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明廷 > 第九章 一顿暴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或许担心这次的任命会横生枝节,上面的大佬迅速做出安排,周清荔在任命公布后的第三天就去了吏部述职。

    吏部的部门没有一个不惹人关注,哪怕只是个六品,小小的员外郎,还是引起不知道多少人注意,周府天天有人登门,热闹非常,与以往的门可罗雀大为不同。

    这一天,周方带着一个身着长衫,身形精瘦,八字胡,一看就是那种高人模样的中年人进了周府,直奔周正的屋子方向。

    一边走周方一边颇为热情期待的道:“神医,我二弟自从那日喜极而疯后,近来有所好转,能想起一些事情,但说话,行为还是与过往大为不同,某些方面还异于常人,令人惊讶……”

    这个神医摸了下八字胡,道:“嗯,这种事情我见的也不少,待我见过再说。”

    周方一见更是大喜,果然不是那般骗子,没见人就吹嘘那么多,越是神医越是谨慎,不会信口开河。

    周方快速的将周正的‘病情’说了,还有近来的一些能说的表现,神医只是点头不说话。

    不一阵子,周正的房间里。

    神医与周正对坐,两只眼却在周正的房间看来看去。

    这明显就是个骗子!不是骗子也是骗子!

    周正盯着他的双眼,伸出左手,眼神警告的道“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保证你拿不到一个铜子,还将押去衙门问罪!”

    周方顿时板着脸,道“你安静点,神医是为你看病,千里迢迢赶过来的!”

    神医看着周正,从容而笑,一只手给周正号脉,另一手摸着八字胡,笑呵呵的道:“无妨无妨。”

    周正盯着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江湖骗子会扯些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神医按着朱栩的脉,摸着八字胡,思索片刻,慢慢的说道:“二少爷明显是刺激过度而迷失心智,这种情况老朽见过很多,一般来说,过一阵子就会好。但二少爷情况有些不同,他骂人,打人,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但未必是恢复的迹象,如果不控制,可能会更加恶化,嗯,杀人也是有可能。”

    一旁的刘六辙听的吓了一大跳,连忙道:“神医,那有什么办法?我们家二少爷可是举人,将来要做官的……”

    周方就更急了,道“神医,还请想办法救救我二弟。”

    周正心道果然,冷笑一声,暗道‘我就配合一下你表演,表演不好,我揍死你!’

    好一阵子,神医收回手,摸着胡子,等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的道:“二少爷脉象沉沉浮浮,时快时慢,脸色枯暗,眼神虚晃,双眼充血,乃是肾虚脾乏,燥火入胸之象,这里有些我配置的丹药,对稳住心神,恢复神智有大用,就给二少爷吧。”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净玉瓶放在桌上,脸上露出不舍之色,慢慢的又平复平静,端坐作高人状。

    周方看着玉瓶大喜,道:“多谢神医,若是我二弟恢复了,必有重谢!”

    神医眼神一闪,却轻轻摇头,平静的道:“治病救人是医者本分,虽然我这药十分珍贵,但能不能好,不在我,在二少爷的造化。”

    周方更加振奋,认同道:“是,神医说的是。”

    一旁的刘六辙看的也很有信心,目露感激之色。

    周正抬起眼皮,眼神不善,压着腹中涌起的怒气,暗道‘肾虚……你这表演我很不满啊……’

    他脸上露出笑容来,道:“我病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神医千里迢迢赶来怕是还没有住处,六辙,去将拐角那间房收拾出来,给神医住下。大哥,麻烦你给神医准备一应用品,不能怠慢,要好一些,我正好还有些事情请教神医。”

    刘六辙听着就应了,快步跑出去。

    周方对周正这样的配合态度十分满意,道:“那是当然,神医,你稍坐,我去去就来。”

    神医摸着八字胡,道:“我也是山野粗人,无需客套,我观察二少爷几天即可,不用破费。”

    “理当理当。”周方说着,转身就走出去了。

    周正见人都走了,便笑着起身,关门,插上门栓。

    神医看着周正的动作,心下猜测周正要问些不能为外人道的问题,眼神里笑意一闪而过,端坐不动,神态从容自如。

    周正关上门,走过来,弯腰拿起神医边上的凳子。

    神医一见顿时大惊,腾的跳起来,急声道“二少爷,你要干什么?”

    周正二话不说就挥过去,冷笑道:“肾虚?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肾虚!”

    神医知道周正有打人倾向,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一边绕着桌子跑一边快速安抚道:“二少爷二少爷,不要慌,肾虚不要紧,我有丹药可以治好的……”

    周正眼皮一跳,手里的凳子直接砸过去,怒道:“老子让你治!”

    神医就在周正对面,被砸了个正着,向后倒在地上。

    周正随手拿起一个凳子,走过去照着神医肩膀就砸过去,怒声道:“让你肾虚!让你治好!让你骗钱!让你骗到我头上!”

    神医被打的惨叫不已,没多久就大声道“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周正丝毫不停,冷笑道“说,你那瓶子里是什么!”

    神医缩在拐角,一边痛呼一边道“就是治发烧的,吃了会浑身发热,没有毒,我亲手炼制的……”

    周正一凳子砸过去,道“你真的会号脉?”

    神医一个惨叫,道:“我就会一点点,根本看不出什么,那些都是我惯用的瞎话……”

    周正挥着凳子也挺累的,还要控制力道,着力点,不能真的打死打残,好一阵子,他气喘吁吁的放下凳子,坐在这骗子身边,甩了下头发,道:“你要不说肾虚,还能少挨一顿打,你说你是不是找打?”

    神医浑身疼痛,难受不已,苦笑着道:“你大哥说你病的很严重,哪知道你已经好了。我只是想骗点钱,混几顿饭……”

    周正最痛恨这些装医生的骗子,损失点钱还好,要是误人性命那是多大的罪过!

    周正打的爽了,脑中一片清明,看到桌上的瓶子,道:“你个江湖骗子还会炼药?”

    神医坐在地上,揉着浑身的疼痛,道:“我早年跟一个老大夫几个月,就学会了这些治伤风感冒发烧的药。”

    周正拿过瓶子,倒出来看了看,都是些小药丸,看上去很有卖相,还有一股清香。

    他心里一动,道:“现在治疗伤风感冒发烧要多少钱?”

    神医艰难的倚靠着墙壁,心里苦笑不已,这一趟是亏大了。

    听着周正的话,他很是惆怅的道“一天三服,三天,五十文吧。”

    周正凑近他一点,道:“如果是你炼制的这些,吃多久会好,成本要多少?”

    神医向后挪了挪,警惕的道:“我这些药,估计要吃五六天才能好,我去除了一些引起不适,稍贵的草药。这些药很常见,去药铺买最多就十文。”

    周正看着他,双眼眯起闪烁着精光。

    神医一见连忙跳起来,躲的远远的,急色道:“二少爷,我这什么也都捞到就挨了一顿打,你可不能太过分。”

    周正站起来,笑眯眯的道:“别害怕,不打你,咱们合伙做生意。”

    神医一怔,道:“做什么生意?”

    周正神色充满向往,道“卖药,很多的药,薄利多销。”

    神医不信,道:“京城多的是老字号,赚不到什么钱。”

    周正背起手,豪气万丈的道:“那是他们不懂营销,我们的口号是:感冒发烧,家中必备!”

    神医眨了眨眼,感觉这二少爷开始发病,说胡话了,挪着脚步想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