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明廷 > 第两百六十三章 鬼话骗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不韦除了在秦始皇亲政之前擅权之类,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野史盛传的,他与太后赵姬的事。

    无数传言,说秦始皇嬴政并不是秦庄襄王之子,因为赵姬原本是吕不韦家里的舞女,秦始皇其实是吕不韦的儿子!

    吕不韦这个商人,做了一笔前所未有大买卖,将他怀孕的女人送给庄襄王,也就是异人!

    这是一个耸人听闻的事!

    如果魏忠贤要做吕不韦,他会怎么做?

    “说!”朱由检满脸的杀意。

    李实身体一抖,道:“他在外宅藏了很多秀女,在皇上登基之前准备好的,听说,有人已经有了身孕。”

    朱由检眼角狠狠一挑,坐在椅子上,双拳紧握,满眼都是杀意。

    这个时候,李忠走进来,身后带着八个锦衣卫,每一个刀兵半出,杀意如质。

    李实站在朱由检边上,弓着身,什么话也没说。

    朱由检脸角鼓动,心里恨的发狂!

    他登基之前就听说魏忠贤在搞一些龌龊事,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大胆,连他们朱家的江山都敢篡夺!

    若是一个来历不明的秀女生了个儿子,继承了大明皇位,还有什么罪过比这个更大!

    李实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这是他给这位新皇帝准备的投名状,他的本意是与魏忠贤彻底切割,成为新皇的近臣,那么以他的资历,司礼监三大太监,掌印他不想,提督太监总少不了吧?

    但是新皇帝似乎,似乎没有他预想的那么震怒,直接下令捉拿魏忠贤。

    李实转瞬也想明白了,魏忠贤不是一般的权阉,他在朝野党羽太多,不能轻动。

    李实身体颤抖,心里也有些慌乱,却没有太慌乱,装了一部分,他觉得这是一件大功,皇帝会记住他的。

    朱由检看着眼前的李实,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杀李实灭口。

    这皇家丑事要是传出去,不止有损皇家威严,还会引起魏忠贤的不可预测的反应,令朝局更加动荡,破坏他的计划。

    朱由检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冷漠的看向李忠,道:“将他看管起来。”

    李实一躬身,抬头看向八个锦衣卫,道:“带走。”

    李实磕在地上的脸一怔,这与他预期的不一样,不过,他旋即就猜测,这是皇帝要做什么,是要保密,以免走漏风声。

    他没有挣扎,多说什么,就被李忠带走了。

    朱由检看着李忠被带走,目光阴森森,杀意不减。

    好一阵子,曹化淳走进来,轻声道:“万岁爷。”

    朱由检脸角绷直,道:“去传英国公来见朕。”

    曹化淳心里一惊,连忙道:“奴婢遵旨。”

    英国公,提督京城兵马,是朱家最重要的柱石,只要有他在,任何权臣都不可能颠覆朱家江山。

    即便魏忠贤权倾朝野,是所谓的‘九千九百岁’,依旧不是‘万岁’!

    周正并不知道宫里风云变幻,九江阁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李国普。

    吏部尚书,东阁大学士。

    李国普很儒雅,五十出头,还给人一种白面书生的感觉。

    他背着手,在周正这间‘办公室’里转悠,笑着道:“不错不错。”

    李国普现在在内阁排名第六,但内阁空的太多,实际上是排名第四,在冯铨之后。

    周正对于这位的到来有些意外,看着他转悠,静等着。

    李国普看了一阵,转过身,向着周正道:“年轻人,标新立异,出人意表,不错。”

    周正咀嚼着他这两个成语的意思,微笑着道:“李阁老也是来要一个通行证的?皇上的我昨天刚刚送过去。”

    李国普神情微僵,旋即一笑道:“那就给我来一个。”

    周正道:“好,做好了,我给李阁老送过去。”

    李国普脸上有着含蓄的春风得意之态,背着手,道:“那就好。对了,既然你已经免官,来礼部如何,我给选个好位置。”

    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况是这位新党的魁首。

    周正报以微笑,道:“有劳阁老关心,皇上说,他会看着给我安排。”

    李国普神色又僵了下,旋即笑容浮现如初,道:“也好。我与王之臣是多年好友,他曾与我谈过你,能在这个时候还秉持正道,无惧无畏的弹劾阉党,他没看错人。”

    听着李国普搬出王之臣,周正神色不动,心里暗自警惕。

    李国普看得出周正的谨慎,顿了顿,道:“钱嘉征是你的同年?”

    钱嘉征弹劾魏忠贤十大罪,仿佛开启了朝野新党争的开始,也是一个十分瞩目的人。

    周正摇头,道:“我与这个人并不认识。”

    “那你为何没有继续上书弹劾魏忠贤?”李国普盯着周正道。

    在新皇登基之后,第一个弹劾魏忠贤的是周正,撰写‘阉党名录’的也是周正,参倒崔呈秀的还是周正。

    而今钱嘉征后来居上,按理说,周正应该不甘心,继续上书才对,偏偏周正之后再无动作,竟有些让这个钱嘉征抢了风头。

    周正隐约猜到李国普的来意了,稍一思忖便道:“魏忠贤乃是内监,去留应该由皇上决定,插手内廷,非臣子本分。”

    李国普听着周正的话,神情古怪莫名。

    周正这话是大义凛然,一时间还真不好反驳。

    但你周正之前弹劾魏忠贤的时候怎么不说?再说了,朝廷压制内臣一直是文官的传统,从开国到现在,外廷哪一次屈服过内廷?

    崔呈秀就是魏忠贤的狗,你连崔呈秀都参倒了,还说什么‘非臣子本分’?

    李国普转很快就想通了什么,盯着周正看了一会儿,道:“只要继续上书弹劾魏忠贤,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周家必然飞黄腾达,名垂青史。”

    李国普的这种保证简直就是大话,毫无可信度,一点都打动不了周正。

    更何况,周正前期已经做得够多了,现在再上书,就有些‘得理不饶人’,偏近于无赖,能讨好李国普的新党,于清望,于朱由检都不会再加分,还会逼得阉党狗急跳墙,得不偿失。

    周正看着李国普,道:“下官弹劾魏忠贤以及阉党,一心谋国,从未顾及私利,李阁老说的这些,下官听不懂。”

    李国普看着周正,儒雅的脸上不再莫名,有了一股怒意。

    你这些鬼话骗谁呢?我堂堂内阁辅臣来亲自找你说话,你就这样糊弄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