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说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八章说情

    “为什么会比我们高?因为大宋流往西夏的物资,以铜钱和绢帛图书为主,而西夏流入中国的物资,以青盐为主。”

    “流入大宋的利益,全部被商人获取,这些商人,不会将其所得的利润,用于陕西的建设。”

    “仁宗朝间,严厉打击,不许宁夏盐入境,结果导致走私猖獗。”

    “不但青盐没有被禁绝,还导致西夏利归王室,用于穷兵黩武;而大宋利归商贾羌人,用于安逸享乐。这才是妥妥的资敌。”

    “但是如果将贸易控制在我们手里,事情就转变成了另一种性质——我们用之精练士卒,改善交通,建立寨堡,笼络蕃人;用之建造水泥工坊,铁厂,铸锻工坊。只要我们使用交换得来的物资,利用率比对方高,我们就取得了经济对抗的胜利。”

    “大质久在关中,应该知道横渠先生‘气无生灭,理可穷究’的理论。”

    “这个理论放到经济领域,便可以理解为经济物资财币,它的流动,就如同气的流动,是人力不能阻挡的,即使勉强阻挡,也是会出问题的。”

    “我们要做的,只能是参与其中,找出流动的规律,因而获得利益。我们要使其在西夏散,散则无形;使其在大宋聚,聚则有力。”

    “细究其理,还是能找到应对之法的。比如行蜀钞,代铜币,就是其中一项举措。”

    “再比如改进制盐工艺,同样可以得到品质不弱于青盐的雪盐。”

    “比如出口西夏的货品中,我们以丝绸,茶叶,精瓷,美酒,佛经,以及种种精巧工艺品为主。”

    “而进口的物资中,牛羊,马匹为主。青盐也行,不过我们不用铜钱支付,只可以用它换购我们的商品。”

    ““我们要做的,是在打击走私的同时,鼓励榷市。”

    “我们不是要完全断绝和西夏的经济关系,而是要使这种经济关系变得有序,变得能为大宋可控,变得于我有利。”

    “和周围蕃人形成经济共同体,大家共同繁荣,他们自然便会倒向大宋这边——因为届时维护大宋的利益,就是维护他们的利益。所以我不在乎他们拿了琉璃镜去西夏,到底能卖多高的价钱,我只挣自己合理那份。收足赋税。”

    “有了条件,我们还要培育自己的良种,拥有自己的马场,牧场。军事物资是国家存亡的命脉,我们必须能够自给自足才行。”

    屏风后面转出一位老者,哈哈大笑:“妙哉此论,这才是中庸之道。”

    苏油拱手:“未知这位是……”

    那老者说道:“老夫陕西都转运副使蔡挺,明润刚才所言,薛公知道,定要引为知己。”

    苏油连忙赔礼:“我已给转运司去信,言明这几日开播在即,待忙过这一阵再去听薛公调遣,实在是失礼了。对了……”

    说完拱手:“薛公一定知到泾原上这条渠叫啥。”

    种诂只看了一眼便说道:“这是泾水渠。前秦建元十三年,苻坚以关中水旱不时,议依秦汉郑国、白公故事,发其王侯以下及豪望富室僮隶三万人,开泾水上源,凿山起堤,通渠引渎,以溉冈卤之地,及春而成,百姓赖其利。”

    苏油打开地图,红着脸用馒头擦去地图上面的郑国二字,重新写上泾水两个字,厚颜无耻地没话找话:“两位看,这铅笔就是好。”

    种诂和蔡挺笑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苏油讪讪地将地图交给蔡挺:“这几天勘定了渠首,准备用两月之期,从渠首上游位置,另造一段新渠,引泾河之水,重开泾水渠,恢复泾原天府之国的称号。这份地图,烦请副使交于薛公。”

    蔡挺感慨道:“不料探花郎不仅文章义理出众,实务也是精通,真是难得。”

    苏油笑道:“胄案杂务,夔州边野,的确是挺锻炼人的,不过这关注放到外头,里边还是夹生的,连渠名都没弄清楚。”

    蔡挺笑道:“大事抓好,小毛病无所谓。不过怕是你家大苏,要抱怨你文思闭塞,难有佳作了吧?”

