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冲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三十八章冲突

    石薇,张麒,苏小妹,苏油,也在人丛之中看热闹。

    辽国大使耶律仁先,是平定重元之乱的大功臣,如今头顶金冠,金冠后檐又尖又长,如同一张铺开的荷叶,身上穿着紫色窄袍,腰系金蹀躞。

    副使马世良则腰裹金带,身上服装一如汉服,站立在一边。

    一名宋人伴当将弩踏开,舞旋搭箭,交给耶律仁先。

    耶律仁先端起弩来瞄准,宋人伴当在旁边指点了两句,耶律仁先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扣动牙机,啪的一声,弩矢飞了出去。

    对面五十步外,有旗手躲在木头掩体里,这时出来,去箭垛上看了,然后从边上旗子架上取下红旗,摇动起来。

    马世良笑道:“大使箭法精熟,这是正中红心啊。银鞍非大使莫属。”

    箭靶有三个颜色,中心是红心,然后外面是一个黄圈,再外面是一个白圈。此次射击的奖品,有闹装、衣着、金银器物,最昂贵的,是一套银饰马具。

    耶律仁先笑道:“这东西,耗力而短程,扣发上弦,比雕弓慢了三倍不止。我们大辽每年射猎大典,连太后都能猎虎擒熊。所以这个嘛,农人玩玩倒是不错。”

    周围看热闹的宋人都不觉有些丧气。

    石薇在人丛中扯了扯苏油的袖子:“小油哥哥,那辽人说得有些道理,弩的确比弓慢。”

    苏油朗声说道:“是,但是弓兵要练成,需要大量的训练,两三年才可以成为合格士兵。而弩手却只需要区区四个月。因此这是综合成本的问题。至于其余的劣势,可以想办法补足。”

    “比如鹤胫弩,解决射程问题;比如三段射,解决上弦慢的问题。我大宋军队有人数优势,但是没有军力优势,原因很多,单兵素质较差算是一条。”

    “但是反过来说,就是三国之中,我大宋的单兵素质,最有潜力可挖。用弩,是如今大宋的最好选择,但不一定是大宋永远的选择。”

    这话说得非常在理,周围的宋人都觉得小郎君看问题非常全面,那辽人的诋毁全无道理,不由得都欢呼鼓掌起来。

    耶律仁先身边一个使节,头戴金冠、身着绯窄袍、金蹀躞、吊敦背。不以为然道:“宋人惯会大言炎炎。这玩意儿不行就是不行,取我的弓来!”

    从人递上雕弓,那人唰唰唰连发三箭,箭箭中靶。

    耶律仁先见有人自动跳了出来,微微一笑:“吴贵使的箭法,即便去参加契丹春猎大典,想来也是不差的。”

    吴综是西夏大使,闻言笑道:“西夏同契丹一样,以游猎立国,最重弓马。弩嘛,这种场合玩玩,沙场之上,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就听一个声音说道:“是吗?本使却不这么认为。”

    两人看去,却是身穿儒衫,头戴莲花冠的高智升。

    高智升对两人鞠躬:“以弓马立国可以,但是想靠弓马治国,就有些那什么了。说白了,国家没有实力养活自己的国民,这本身就是当政的失策。”

    说完对阿囤弥说道:“在藜将军,我们也玩玩?”

    阿囤弥笑道:“这个弩我可玩不惯。”

    高智升说道:“那就玩我们西南的吧。”

    很快,三把鹤胫弩摆在了桌上。

    阿囤弥说道:“明润,过来搭把手!”

    高智升笑道:“明润快过来,你姐姐要表演神箭了。”

    苏油上前,和高智升两人各自站在了阿囤弥的两边。

    高智升对耶律仁先和吴综说道:“两位大使说弩有缺陷,的确,弩善守而不善攻,这是它的缺陷。不过说它在沙场上没用,却又是偏颇了。”

    阿囤弥早都被西夏人和契丹人的胡说八道气坏了,说道:“少废话!上弩!”

