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威猛的石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二十一章威猛的石薇

    丝毫没有停顿,长殳或刺,或砍,或砸,或挑,加上祁连骢魔幻般的走位,石薇手下竟然无一合之将。

    不过渭州乡勇迫近的刺激,反而让恐慌的夏军重新组织起来,在撤退中战斗,已经是他们玩习惯了的招数。

    石薇转眼冲入阵中,见到军中还竖立着大纛,跃马上前,娇喝一声“断!”

    狼纛的旗杆被长殳的剑刃一斩两段!

    大纛摇摇晃晃地跌入尘埃,就如同西夏人如今的士气。

    远处不明事态的西夏人,有马的,开始疯狂策马脱离本阵,往北奔逃。

    这也是他们的习惯战法,一击不中,千里远扬重新集结之后在回来打过。

    不过这一次,石薇不会给他们时间。

    浪讹移遇本是铁鹞子第二队队率,可如今已经失去了马匹,正组织步卒实施抵抗。

    见到青骢马一骑突进无人能当,浪讹移遇从一名士兵手里夺过长刀,冲到石薇身前挡住去路,狂喊道“来吧!”

    石薇面无表情,也无动作,马速带着长殳直刺而至。

    浪讹移遇“嗨”地一声喊,长刀劈下,却被剑锋底部的刺球挡住,接着剑尖毫无阻挡地刺进了他的胸膛。

    浪讹移遇喷血狂笑,丢掉长刀,双手一合,死命抓住刺球,任由其将自己的手背刺穿。

    石薇也不纠缠,轻轻说了一声“算条好汉。”松开了手。

    浪讹移遇带着长殳转了几个圈,跪倒在地,不甘心地看着祁连骢继续向他的兀卒追击而去,再无声息。

    自家首领如此悍勇,连续阵斩两名强壮的队率,身后五千乡勇骑军顿时备受鼓舞,挺着刺枪高呼“杀!”

    如林的刺枪放平,西夏人魂飞魄散,骑军丢下步军饱受屠戮,飞快地往北而逃。

    石薇抽出腰间骑刀,转眼追上骑军后队,一言不发开始砍杀。

    这一追就是五六十里,石薇马快,一直冲在前头,只剩下几个小子骑的都是苏油的好马,还在身后坠着。

    再往后,才是数千骑兵狂呼追赶。

    梁屹多埋正簇拥着谅祚奔逃,一转眼,那要命的小妞竟然追近到身后不远了,吓得大喊起来“细赏者埋!理奴!截住她,快截住她!”

    谅祚身侧两骑默不作声地勒转马头,动作熟练而流畅,一人手持长枪,一人手持铜锤,向身后迎了回去。

    却听见“啪”“啪”两声脆响,谅祚被惊得转头,就见到自己的两名铁鹞子队率正自从马上跌落尘埃,而青骢马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几乎已经能见到它鼻孔中喷出的热气。

    “天亡我也!”谅祚惨呼一声,却听见身边梁屹多埋惊喜的声音“兀卒,援军,援军!”

    前方一面狼纛高高立起,盾兵在前,弩兵在后,两侧是严整的蕃人轻骑。

    梁屹多埋惊喜地喊道“家先生!是家先生的人马来接应了!”

    然而身侧的照夜白突然一个减速,紧跟着开始转身。

    谅祚疯狂拉动缰绳,想将照夜白马头拨转,哪知道照夜白同样疯狂地甩着脑袋,企图挣脱谅祚的控制。

    抬眼中,就见少女口中衔着一个铜哨一样的东西,在青骢马巨大马蹄翻溅起来的泥土中,一脸仇恨地向自己悄无声息地逼近。

    今天的种种遭遇,让谅祚如同陷入了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连自己的爱马都背叛了自己,这不是天意天罚,还能是什么?

