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乐于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五十五章乐于县

    几个工人用长长的夹钳夹住半融化的钢条,送入滚轧机的轧轮之间。

    钢条通过不同轧轮之后,有的变成钢棒,有的变成钢片。

    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让苏油很满意。据四通商号统计,大宋如今全国钢铁产量不下五千万斤,其中川峡和陕西消耗量占三分之一,也就是一千五百万斤的规模,其中一千万斤,就出在这里!

    一个镇,产出大宋所需五分之一的铁料,说是钢铁之城,完全不为过。

    这里基本都是男人,很多人都有一个特点,除了头上裹着头巾,头发还在,手臂上,腿上的汗毛,脸上的胡须,眉毛,全都没有。

    一处处工坊里,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水力锻锤将尚处于红热状态的钢板打薄,切断,经过淬火,然后在砂轮上打磨,抛光,变成一柄柄刀条,剑条。

    一张张牛皮,被送入冲压机,冲成一个个椭圆形,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空洞。

    女工们熟练地将牛皮钱抹上滚烫的胶水,一枚枚穿在一起,送入压力机械压紧,变成筒状,放到一边用夹具夹着晾干。

    组装车间里也是女工为主,将刀条加上模具,敲上刀锷,护手,牛皮筒的握柄,金属柄头,钉上铆钉。

    打磨车间里,皮带轮呼呼转着,对刀具进行最后的加工,将刀柄打磨规整,抛光,一柄制式长刀或者长剑便制造成成品了。

    监工们在检查着产品质量,督促工人们将刀剑浸油,放入木匣,以干燥的稻草分隔开,然后打上生产日期,标记,送入库房。

    这里的管理方式,比大宋胄案更加严格,效率也更加高效,已经开始脱离半手工半机械化作坊模式,开始渐渐具备了一个个工厂的雏形。

    除了军器,还有农具,渭原上芟割牧草用的长柄大镰刀,就是这里的出产。

    二林刀剑的口碑,正在逐步传播开去。销路遍及大理,吐蕃,蜀中,西北……

    小高侯爷对这块实际控制权在宋人手里的飞地,态度上是明里不说暗中支持,因为钢铁产业他家也有不少的股份。

    这是一份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收益。

    更先进的技术,比如车床,铣床,仪器仪表的生产,苏油则放在了?Q州。

    这里毕竟是外国。

    苏赤尊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大军器豪商,一脸胡须变得雪白,不过脸色更加红润,见到苏油便一把拖入怀中,来了一个狠狠的拥抱:“哈哈哈,二林的大巫小孩终于长大了,怎么还是这么文弱?听说你在西北夷人那里,得了个智慧光明上师的称号?”

    苏油好不容易从老头袍子的猞猁皮毛里挣脱出来:“十年不见,大将军还是如此雄健威武。”

    苏元贞上前与老头见礼:“爷爷,我回来了。”

    苏赤尊大手扶着额头:“得,又多一个书生娃子,如今的二林娃子越来越不像二林娃子了,冬天里脸干净,夏天里手干净,这样的娃子还有什么娃子样儿?”

    苏油将石薇招呼过来:“伯伯,这是我刚娶的新妇,石薇。石薇,叫伯伯。”

    石薇对这粗豪的老人家印象很好,笑着打了招呼。

    苏赤尊看到石薇眼神一亮:“听阿弥来信说你武艺高强,险些将西夏国主都给剁了?好!这样的女娃是好女娃嘛!我二林部的女孩子,也是能盘马弯弓,舞刀弄剑的!”

    苏油更关心范先生:“伯父,范先生还好吧?”

    赤尊笑道:“还好,老范是越活越有仙气儿了,如今每日里调琴诵经,要不就监督娃子们进学,对了,等到了大祭殿,保准吓你一跳!”