    高智升哈哈一笑,将鹤胫弩上弦挂箭。

    另一边苏油也开始如此操作。

    阿囤弥一扣扳机,短矢几乎以一条直线飞出,正中红心。

    周围人群爆发出一声好,接着就见阿囤弥将弩放下,拿起了桌上的第二八鹤胫弩。

    三人形成配合,高智升和苏油只负责上弦,阿囤弥负责发弩,三亭短矢“嗖”“嗖”“嗖”地飞出,很快打出了节奏。

    这个速度,一点不亚于开弓,而且持续性比开弓强多了。

    一盏茶的功夫,前方箭垛上密密麻麻扎满了箭羽,阿囤弥是高手,愣是没有一箭偏出红心。

    人群中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苏小妹开始带节奏,然后人群开始整齐数数:“……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好——”

    鹤胫弩一个单位配矢十五支,三个单位四十五箭射完,时间过去不过数分钟。

    苏油对围观人群高声说道:“一般认为,弓强于弩,那是因为弓手长期练习的关系。”

    “比如西夏和契丹的骑士,六岁开始玩弓习射,到十六岁成为合格的弓手,中间经过了十年的时间。”

    “刚刚的表演,只是为了证明,如果我大宋弩手,能多一些时间练习,一样能够玩出花儿来。”

    “弓手能连射十箭就是武艺娴熟;能连射十五箭,就是天赋异禀军中精英;能在刚刚那么短时间里射出那么多箭,便是养由基复生,薛仁贵再世,也断然做不到。”

    “所以大家无需高看别人而瞧低自己。猎虎擒熊,那是人家田地少,林子多的关系。”

    “我倒是也想打老虎,可汴京周圆数百里,除了桑果园就是麦黍田,这也得有老虎给我们打不是?”

    围观的汴京老乡们笑得前仰后合。

    “小郎君说得是!别说老虎,兔子野鸡都是稀罕物!”

    “以前养猪还散养,现在都进圈了!”

    “是是是,俺们大宋太差了,汴京城周围啥都没有,可不就只得立几个靶子射着过瘾吗?哈哈哈哈太惭愧了……”

    “还是人家厉害,太后都上阵射猎了,这怕不是野人里住山里哟……”

    首都人民贫嘴起来,那是能够把人气得飞起来的。

    吴综怒道:“小子!你什么人?!敢在此搅局?!”

    苏油拱手道:“贵使言重了,是大理小侯爷让我出来的。刚刚那番话哪里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贵使指正。”

    吴综冷笑道:“等我家少帝提兵秣马,兴师问罪的时候,黄口小儿便道哪里不对了!”

    苏油立马中断礼节,冷笑不已:“少帝?西夏受大宋册封,不过一王爵而已,契丹大使,这西夏谅祚的少帝之称,难道是贵国国主册封的?”

    耶律仁先微笑摇头,能见到宋人与西夏人起冲突,他当然要捧场:“我朝国主,倒是没有跟我说起过。”

    苏油两手一摊:“所以喽,一个小王倒是勉强称得,少帝这称呼,何从而来?”

    吴综怒不可遏,举弓取箭,便要朝苏油射去。

    人群惊呼之中,就听吴综一声惨呼,旁边的宋人伴当举手相格,接着一拌一踢,将吴综摔翻在地,扭住他的胳膊,死死按在地上。

    吴综号呼不已,周围西夏武士们抽刀想要救人,阿囤弥和高智升一按腰间绷簧,两柄短剑弹出,将苏油护住。

    眼见一场冲突就要发生,场外维持秩序的军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双方隔离开来。

    南御苑射箭比赛闹出了外交事件,这事情很快惊动了开封府,接着惊动了朝廷。

    赵曙和曹太后今天正在五岳观迎祥池与群臣宴会,结果司马光和吕诲提前开工,在赏宴上便弹劾鸿胪寺西夏引伴高宜。

    此次西夏使者从延州过来的,高宜是负责接待的官员,与西夏使者起了冲突,因此被知谏院司马光弹劾。

    司马光身上都还穿着吉服,头上戴着簪花球头大帽,身穿红锦团答戏狮子衫,金镀天王腰带,腰带上还有数重骨朵。

    但是再喜气洋洋的服装也挡不住知谏院的一身寒气:“陛下,西夏使节吴综,乃夏国贺登极进奉人。事关朝廷体面,纵然为人粗鄙,亦当优抚宽容之。陛下初即位,当以静为主,不要抵触远人,难免徒生事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