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叛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八十七章叛逃

    嵬名浪遇担忧的确是另外一件事情“那群无赖少年可去窥视过萧关?”

    梁格嵬连连摇头“没有,守将已经被拷问得没人样子了,也咬死那几个少年就在宫外香木林里住下,每日里饮酒斗剑,射箭骑马,高歌作乐。”

    “那为首的年轻人气度不凡,穿着华贵。几个随从,料理饮食异常精致。”

    “除了吟诗作赋,骑术,相马,弓箭,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因此守将信之不移,真当他当成了景洵之子。”

    嵬名浪遇说道“难道他们也会蕃语?”

    梁格嵬点头“真会,其中好一大一小,蕃语说得地道,问了与之接触的军士,都说带着祖音,是大庙里的红衣大和尚们的那种。不是贵人之子,带不了这种口音。”

    嵬名浪遇皱着眉头“这就奇了,这几个无赖,难道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梁格嵬说道“好在主力随皇叔去了萧关演练,没有暴露我们的意图。”

    嵬名浪遇说道“渭州苏明润,大宋朝的探花,诸多事情让我看不太明白,也不知道是真不懂形势还是故意为之。要是故意,那所谋不小。听说你在渭州,发展了眼线?”

    梁格嵬脸一红“皇叔见笑了,我……我那就是顺便发点小财……”

    嵬名浪遇一摆手“也算是歪打正着,好歹能试探些虚实,说说那边的情形。”

    梁格嵬见老将军不是要追究他走私的事情,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如今渭州开榷市,引诱六谷部蕃人倾向他们,六谷部蕃落中也有亲近我们的,因此便整理了一批牛马,青盐,冒充蕃人去了一趟榷市。具体情况嘛,得等他们回来才知道。”

    嵬名浪遇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有手下来报“皇叔,监军,梁总管回来了,商队途中遇袭,总管受了伤!”

    梁格嵬大惊“屹多埋伤得可重?”

    嵬名浪遇站起身来“走,看看去!”

    ……

    来到梁屹多埋所在的军帐,壮汉正在给他换药。

    嵬名浪遇闻着帐篷里的味道“屹多埋,纵然受伤,军中不得饮酒。”

    梁屹多埋忍痛拱手“参见都统军,参见叔父,孩儿没有饮酒,这是……伤药。”

    梁格嵬问道“这位是谁?”

    嵬名浪遇说道“小的这次去渭州榷市,所得丰厚,然而不知道是哪里走了消息,遇到李文钊。”

    梁格嵬大惊“李文钊?此人素来谋定而后动,贤侄是如何得脱?”

    梁屹多埋笑了,接着又被在伤口上涂抹酒精,痛得呲牙咧嘴“得多亏了新结识的这位好汉,他箭术精绝,挡住了集骨溪蕃人的冲锋,侄儿这才有命回来。”

    嵬名浪遇说道“屹多埋,要是还能坚持,细说一下经过。”

    正在敷药的汉子接口道“郎君这伤处理及时,已经没有大碍了,我一边敷药,你一边与这位老将军禀报吧。”

    梁屹多埋这才将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报了,最后招手让下人送上一口箱子“这次虽然风险够大,但是利益却也丰厚,尤其榷得不少的好酒。皇叔,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永春露,聊表敬意。”

    那汉子皱了皱眉头“郎君,这么大的风险,才弄来百十来斤好酒,与其白白喝掉,何不处理成伤药救治将士性命?”

    梁屹多埋顿时有些尴尬,倒是嵬名浪遇说道“言之有理,你叫什么名字,何方人士?”

    梁屹多埋说道“他叫家梁,说是蜀中人士,曾在西军呆过。”

    大汉跪倒“不敢欺瞒贵人,在下一路对郎君没有说实话。在下巢谷,乃蜀中眉山人士,就是那宋朝渭州小知州的同乡!”

    帐内众人都是神色古怪,梁格嵬“唰”地一声拔出腰中长剑,架到巢谷的脖子上“你是奸细!”

    巢谷淡然道“要是奸细,我还会自暴身份吗?实在是那苏明润阴魂不散,如跗骨之蛆,让小人无路可走。听闻大王招诱熟户,因此特来投奔的。”

    梁格嵬冷笑道“嫌疑之身,一刀杀了岂不是方便?”

    梁屹多埋不忿喊道“叔叔!壮士救了我,还有诸多步跋子的性命!你问问他们答不答应?!”

    巢谷淡淡地说道“小人熟知渭州虚实,延边形势。最重要的,是知道苏明润那些套路,于将军大有用处!”

    “如今兀卒正招诱延边熟户,需要的正是恩信,岂可杀特意投奔之人?将军不必诳我。”

    嵬名浪遇抬手“格嵬,先将刀收起来。”

    说完对巢谷说道“你说那苏明润阴魂不散,是什么意思?”

    巢谷说道“小人原本是眉山书院龙昌期龙老门下,他苏明润仗着自己江卿世家,开蒙比小人早几年,甚得龙昌期宠爱,整日挑弄是非。”

    “小人是农人出身,自是被他看不起,被他联合着学宫里的江卿子弟,成日拿我们农家子弟取乐。”

    “恩师受他蒙蔽,每每不公,最后竟然将我逐出门墙!”

    “如此还则罢了,他却还假惺惺地装作好人,送我盘缠,宝刀,让我投奔西军效力。”

    “后来我才知道,他如此做,实在是心存恶毒,断了我的文科之途!”

    嵬名浪遇问道“此事你是如何得知?”

    巢谷愤恨地说道“我投到西军忠州节度使韩存宝麾下,数年下来,倒是立了不少战功,做得军头。后来我随韩节度征讨彭仕羲,路过蜀中,才知道当年他的险恶用心!”

    “我被他们摆布,仅仅是纨绔们的一场赌博!”

    “当年苏明润和几个纨绔打赌,说是可以玩弄我于股掌之上,还要让我感恩戴德!”

    “可恨我被欺瞒了那么些年,竟然真的如他所言,对他感激涕零,还写过几封信给他表示感谢。”

    “苏明润拿着我的信,当做笑话在学宫宣扬,让我沦为整个眉州城的笑柄!”

    “这帮子江卿世家,混没有把我当人看过!”

    梁屹多埋本身就是纨绔,少年时抢民女,当恶霸,和纨绔们在一起狂嫖滥赌这些事是做熟了的,闻言不由得摸着下巴“有点意思,要说会玩还是大宋人……”

    嵬名浪遇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梁屹多埋“韩存宝,那是老对手了,听说他栽在了南边?”

    巢谷不由得恨恨地说道“这就是新仇旧恨!”

    梁格嵬说道“说来听听。”

    巢谷说道“征讨彭仕羲,韩节度使为前锋,囤安军为后卫。”

    “囤安军是二林部的羁縻军,和眉山江卿一起倒卖盐茶绸酒,一直打得火热。为了让囤安军出头,他们一起陷害了韩将军!”

    “我们在前边血战了半月,矢尽粮绝,最后不得已退了下来。然后囤安军姗姗来迟,捡了个大便宜!”

    “可怜韩将军百口莫辩,被下了牢狱,事发之前,托我将一生积蓄的数百两银子,送去与他的妻儿。”

    “小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其后便成了通缉要贩,只好潜伏草莽,以私盐为业。直到仁宗大行,大赦天下,才得以重建天日。”

    “可是天道不公!等我出来,他苏明润已然高中探花!”

    “大宋重文轻武,一个少年文魁,一个军中逃犯,身份地位,那是天差地别。”

    “眉州人皆以苏明润为荣,可怜小人,如今却是连家乡都回不得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