    众人上了大船,一路沿着安宁河来到邛海,大理建昌府城守,如今也是二林部和江阳城重点笼络的对象,像宋国的官员更多过像大理的官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理与大宋在这一带的疆域本来就划分不明,建昌府这城池肯定是属于大理的,不过如今却在二林,江阳,渡口三地包围之中,处境变得非常古怪。

    好在如今大家好得穿一条裤子,小高相爷早就给二林部发了行牌,任由商队出入,城守的日子不是一般的滋润,也都知道财神爷是谁。

    队伍在这里换了好马,开始上山。

    建昌府到?Q州的大路正在修建当中,还未全程贯通,要去?Q州,还是得先去二林。

    不过到二林部核心,也就是如今的乐于县,?Q州防御司所在地,大路早就修好了。

    赤尊骑在高头大马上:“这是阿弥从渭州搞来的,拿船兜了好大的圈子,骑着是威风,就是只能跑大路,翻山去雅州眉山那是没戏。”

    道路虽然宽敞,但是弯来弯去,没办法,这条路还要负责将二林的锰矿运往渡口,坡度不能太大。

    路上运输非常的繁忙,见到至尊和苏油的仪仗,所有人都停下车马,汉人躬身施礼,夷人匍匐跪拜。

    仪仗过去,身后一般都会传来隐隐的欢呼。

    “我见到大巫了!跟家中画像上那小孩不一样!是个俊俏郎君!”

    “那是,大巫身边的小娘子,肯定就是我们乐于县的县君!”

    “赶紧赶紧,这趟货送完,我们就去祭殿朝觐,兴许还能见着!”

    “那到时候借张大哥这车,把两家老小也拉上!家里老人可是念叨得我耳朵都长茧子了,估摸着这次要再见不着,大巫几年后就得去汴京城了!”

    “对呀,还是老弟你想得周全……”

    ……

    从二林山谷中流出的溪水,沿着大路边的水沟潺潺而下,路边山上的松林里,已是积雪。

    远处层叠的山峰之上,雪线清晰,一座座雄伟的山脉,都如同戴着白色棉帽的巨人。

    有的山顶将白云撕扯得像一面旗子,如同雄壮坚守的仪仗兵,对这支队伍礼敬欢迎。

    石薇很少见到如此景象,不由得啧啧称奇。

    苏油逗弄着石薇鞍前穿着厚厚棉袍的木客:“回家了,高兴不?”

    木客指了指山上的松林,比划着手势。

    苏油笑了:“就知道吃,松果里边的松子早就爆走了,等到了二林部,请你吃面包。”

    又问石薇:“薇儿,冷不?”

    石薇摇头:“不冷,想不到阿弥姐姐的家乡景色如此壮丽雄浑,难怪能有那样的性格。”

    苏油说道:“我倒是对姐夫很好奇,能让阿弥百炼钢变绕指柔的男人;还能默默搞好家庭后勤,让爱妻在外行商带兵,建功立业的男人。这胸襟气度,不是我说,比当朝宰执也差不了多少。”

    苏赤尊对这女婿似乎也是非常满意:“你姐夫是范先生的学生,阿弥早年在外边闯荡,不知怎么的,有一年回来,一次就看对眼了,幸好也是高姓人家,没给我添麻烦。”

    “阿烈常年在外领军打战,阿弥做生意,元贞要进学,家里的一摊子,都是你姐夫操持。”

    “如果说老范如今是大半个神仙,你那姐夫就是小半个,见面你就知道了。”

    转过山口,空气中一下子带上了几丝暖意,二林部,如今的乐于县,到了。

    以前这里都是依附二林的小部族帐篷区,如今全部变成了泥砖房,房顶是平的,也是晒台,家家有一根木旗杆,上面飘着眉山生产的白绢。

    好些泥砖房墙上还画着漆画,是供奉神灵的壁画,不少身着皮裘的老人,倚着墙,就好像佛菩萨坐下的信徒,虔诚地转着经筒。

    苏元贞取出大巫的行杖,将骨串挂在杖头上,纵马来到苏油前方开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