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赵曙生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六十二章赵曙生病

    李老栓跳到车上,含着泪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哭!家没了,我们再修,钱没了,我们再挣!当年老汉我也是夔州逃散的官户,也是一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草野间挣命的人!”

    “只要人还在,就没有什么不可能!渭州新开了八千顷地,就等着大家去开种!官府配发了种子,禽畜苗,熬过这一年,这日子就有奔头!”

    冯里正也跳到了车上:“我是龙首村的里正老冯头,你们中可能有认得我的,以前老冯家什么埋汰样大家都清楚!”

    “今年不一样了!今年我家麦子都打了一万多斤!乡亲们放心,现在回家,只要听官府的,听商号的,我们都能过上好日子!”

    百姓的哭声渐渐小了,只剩下吸吸索索的喝汤声。

    西夏队伍里一个声音突然喊了起来:“我不走!宋朝官人答应过我的,我交了赎身钱的!”

    西夏军队里边一名指挥奔了出来,一鞭子抽到那人脸上,那人一声惨叫,伸手捂住额头,手里的包裹跌落到地上,里边竟然是几十贯蜀钞。

    指挥贪婪的眼神一闪而没,骂道:“你是夏人!是兀卒的精兵!家中父老还等着你回家放牧呢!”

    那人喊道:“牛羊才值几个钱?我在大宋挣的……啊——”

    却是指挥抽出刀来一刀将那人砍倒在地,然后恨恨地捡起那人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敢乱我军心,不忠不孝死有余辜!指不定就被宋人收买了!”

    然后对战俘们吼道:“看什么看?赶紧过关!”

    手下将数十张带血的蜀钞拾起来,交到指挥手里,谄笑道:“这帮子废物,还带着不少这个,指挥使,你看……”

    指挥使踢了尸体一脚:“回去后,严查所有人,看看可有夹带密信之类。临阵不战而降,说不得几个月下来,这帮软骨头就被宋人策反了。最近李文钊声势浩大,难说这里边就没有他的人,你懂的?”

    手下奸笑着点头。

    指挥使这才从蜀钞里抽出两张:“这个拿去,给兄弟们分分。直娘贼的还真肥……”

    两支队伍很快重新分开,各自离去,只留下那具尸体,在风雪中被渐渐掩埋。

    ……

    汴京,赵曙病情越发严重,然还在强撑病体料理事务。

    欧阳修奏报:“陛下,渭州换俘,已然完毕,大宋遣返夏人两千,夏国遣返大宋百姓五千人。”

    “然五千人中,泰半为妇孺老弱。”

    赵曙挥手制止:“终是我大宋子民,苏明润此谏,功德无量。对了,此次举馆阁,宰臣、参知政事举才行士可试馆职者各五人。如何没有他?”

    欧阳修说道:“苏明润的才识,召试馆阁自是首选,然老苏携妻仙逝,苏明润幼蒙恩养,虽然在五服之外,散衙之后,却也披麻服孝,以半年为期。”

    “陛下,西南夷新附,事务也多,如今只要他不上表请守孝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召他试馆阁啊……”

    赵曙也叹了口气:“罢了,此子还是年轻,终难为我所用啊……”

    说完不住咳嗽起来。

    韩琦待赵曙稍缓,上前奏道:“陛下,此次所举章???钋宄家韵露??耍?遣皇翘?嗔耍俊

    赵曙再次挥手:“既委公等举之,苟贤,岂患多也?宰执无需多虑。”

    因为赵曙病重,文彦博被重新召入京城,当任枢密使,此时奏报:“庆州蕃官都巡检使赵明,渭州囤安军都指挥苏烈,两人一蕃一夷,是否能授以刺史,还请陛下示下。”

    赵曙说道:“赵明守大顺城有功,苏烈更是军勋卓著,二林改土归流后,其籍贯如今与汉人无异,今年协助郭逵训练士卒,此番石门接济百姓,都有功劳。”

    “以后将士,只要是为大宋效力,朝廷就莫以外族待之,随轻重奖赏即可。”

    文彦博拱手道:“陛下圣明。”

    韩琦继续奏报:“此次与西夏的誓表,包括让其今后严戎边上酋长,各守封疆,不得点集人马,辄相侵犯。”

    “?延、环庆、泾原、秦凤等路一带的久系汉界熟户和顺汉西蕃,西夏不得更行劫掳,及逼胁归投。”

    “所有汉界不逞叛亡之人,亦不得更有招纳。苟渝此约,是为绝好。如顺服遵守,那么朝廷恩礼,自当一切如旧。”

    “陛下,群臣五次请上尊号,中枢拟定为体乾应历文武圣孝皇帝。不如趁如今夏人柔服,又即将来岁元会之机,许了吧。”

    其实论实质,此次外交争锋,别的都是虚的,关键还是正式以文件形式恢复了岁币。

    好在苏油搂草打兔子,换回了五千汉人俘虏,并且给夏人埋下一根反叛的钉子,不然更是空口白话,什么好处都没有。

    赵曙闭上眼,似乎非常不适:“朕有些累了,既然相公们都执意坚持,那……便依了你们的意思吧。”

    韩琦等人躬身:“臣等告退。”

    退出殿外,韩琦慢行了几步,等待赵顼。

    待得赵顼出来,韩琦与之缓慢同行,低声说道:“御史请立大王为太子,官家不喜,封了那道奏章。”

    赵顼忧形于色,问道:“奈何?”

    韩琦看着阶陛当中的云龙海水图案:“愿大王朝夕勿离左右。”

    赵顼说道:“做儿子的,照顾父亲,这是当然之理。”

    韩琦顿了一下,缓缓说道:“……非为此也。”

    赵顼顿时明白了,呆在了那里,而韩琦就跟说完一件常事一般,迈步而去。

    京郊校场,苏炽火正与李宪一起,观看两百囤安军士操演。

    一队士兵奔跑数步,抵达齐胸高的土墙,然后将手里的木柄瓷瓶狠狠地抛了出去。

    瓷瓶划过天空,砸在四十步外横七竖八立着靶子的软泥地上。

    苏炽火吹响哨子,下一队军士又奔跑上前,重复上一批军士的动作。

    李宪每次看到瓷瓶飞舞的情形,都不由得眼眶跳动。

    他在郑州观摩过这玩意儿的威力,当真是名副其实的震天雷!

    听闻洪江还制造出用弩炮发射的,然后还有埋地里拌发的大家伙,那威力更是难以想象。

    为了在汴京城中藏好这小小的队伍,东宫,四通商号,内藏库,御药局,花了好大的功夫。

    宗室之中也是良莠不齐,官家未立太子,那就任何人都有机会,大小而已。

    虢国公赵宗谔,当年家里有个厨子羊肉做得好,赵曙便命他给自己做了两盘。

    赵宗谔看到后,问起是怎么回事儿,厨子说是十三节度让做的。

    赵宗谔大怒,毁器覆肉,把厨子鞭挞了一顿。

    李宪冷冷的想着,如虢国公这种暴躁的小人,还算是好的。最怕的是彬彬君子温文尔雅的那种。

    上月公主出嫁,颖王皇后送亲,皇后在宫外留了一宿,总是有因的。

    这两百人,只是一个小小的保险措施,这样的措施还有很多。

    李宪冷冷地想到,一切手段,希望全都用不上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