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明廷 > 第两百七十四章 一击致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色将?,该下班的官员们都已经下班,顺天府大门还敞开着,门前有几个衙役立着。

    曹志煌是一个魁梧的中年人,他出现在顺天府不远处,看着幽深的门内,挪不动脚步。

    孟贺州等人站在他身后的黑暗角落,静静的看着他。

    曹志煌感觉背后仿佛有毒蛇盯着他,不由得迈步向前。

    刚踏上台阶,一个衙役上前,喝道:“什么人!”

    曹志煌抬着头,举着手道:“小人曹志煌,前来投案。”

    衙役一怔,道:“你投什么案?”

    “去年漕运官船被劫案。”曹志煌道。

    衙役脸色顿时一变,其他几个衙役更是冲过来,围住了曹志煌。

    劫掠官船那是重罪!

    曹志煌浑身一抖,却没有动。

    很快,曹志煌就被带进去,有顺天府府丞亲自审问。

    没多久,这府丞就盯住身后的衙役,沉声道:“看好他,半点差错,我要你们的脑袋!”

    衙役吓了一跳,连忙应着。

    这府丞急匆匆跑到后院,敲开了北直隶巡抚卓迈的房门。

    卓迈刚要休息一会儿,看着他进来,道:“什么事情?”

    这府丞叫做岳亭,他看着卓迈,道:“大人,有人投去年漕运官船被劫案。”

    卓迈先是一怔,旋即就道:“可查清幕后主使?”

    卓迈去年就调查过这件事,这不是普通的盗匪,里面有官员的背景,而且不是一般的官!

    岳亭看着卓迈,表情动了动,道:“大人,他说,他可以说,但要求保命。”

    卓迈想着现在一触即发的朝局,眉头拧起,有些犹豫。

    要是真的问出了某位大人物,他该怎么办?他一直是一个隐身的官员,远离党争,要在这个时候被卷进去吗?

    卓迈神色谨慎,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他还奉命杀过钦差,刺杀过监察御史,但是失败了。现在他背后的人要杀他灭口,他投案是为了保命。”岳亭道。

    卓迈听着更加凝重,这背后之人如此猖狂,劫掠官船不说,还敢杀钦差,暗杀朝廷的监察御史!

    卓迈神情变幻,看着岳亭道:“你怎么看?”

    岳亭一抬手,道:“大人,这件事怕是压不住。曹志煌背后的人,估计很快就会知道这曹志煌投案了。再说了,若是他日别的案子牵扯出来,我们难辞其咎。”

    卓迈猛的站起来,道:“走!提审,只有你我二人。”

    “是。”岳亭道。

    卓迈与岳亭很快提审曹志煌,卓迈问,岳亭记。

    不过半个时辰,两人拿着供状出来,神情几乎一样的凝重,甚至是恐惧。

    他们万万没想到,曹志煌背后的人居然会是崔呈秀,而崔呈秀还派曹志煌暗杀过周正。

    密室内,岳亭道:“大人,这样就说得通了。崔呈秀去年还是左都御史,他负责调查漕运舞弊案,劫掠官船,肯定是为了掩盖真相。至于暗杀周征云,无非是周征云一再弹劾他,逼得他辞官。”

    卓迈也已经信了曹志煌的口供,面上犹豫不决,道:“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岳亭看着卓迈,一时语塞。

    魏忠贤的死,已经让朝局如同紧绷的弦,随时可能会断裂,引起朝野不可预测的地震。若是崔呈秀这件事报上去,很可能会是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

    要是由卓迈来引爆,他就卷入了朝廷的党争,再难独善其身了。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岳亭道:“大人,这曹志煌言不尽其实,我们压着,怕是要出事情。”

    卓迈眼神闪烁,道:“既然压不住,那就捅出去,让他们争!将口供重新做一份,一些东西去掉,带着上曹志煌,连夜进宫。”

    “是大人。”岳亭连忙抬手,同时心里还有些紧张。

    崔呈秀啊,人人畏惧的崔呈秀,就要真正的倒了。

    就在卓迈这边准备的时候,崔呈丽已经回到崔府,跪在崔呈秀面前,耷拉着脑袋。

    崔呈秀坐在椅子上,神情十分的漠然,双眼空洞。

    何琦图站在不远处,看着崔呈秀的脸色,道:“大人,那周正最讨厌被人逼迫了,二老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出手,怕是会激怒他啊。”

    崔呈秀看了眼何琦图,眼神一片黯淡,没有说话。

    崔呈丽抬头看了眼崔呈秀,没敢吱声。他知道他闯了祸,不敢多说什么。

    何琦图感觉到了一种悲凉的气息,心神发寒,道:“大人,再不做些什么,周正怕是不会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的。”

    “来不及了。”崔呈秀叹轻声说道。

    他早就有种‘末路’的直觉,崔呈丽这么一搞,他已经感觉的十分清晰了。

    或许没什么道理,但这种直觉就是这么肯定,令他放弃了一切挣扎,静等命运。

    何琦图哪里甘心,道:“大人,不到最后切莫放弃,那周正就是一个孺口小儿,大人难道就真的没办法拿捏他吗?”

    崔呈秀嘴角动了下,似乎想笑却又没笑出来。

    还以为他是曾经的左都御史吗?还以为魏公还在吗?从先帝病重那段时间开始,一切就都变了,事事由不得他们。

    当今这位,继位不过两个月就逼死了不可一世的九千岁,这是一般的皇帝吗?

    变天了啊。

    何琦图看着崔呈秀一副绝望之色,心里急的如热锅蚂蚁,却又找不出什么话来劝说。

    与此同时,卓迈已经带着曹志煌进宫了。

    朱由检看着供状,一脸铁青,双手颤抖,气的说不出话来。

    卓迈垂手站在桌前,低着头。

    王承恩,李忠站在朱由检身后,神情都有些忧色。

    朱由检盯着这道供状,猛的扔掉,怒声道:“看看看看!这就是我大明的股肱之臣,都干了什么事情!结党营私,抢劫官船,杀害朝廷钦使,暗杀监察御史,他们想干什么,造反吗!”

    卓迈表情动了动,没敢说话。

    朱由检犹自怒声咆哮:“就在昨天,首辅还在朕面前,夸奖崔呈秀忠勇练达,能力出众,就是这个能力吗?这样下去,他们是不是要弑君?还有他们不敢干的事情吗……”

    万岁爷震怒,王承恩,李忠低着头,不敢说话。

    昨天,万岁爷杖毙了两个内监,因为他们偷窃宫里财物用来赌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