    苏油摆手:“侄儿还敢管他幺叔不成?我不去信责他料民不精心就不错了!”

    蔡挺哈哈大笑:“哎哟!大苏那把胡子养得漂亮,我是真忘了你才是长辈!”

    几人笑过,蔡挺才说道:“明润治才我是见识了,不过老夫与薛公有所分工,主管乃是军事。明润,你打发刘参军去修囤安寨,到底是何用意啊?”

    苏油看了种诂一眼:“无他,只是查看地图之后,发觉镇戎军军势过于单薄了,因此决定在镇戎军西侧别立一寨,与镇戎军夹陇关而对,成犄角之势,巩固渭州城北方外围。”

    种诂叹气道:“明润,你的想法是好的,那地方如果能够立寨,自然是上上之选。”

    “但是明润你是西南出来的,不明西北地理啊,你选的那地方,有个巨大的缺陷。”

    苏油问道:“有何缺陷?”

    种诂说道:“没有水源啊!一旦被围,三日自乱,明润你考虑过吗?”

    苏油笑道:“这个不用担心,那里地处六盘山东麓,六盘山全是森林,地下水丰富得很。”

    种诂惊道:“凿井?那得打穿石层!”

    苏油拱手道:“此事自有先例,当年令考仲平公开清涧城,不也是如此吗?”

    这是引用种诂父亲种世衡的典故了。

    当时西部边地用兵,守备不足。种世衡查看了地势后,建议利用延州东北二百里的故宽州城,重新恢复当年被废弃的城垒,用来抵挡西夏的锋锐。

    此城一成,右可稳固延安的形势,左可致河东的粟米,向北可图取银、夏两州的旧地。

    朝廷同意了此项建议,并命他负责这项工程。

    种世衡一边和西夏人战斗,一边修筑城防,但因地险没有水源,所有人都认为那里不能成功。

    种世衡命工匠凿井,终于得到泉水。城筑成后,即命名为青涧城,成为宋朝防守西夏,护卫延安的重要营寨。

    种诂拱手道:“清涧城的建成,家父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明润你能有我清楚?”

    “当时凿地到一百五十尺,才碰到了石层,石工都认为石头不可能凿穿,是父亲下令,一畚碎石付酬百钱,才终于得到泉水。如今渭州哪里还有那个财力?此事大不易为啊……”

    苏油笑道:“不易为,却不是不可为。”

    种诂说道:“那刘参军,是西军老将,当年随父亲征战,父亲怜他年老,给他谋了司法参军的差事,算是养老。”

    “明润,军中汉子,秉性糙直,或许言语间有所得罪,我替他告罪,你就免了他这桩差事吧。”

    苏油问道:“哦?你也认为我这是在处罚他?”

    种诂苦笑道:“难道不是?”

    苏油笑道:“你都如此认为,那就没毛病了,我可是知道刘参军的背景后,才特意派他去筑城的。”

    这下蔡挺都来兴趣了:“却是为何?”

    苏油拱手道:“副使,大质,我初来渭州,就见军备松弛,蕃汉各色人等,进出随意。”

    “可以想见,这渭州城防,早就漏得跟一个筛子一样,因此渭州城的官员,我能够完全信任的,除了通判蔡持正,还真就只有老刘了。”

    说完嘿嘿贼笑道:“当然,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家,能让敌方的情报出一些差缪,我也是无所谓演一出戏的,正好和我们在镇戎军演的那场串联起来了,这玩意儿有个名目,该叫——连续剧。”

    蔡挺“噗”地一口茶水喷出老远:“得,都说苏明润仁性天生,老夫以为定然是迂执之辈,亏得大质还拉我来说和,看来这将相和是看不成了,我就接着演我的昏迈老头吧。”

    种诂顿时有些惺惺相惜,这娃也是家传的老奸巨猾,偏偏在外顶着个“小隐君”的名头。

    如今不免对苏油有些佩服,原来文官队伍里,也有老子这等猥琐……啊不,这等明白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