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明廷 > 第两百七十六章 朝廷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乾清宫,暖阁。

    熬了一夜的朱由检,神色疲惫,双眼通红,看着这些告假,乞骸的奏本,脸色铁青,一本又一本的翻着,又一本又一本的扔着,气喘吁吁,咬牙切齿,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王承恩,李忠站在他身前不远处,低着头,大气不敢有。

    一个内监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道:“万岁爷,李阁老求见。”

    朱由检脸色厌烦,还是道:“让他进来。”

    “是。”内监应声。

    没多久,李国普就急匆匆而来,一脸焦急,顾不得行礼,道:“陛下,不好了,朝廷里的官员,四品以上,十之五六都告假了,各部衙门空了一大半……”

    朱由检已经看到众多的告假,辞官的奏本,听着李国普的话,一点都不意外,脸色越发难看,道:“你有什么办法?”

    李国普是从詹事府调过来的,在朝野人脉极少,更何况要一下子填充那么多人。

    李国普面露难色,道:“陛下,元辅提议,开朝议。”

    朱由检继位已经快三个月了,还一次没开过朝议,一来是他一直在试图了解,控制朝局;二来就是发生了很多事情,根本没有机会。

    朱由检听着李国普的话,心里对他十分失望,黄立极要开朝议,肯定是要利用朝议压下崔呈秀的事,这与朱由检的想法完全背离,偏偏李国普好像完全看不到这一层。

    “朕知道了,你去内阁,稳住政务。”朱由检心里失望,脸上没有表现多少,淡淡道。

    李国普还想再说,看着朱由检疲惫的神色,只好道:“臣告退。”

    李国普走了,朱由检的压力更大,坐在椅子上,直觉透不过气,径直站起来,道:“御花园。”

    王承恩应着,陪着朱由检前往御花园。

    王承恩跟在朱由检背后,看着他的背影,什么也没说。

    魏忠贤死后,紧绷着的朝局,随着崔呈秀被抓,终于是乱了。

    新皇继位才三个月,对朝局堪堪控制,手里并没有多少能用的人,满朝阉党也不可能一下子替换。

    现在首辅以及六部九寺的大人们撂挑子,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新皇身上了。

    能怎么办?

    王承恩也是出自宫廷,看过很多朝廷争斗,这一次朝廷大员如此齐心协力的‘告假’,远超当年‘国本之争’的盛况。

    那时候,在位三十多年的万历皇帝都得退让,刚刚继位三个月的新皇帝,能怎么办?

    朱由检才十六岁,他面无表情的走向御花园,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有多么愤怒。

    宫里感觉了磅礴的压力,但宫外却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都察院二十多监察御史纷纷上奏,弹劾卓迈,并为崔呈秀辩驳。

    刑部更是直接在调查卓迈,收集他的各种‘罪证’。

    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迅速涌向皇宫,涌向年轻的皇帝。

    待到中午,乾清宫接连召见首辅黄立极,辅臣冯铨,吏部尚书吴淳夫,工部尚书周应秋,兵部尚书阎鸣泰等等,结果,这些人通通‘病重’,未能进宫见驾。

    到了下午,户部突然爆出大事,国库空虚,朝廷各级官员的岁赏不出。

    所谓的‘岁赏’,大概就是年终奖的意思。

    这件事很快传遍朝野,引得不知道多少官员焦虑不安,目光全都急切的看向乾清宫。

    乾清宫一如既往的幽静如深渊,外人很难看出什么。

    除了召见未成外,乾清宫再没有其他动作,一直到天黑。

    周府。

    周清荔从詹事府回来,一脸的疲惫与忧虑。

    周方也早早从大理寺回府,在厅里等着了。

    “爹,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周方看着周清荔问道。

    周清荔在椅子上坐下,喝了口茶,才道:“詹事府也有不少人告假,辞官。”

    周正在一旁听着,神色如常。

    阉党渗透的无处不在,现在不止是魏忠贤自杀,阉党彷徨无措,而是崔呈秀被抓引起了阉党的人人自危,他们告假可能是试探,辞官就是恐惧想逃。

    周方倒是没有想那么多,道:“嗯,大理寺也有,我们大人更是准备辞官,已经在收拾细软了。”

    周清荔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向周正道:“你在忙什么?”

    周正并没有告诉周清荔,崔呈秀是他送进去,微笑着道:“九江阁现在每天都有几百人进出,还有景湖先生等文坛巨擘在,我忙得很。”

    周清荔听着微微点头,道:“不要掺和。”

    现在的朝局,就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在里面的人,随时都会被炸的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周正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敢告诉周老爹。

    周方倒是一脸若有所思,道:“现在外面议论纷纷,都说皇上身边有奸佞,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周清荔与周正脸色都是微变。

    “哪里传出来的?”周清荔问道。作为皇帝潜邸的人,也算是近臣,外面传皇帝身边有奸佞,这是冲着谁去的?

    周方看到周清荔的神色,一怔之后又一惊,连忙道:“是大理寺传的,没有说谁,就是这样传的。”

    周正神色微凝,看着周老爹道:“爹,我看多半是冲着你去的。”

    李国普现在还掌握不到权力,倒是周清荔,负责调查‘魏忠贤一案’,很可能引起了阉党的恐惧,开始出手了。

    周清荔默默点头,道:“没事。”

    周正见周老爹神色平静,想必心里有对策,稍稍思索一阵,试探着问道:“爹,侯国兴,客光先等人是不是招供了一些?”

    周清荔看着周正,道:“你想问盐商的事?”

    周正没有掩饰,点头道:“我一直在等机会,准备给他一个铁锤。”

    周清荔见周正这么坦然,顿了下,道:“招了,几乎所有大商户都给魏忠贤送过银子,那杨家也在,你想要做什么?”

    周正早就想好了,道:“我已经准备在纲本上删掉杨家以及其他十六家大盐商的名字,在清算魏忠贤的时候,我想爹将他们单列一本。”

    周清荔猜不透周正的心思,道:“好。”

    周正有些诧异,没想到周老爹这么爽快就答应。

    这个时候,刘六辙在外面敲了敲,道:“二少爷,有急事。”

    周正看了眼周老爹与周方,起来走到门口。

    刘六辙瞥了眼里面,低声道:“二少爷,宫里传来消息,明天让你去一趟酒楼。”

    周正眼神微凝,道:“我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