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王牌大高手 > 第0525章 撒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钟先生离开了之后,司徒境深深的看了林坏一眼,说道:“看起来有些人要比我对你更看好呢,好好养伤吧,希望在未来的精英赛上能够看到你。”

    “一定的。”

    司徒境带着司徒敏走了,在出了病房之后,司徒境说道:“这个林坏,你可以经常接触接触。”

    “哦。”司徒敏笑道,“人是挺好的。”

    “不单单人好,未来的潜力不可限量。”司徒境感慨道,“无论是他的天赋还是他背后到底站着什么人,想一想就感到让人感到震惊。不过我们还是先走吧,这一次的比武大会,我特意带你前来过过眼,就是为了让你能够从中有所领悟。”

    司徒敏说道:“我这一次确实是从中感受到许多东西。”

    “那就好,这次回去以后,你全都给我好好的练习练习,争取能够将学到的东西给融合进去。”

    司徒父女俩走了,东云芽衣说道:“我也要早日突破到化劲。”

    “我们一起努力。”林坏笑着说道,“三个月之内,有信心么?”

    东云芽衣说道:“有。”

    实际上无论林坏还是东云芽衣都知道这个有多困难,不过人只有真正的自信,才能够提升自己。

    尸王,他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高处的化劲巅峰级别的存在,而且不单单如此,这个尸王要比大多数的武者想象中都更可怕,也更难缠。

    北方某城市的乱石岗上,尸王一步一步走了上去,一身紫色长袍的男人背对着站在石岗之上,天色近黄昏,空气仿佛都阴沉的厉害,随时都会下雨,尸王没有抱怨,一步步走到了紫色长袍男人的下方,然后停了下来,佝偻着身体,说道:“这一次我们败了。”

    紫色长袍的男人的身上画着魔神撒旦,撒旦的面孔仿佛在这个时候为之扭曲了,当然,这更像是一种错觉,却让人心惊胆战。

    见到紫色长袍男人没有说话,尸王叹了口气,道:“一个叫做林坏的年轻人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林坏?”紫色长袍的男人的声音如同雷霆,让整个地面都为之颤动,“我讨厌姓林的。”

    “可是天下姓林的有很多,杀不尽的。”尸王说道,“按照赌约,我们未来的几年都不可以染指吉省地盘了。”

    长袍男人语气阴沉道:“神是要遵循赌约的,神说出的约定,那就是神谕。不过,我们没有保证不会染指黑省。”

    “黑省是将军的地盘。”尸王急忙道,“将军是华夏的十大化劲,可不是很好对付,我们已经屡次三番的栽在将军的手里了。”

    长袍男人问道:“你也不是将军的对手?”

    “单打独斗的话,我不会是他对手,在化劲当中,他算是金字塔最顶尖的了。”尸王阴测测的道,“不过我若是想杀他,却也未必完全没有可能,我可从来都不是以单打独斗取胜的。”

    “是啊,你是尸王,同级别的顶尖强者死在你手里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尸王阴测测的道:“不过若非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想与这个将军一战,这个将军很危险。”

    “嗯,但是这件事情我还必须就交给你了,吉省是从你的手里给丢出去的,这一次我要让你想个办法,我们既然动不了吉省,那就想办法动一动黑省试试。”

    尸王说道:“黑省是将军的地盘,而且早就已经被他给统一,可没混乱当中的吉省这么好控制。”

    长袍男人说道:“换一句话说,若是黑省落入我们的掌控之中,将军栽倒了,那么整个东北三省也就早晚全部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尸王想了一下,轻轻一叹,道:“我会想个办法的。”

    说完之后,尸王转过头,开始一步步的向着乱石岗的下方走去,等到他走远了之后,乱石岗上的男人转过身来,他的脸上戴着一副面具,面具上面是五角星形状的,中间是一个非人非兽的恶鬼,面具上还带着两个犄角,这个形象就是传说之中的魔神撒旦。

    他的眼神的黑眼仁很黑很黑,黑的甚至如同墨汁一般,让人感到有些可怕,身上还带着一种极其诡异的气场。

    等到尸王的身影彻底消失,面具男人从上面一步一步走下来,他走下来的时候,乱石岗一阵颤抖,他一步步走到了下方,最后一步步离去,等到他的背影彻底的消失了以后,乱石岗忽然之间轰然倒塌!

    而此时在病房里休养的林坏可不知道这一幕,他在病房里面休养了几天,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东云芽衣几乎和他寸步不离,虽然说他现在认了东云芽衣做姐姐,可是东云芽衣却还是将他当成自己主人一样的对待。

    而刀子在这几天也终于算是大伤痊愈了,当然,如果说痊愈也有点夸张,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肩膀直接破碎,换做其他人恐怕一百天都未必能好,他最起码也要休养两个月才能够做到恢复正常,不过暂时肩膀先打着石膏,暂时先给包扎起来,在地上走动还是没什么问题。

    所以林坏、刀子、东云芽衣三人也就准备走了。

    路上由东云芽衣来开车,林坏和刀子坐在后面,林坏看着刀子被吊起来的手臂,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咱们算是损伤惨重了。”

    “不过终究还是赢了。”刀子冷冷说道。

    “是啊。”林坏道,“能够以北方力量而赢下来这一场决斗,其实很值得骄傲了。”

    对方拥有的势力和地盘更大,能够精挑细选的范围也更广,这一点林坏也是明白的。

    刀子说道:“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我打算去你家里。”

    “哦,我去家里?”林坏想了一下,说道,“也好,反正你现在的伤势还没痊愈,暂时也要休养,不如去我家里休养,顺便能够多和我大师傅好好请教请教。”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刀子说道。

    轿车距离高速公路已经不算太远了,忽然之间前面一辆货车猛地横了过来,停在了前面!

    PS:很抱歉,前几天受邀去杭州参加第二届网络文学周的活动了,时间非常紧张,其实也没睡好觉,更新的也非常不好,今天晚上刚刚算是到家,紧急码出来了这一章,明天开始好好的补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