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二十三章 你来打我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大人,程大人您来的正好!”

    “求您劝劝羽王府来的使者吧,这两个孩子真不是故意的!”

    邢牢头见程大人与程家小姐前来,想起萧远舟似是与二人有些关系,便期望着对方能够捎带着保住墨子柒。所以,上前两步本想借机恳求程巡抚相助,可谁想他竟是闪开了,随后目光不屑的瞥了眼身体僵在原地的邢牢头,待临近监牢便理了下衣摆,随即朝着羽王府的二位使者道。

    “二位,想必下官的来意已是清楚了吧。”

    下官?这程大人堂堂三品巡抚,竟然朝着羽王府世子的宠妾自称下官!

    看得出来,程巡抚很有诚意,对于此种高官重臣,饶是世子宠妾骄纵跋扈,也明白此刻应该给他一个面子,且不论缘由如何,程巡抚也应该记住这个恩情才对。

    世子宠妾见到此番情景,捏着下巴来到萧远舟的跟前,上下打量着他的模样,隐约中似是颇有赞许的神色,甚至双颊透着丝淡淡的红晕。

    萧远舟虽为草芥,但书生的傲骨还有,见程巡抚前来保自己,便移出半步拦在墨子柒的跟前,凝眉盯着世子宠妾便抱拳道:“她是我义妹,要走一起走!”

    “呦!看不出来,阁下不但样貌出众,学富五车,这般傲骨也尤为让人赞叹呢。”

    “若是有幸能让你加入羽王府,估计世子也会高兴。”

    说话间,世子宠妾指尖划过薄唇,双目中似是染了一层水雾,盯着表情严肃的萧远舟,竟又是咯咯笑道:“只可惜啊,脑子还是不灵光,有人愿意救你走,你却喜欢得寸进尺呢!”

    “我说了,义妹不走,我不走!”

    “好!那你们两个便都留下吧,至于程大人便对不住了!”

    看得出来,世子宠妾蛮喜欢萧远舟这种要才华有才华,要气质有气质的书生,不过这么多人在现场看着,她也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否则羽王府的威风便很难震慑到梅城内所有官员。

    所以,待萧远舟话落,世子宠妾便差人将墨子柒和萧远舟团团围住,看模样是想将他们捆起来,而梅城监牢围观的狱卒则暗中摸向了腰间的铁索,看模样已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见到此种情形,墨子柒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愧疚感,或许她早就应该将金牌的事情告诉现场的所有人,但至于没什么并未告知。

    那是因为墨子柒从未真正信任过所有人,当然萧远舟是来不及告诉......

    “且慢!”

    程莺莺的声音从程巡抚的身后响起,墨子柒见状连忙探着脑袋,却见那程莺莺身着粉色碎花裙,僵硬着身子站了出来,随后红肿着眼圈再次张口道:“使者大人,能否让我与萧远舟说两句话?”

    世子宠妾见出来个俊俏女人,心想她可能便是萧远舟的相好,随即摆了摆手,便瞧见程莺莺走进院内,拉着萧远舟的袖摆便来到了角落,至于他们究竟交谈着什么,墨子柒完全听不见。

    只是途中程莺莺频繁向自己看来,那眼神中充斥着复杂、羡慕与一丝伤感。

    看模样,萧远舟是想劝程莺莺将自己一同保出来,而程莺莺也打算帮他这个忙。

    不过,若真是这样,那墨子柒的后续计划便全都泡汤了......

    “萧四哥,不用管我,不就是撞了这老女人一下嘛,她还能真要我命?”

    “来来来!我可不像您那么身娇体贵,大不了让您撞回去一次,实在不解恨,咱们买一送一也行啊!”

    这丫头是在找死!

    但凡是站在梅城监牢入口处的人,当听到墨子柒肆无忌惮的喊出这些话的时候,只觉得她是自寻死路,因为没有一个犯下错误的人会抱着此种态度继续挑衅世子宠妾,甚至还摆出“不服就来打我”的姿态。

    若是萧远舟,他语气不好可以理解为书生傲骨,再加上程巡抚保他,自然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作为这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墨子柒既假造了官凭,还冲撞了世子宠妾,而今竟然还抱有这种嚣张态度,即便程莺莺想保她出来,恐怕也只能请动当今帝君了......

    “大人息怒,她年龄太小,还不懂事啊!”

    邢牢头即便知道“丫蛋”没救了,但还想尝试着劝解世子宠妾,却怎料李县令示意身旁的衙役将他拖了下去,这下梅城监牢便只剩下世子宠妾紧咬牙关那“咯吱咯吱”的声响。

    “程大人,这丫头...你保吗?”

    开玩笑!只要是眼睛不瞎,都看得出来世子宠妾是真的想杀墨子柒了,纵然程巡抚在梅城颇有势力,但此种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姑娘,他又怎么会多管闲事!

    因此,听到世子宠妾的话,程大人摇了摇头,随后便差遣着身旁的人将萧远舟和程莺莺拦在了院落外,只剩下李县令、世子宠妾、程巡抚、狱卒和成群的衙役。

    “呵呵!小姑娘,自己找死,可莫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不过,在想怎么折磨你之前,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长得什么模样,竟然丑得需要整日带面纱!”

    说话,身旁两个衙役强行控住墨子柒的身子,待世子宠妾伸手扯掉她面纱的一刹那,整座院落中的衙役似乎都愣在了原地,而作为色中饿鬼的李县令,那双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

    乖乖,这姑娘的样貌真是绝了,也不知与传说中江湖第一美女沐仙歌相比,究竟谁更漂亮!

    当然,同样是女人,越是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便越招人恨。

    这是定理,特别是常年身处羽王府的世子宠妾,对这种女人更恨!

    因此,她见墨子柒豆蔻之龄的模样,便忽然生出一种歹毒的心肠,本来凶神恶煞的模样竟凝成嘴角那一抹阴狠的笑,摆了摆手便继续道:“真是漂亮的美人,让你这么白白死掉,当真是可惜了。”

    “要我看,倒不如让你死前知道什么才是女人更好,这样到了阴曹地府,说不定你还会感谢我呢!”

    听到世子宠妾的话,即便再笨的人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场内狱卒明显已经接近暴怒的边缘,而周围那些跟着世子宠妾的衙役,则在摩拳擦掌,似是想展现自己的雄风。

    “那还真是要谢谢您了,虽然我真的不想知道当女人是种什么感觉......”

    墨子柒环顾四周,似是将所有人的状态尽收眼底,忽的感觉到束腰一松,轻飘飘的带子便落在尘土中,同时一声闷响,一枚巴掌大的金牌也掉在了地上。

    世子宠妾距离墨子柒最近,甚至束腰都是她给松的,自然也瞧见了这块金牌,正差异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弯腰拾起来便瞧见金牌上仅刻了一个字。

    一个“景”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