    谅祚心如死灰,撒手松开了缰绳,闭目等死。

    突然腰间一紧,整个身子飞了起来,接着发现自己已经伏身到了一名骑士的身前。

    骑士拨马转回,谅祚就听见一个稳定而沉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家梁来迟,吾主休惊。”

    谅祚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懈,一下子就昏迷了过去。

    ……

    谅祚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在一片没有树叶的林子中游走,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

    接着,树木的枝干变成了一条条火蛇,向自己缠绕下来。

    以往轻捷灵活的照夜白,却突然变得笨拙而蹒跚,让自己险象环生。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座草坪,只要奔上草坪,自己就得救了。

    草坪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少女,身材婀娜,容貌姣好,让自己失神。

    少女看着他,微微一笑,伸出手勾了勾手指,让自己跟她走。

    自己赶紧拍马跟上,照夜白刚踏上草坪,草坪却消失了,下方竟然是烈焰深渊。

    在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中,谅祚感觉自己在飞速下坠。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从帐篷里传出,惊动了所有人。

    “兀卒,你醒了?”梁屹多埋惊喜的喊道“兀卒,你终于醒了!”

    “我在哪儿?”谅祚满头冷汗“屹多埋,家先生呢?”

    梁屹多埋赶紧给谅祚擦汗“家先生在布置军务,接应残军,我们如今已经过了石门峡,宋军不敢过来,已经回军了。”

    谅祚一把打掉梁屹多埋手里的毛巾“赶快,将家先生叫来,我要立即见他!”

    ……

    石薇看着前方两百步外的军容齐整的军队,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小油哥哥,我没能为你报仇……”

    伸手抹去眼泪,石薇已经下了决心,这就回去准备,接着潜入西夏,找机会刺杀此僚!

    大咧咧地拨马而回,身前身后还有不少西夏残军,见到她就远远拨马跑开。

    一个孤身少女,竟然让血勇刚烈的西夏骑军心胆俱丧,无一骑敢上前接敌。

    骑了一阵,石?小鼠阿囤元贞等人才迎了上来,将石薇围在中间,成警戒队形向南而去。

    没人敢说话,小姑奶奶今天这次发威,不光吓住了敌人,连自己人都吓坏了。

    前方出现了一支身穿红色战袍的部队。

    宋承火德,火德尚赤。这是宋军正军的服色,镇戎军的前哨。

    很快,一名儒雅的宋将来到众小身前“镇戎军知军种诂,参见石小娘子。”

    石薇压根没兴趣搭理他,任由祁连骢带着自己向前走。

    种诂继续参拜“石娘子大展神威,果然不愧武烈王之后,巾帼无让须眉。”

    石薇停下马,眼神空洞“你到底想说什么?”

    种诂拱手道“如小娘子不弃,种诂想请小娘子先去军中休息,战场还为料理干净,我怕小娘子有了闪失,我没法向探花郎交代。”

    石薇眼神空洞“交代,交代什么?小油哥哥都没了……”

    “啊?”种诂大惊失色“什么时候?”

    一转念“等等,小娘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石薇说道“西夏那个大坏蛋国主,把小油哥哥烧死了……”

    种诂一下子伸手带住祁连骢的缰绳,正色说道“石小娘子,你怕是误会了,那货……啊那火,我说那火,那火应该是你小油哥哥放的,是他把西夏人烧死了,不是西夏人把他烧死了!”

    “啊?”石薇眼里一下子充满了喜悦“真的?!”

    种诂有些无语“听闻小娘子与探花郎自幼青梅竹马,你家小油哥哥什么本事还不了解吗?那个比城头还高的大火球,西夏人施展得出来?放心吧。”

    石薇还有些不信“那他怎么不出来见我们?”

    “这个……他多半自己被自己放的火困在了城里……”

    “那作战怎么办?”

    “呃……之前太守任命我全权负责渭州方面指挥……”

    “嗯,这倒是很像小油哥哥的风格,谢谢将军,那我们回去了。”

    种诂赶紧拦住“别别别……石小娘子,如今西夏大军已经被你们冲乱,在方圆近百里内放了羊,万一冲撞了小娘子,那就是罪过了,不如去我军中……”

    石薇微微一笑“不用了,我们有自己的部队,我也有军职在身,自然是同部下们在一起。”

    远远又是百骑过来,枣木柄上细长的条状枪尖非常怪异,石薇笑道“看,他们来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