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三十章 阴影里的恶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凛冽的风声仍在耳边呼啸着,似乎是在嘲笑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奇门小辈,最终沦落于一片凄凉的荒山内,莫说保护他人,若是想从这风雪中逃出去,都犹如天方夜谭。

    可不论环境有多恶劣,划过脸颊的冰雪有多暴虐,偏偏有一个不信邪的人,脚踩着没过膝盖的雪地,执着的朝着一个方向低头前行,尽管他身上多处刺伤,甚至衣服上的血迹已经结了冰,本来憨厚的面色冻得铁青,但他始终不肯松开怀中的包裹。

    “记住,影子是帮助奇门门主铺平前进道路,将所有肮脏、耻辱、罪孽都背负在自己身上,让门主带领众人走向希望,而不计任何代价为门主护航的人。”

    “你可以为了门主献出膝盖、荣誉、甚至是生命,但绝不能苟且偷生死在门主后面。”

    “所以,你不能成为奇门的荣耀,也不能成为门主最坚实的依靠。”

    “你该成为恶徒,一个生活在门派阴暗面,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魔鬼。”

    包子丞仍在前行,尽管肢体已经被冻得没了知觉,但不知道为何脸上仍旧火辣辣的痛,甚至眼角忍不住的留下眼泪,还未坠在地上便已经凝成了冰珠。

    他觉得自己作为影子是失败的,最后竟然需要墨子柒亲自出手救下自己的性命,这与师父的嘱托不符,这也是师姐最不该接触到的阴暗面。

    作为守护少门主一辈子的影子而言,他无异丧失了仅存的尊严......

    【所以,你打算将墨子柒送到临镇后,便乖乖的回去向那老妖怪请罪吗?】

    脑海中的声音似乎是在嘲笑着包子丞的懦弱,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包子丞甚至感觉那人就站在身旁,满面戏谑的看着自己,似乎他也在嘲笑自己的蠢想法。

    【傻小子,那么多人前来追杀你,你只不过因为杀人的经验不足,所以犯了一个小错误而已,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再者说,这怀里的狐狸也是你的东西,她不是没死吗?】

    【干嘛要有负罪感?倒不如说这是她欠你的!】

    “闭嘴!师姐她不是东西,她也没有欠过我什么!”

    【嘻嘻嘻,傻子啊傻子,难怪你只能被人当做这狐狸的跟屁虫!】

    见到包子丞似乎有些发怒,心里的人并未顾及他的情绪,甚至隐约间包子丞瞧见那个好像自己的影子朝着前方小跑了两步,随后便扭过头来,指着自己捧腹大笑起来。

    【瞧瞧你现在的模样,邋遢、凄惨、连肥肉都要冻硬了,即便如此还拼命的护着怀里那只狐狸,生怕她受冻,你说你图什么?】

    【想让她念着你的恩情?】

    【醒醒吧兄弟,你可是奇门中最不容得被人记住的耻辱,一辈子都只能当做少门主的影子活在别人不知道的角落,以自己的幸福与人生做筹码,为这个根本不了解你的人奉献生命!】

    【明明你的贡献最大,所有的人却都要把你当做傻子;明明你是最无私奉献的那个人,却在未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姐投入别人的怀抱!】

    【既然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偿还你的恩情,为什么不能说她欠你的?】

    【或者等她找到了化形丹,你为什么不能把她变成自己的东西?毕竟你为奇门奉献的最多,那门主为什么不能交付于你的手上?】

    【呵呵!别跟我说规矩,你本来就是脱离规矩之外的那个人,为什么不能尝试打破这愚蠢的规矩?】

    包子丞尝试不去听那人的蛊惑,可无奈声音从脑袋里面冒出来,直至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双目满是血丝的盯着眼前,似乎已经临近暴怒的边缘!

    “闭嘴!”

    这吼声脱口而出,似乎携着惊人的戾气散布至数百米范围,甚至临近白桦树上的积雪也被震落下来。

    与此同时,包子丞也忽然感到怀中有了动静,随即人影散去,脑袋里恢复一片清明,低下脑袋只瞧见熟悉的狐狸脸上一副惶恐的神色,似乎是被刚才的吼声给吓到了。

    “师姐...对不起...我,我刚才做噩梦了。”

    包子丞不想说自己脑袋里面住个凶狠暴力的家伙,生怕被墨子柒疏远,所以避开了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继续迈开了脚步朝前走着。

    不过说来也怪,在那个混账消失后,风雪似乎弱了些......

    当然,墨子柒不会被“肉包子”这么蠢的话蒙骗,但回想起刚才这胖子自言自语的模样,说不害怕或是不在意,肯定是假的,特别是那句“师姐不是东西”,怎么听怎么别扭。

    “哦...那啥,等到了临近的镇子后,你找个地方好好睡觉吧。”

    “要不...我向白老借点钱,给你置办点安神香?”

    当然,如果能够找到门路,给这小子来点蒙汗药,墨子柒也绝对不会介意。

    “呃...嘿嘿,吃得饱就行了,吃得饱自然睡得好!”

    包子丞再次露出墨子柒熟悉的那副憨厚的表情,尽管衬着他脸上结成薄冰的血渍有些渗人,但好歹让墨子柒知道这蠢师弟没什么特殊的心里毛病,总算是深深的舒了口气。

    待捉住“肉包子”的衣襟,探着脑袋环顾四周后,见周围仍是风雪连天的模样,才缩回了脑袋,朝着闷头前行的包子丞再次问道。

    “自从咱们昏倒在雪地里,距现在已经过了多少时间?”

    “应该不长,醒来的时候天色才刚蒙蒙亮。”

    “你怎么知道不是隔了一天?”

    “因为我还没饿......”

    墨子柒听到傻师弟的理由确实觉得可以信赖,思索着罗筱雪与武红鸾两方的队伍应该距离并不算太远,便有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模样似乎正在为某个问题发愁。

    “师姐,怎么了?”

    “你给我分析一下,两个女孩的家世渊源非常深厚,但出于家庭变故,两个人不得已反目成仇,然后其中一个关系和你相处的不错,另一个本想杀你,却意外被阻拦了,此时为了某样东西还需要和那个想杀你的女孩继续相处,要是你...你该怎么办?”

    【听!~有人想杀你师姐呢......】

    【她也没有提及之前你杀人的事情,难道你觉得她没有顾忌吗?】

    包子丞猛地晃了下脑袋,似乎颇为在意墨子柒刚才提问的内容,因此脚步放缓,低下脑袋面色凝重的朝着怀中神色不安的墨子柒轻声问道。

    “师姐,能说的详细些吗?”

    “肉包子”是墨子柒最信赖的人,尽管有时候脑袋不太灵光,但想着把事情说出来总能得到些启发,墨子柒便捏着下巴,回忆起了不久之前在医馆中发生的事情。

    “从我偷进入医馆,见到郡主武红鸾说起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