣根?”

    “或许吧,历经战场,经过这么多年,我更相信这是人的天性。”

    “地位低的人,在地位高的人手中,永远都是棋子,即便你有足够的重要性,也不过是一颗需要留住的棋子,只要世道稍变,每个人都是可以被更替的存在。”

    白玉笙说到此处,见墨子柒坐在桌旁又没了声响,便及时止住了后面的话语。

    他明白,墨子柒没有经历过战争,没有做过高官,没有与那些纸醉金迷的皇亲国戚交谈过,所以她很难理解人性之恶究竟是什么模样。

    她更无法想象,这种裸的恶意,又会被怎样冠冕堂皇的摆出来

    当然,白玉笙也不希望墨子柒会接触到这些,甚至说他更喜欢如今墨子柒这种无忧无虑且欢脱的性格,这让他原本沉闷的个性有了些许缓解,同时也便于他放开手脚,去实施一些曾去想过,而并未执行的计划。

    “那咱们也算棋子吗?”墨子柒问道。

    “算,最多算那种无关紧要的棋子。”白玉笙并未迟疑的回答道。

    “景王是手执棋子的人?”

    “不,他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颗比较重要的棋子罢了。”

    墨子柒听到后稍稍松了口气,随即勉强笑道:“好歹都是棋子,这么说觉得咱们其实也有些地位哈。”

    对于梅城知县频发性的跳脱性格,白玉笙表示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偶尔他会想办法矫正,但如今她以这样的方式开脱自己,反倒是白玉笙希望看见的。

    墨子柒可不能垮,更不能与外界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这是白玉笙的底线。

    当然,也是墨子柒为人的基本原则

    “大人!大人!那个秦府的大夫人又来了!”

    秦府夫人?听说是个挺难缠的女人?

    墨子柒恰巧在此处,听说这人隔三差五来找自己一遍,一直要求自己将阮小六千刀万剐,否则又是要封闭梅城粮道,又是要寻人滋事的威胁着。

    而今,所有的案件苗头都聚焦在秦老板的身上,虽然听说他仍重伤未愈,不便接待自己,但作为管理秦府后院的女人,未必不能给自己一些有用的讯息。

    当即她便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抖擞精神,站起身子朝着小衙役招手道。

    “将她迎进来吧,正好我也想会会她。”

    “大人,事情尚未公布,您要谨言慎行。”

    白玉笙怕墨子柒将梅城县衙秘密调查的事情透露出去,因此提醒道。

    “无所谓,如果他们真犯下此种恶劣罪行,不论早说还是晚说,又能有怎样的区别呢?”

    “您的意思是摊牌?”

    “不算吧,听说她每次过来都挺嚣张的,我只是想敲打一下她!”

    话落,墨子柒打理了一下衣物,随后便迈步朝着前堂的方向走去,而白玉笙见状却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同样起身跟了上去。

    因为他知道,墨子柒是个关键时候会怂的人,如果让她做顶梁柱,直接见面秦府夫人,那势必会被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您就是秦府的大夫人?”

    初次见面,墨子柒看那女人的面相便有些尖酸刻薄,心想着稍后定要强装镇定,把控好现在的局面。

    可谁想,这位往日里不好伺候的主儿,竟只是坐在大堂的桌椅旁发呆,看那稍显凌乱的发丝与萎靡不振的神态,似是经历了什么重创似的。

    该不会秦老板

    墨子柒心中暗自揣摩的同时,又凑近了两步轻声道:“您可是秦府的大夫人?”

    仿佛被人从梦中拉扯出来,秦府夫人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有了些颜色,随即瞥见墨子柒便起身朝着她同样施礼道。

    “您便是新上任的梅城知县吧。”

    我靠!这就是在衙役群体中广为流传的秦府夫人?掉包了吧!这哪里尖酸刻薄了!

    墨子柒环视前堂一周,发现其他的衙役也是一副惊异的表情,心想这秦府夫人定是遭遇了什么重大变故,甚至自尊遭到了极大的挫折,所以才需要寻自己帮助。

    如果秦老板真的身陨,只怕县衙两扇铜铸的大门都会被拆了去

    “前些日子听闻,夫人您想要我重判伤了秦老爷的刺客是吧,若您此时前来仍旧为这事,那您便可以打道回府了,毕竟我们只会公事公办!”

    秦府夫人显然早就猜到了墨子柒的态度,当即一句话都没说,伸手便命人抬上来一个红漆箱子,待一打开便感到金光刺目,吓得墨子柒小心脏怦怦直跳!

    “这里是黄金五百两,若您能够答应我一个要求,秦家在梅城的所有粮道,都可以永远向县衙打开。”

    墨子柒的理性受到这个刺激,便好像已经站在了悬崖边缘,朝下看都是一片金灿灿的海洋,只要跳下去便可以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

    若是以往,墨子柒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拿钱办事,但如今她心系着枉死的少女,便很难做下决定,因为不论选择哪一个,她都会失去自己所珍视的东西。

    “这些银两您大可以拿回去,毕竟我们和李金淼不一样。”

    白玉笙理解墨子柒的难处,当即便帮助她下了决定,甚至伸手将布重新罩在了箱子上。

    “二位别着急拒绝,其实我这次前来并不想要那个刺客的命。”

    哦?变主意了?

    墨子柒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随即试探性的问道:“您想干什么?”

    “我希望梅城县衙可以将刺客交给秦府,从此不再过问他的任何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