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铁门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二十九章铁门关

    小七哥哪壶不开提哪壶,苏油只好转移话题:“薇儿,木客呢?”

    石薇说道:“我让它找匪窝去了。”

    苏油摇头感叹:“元德公都教了你些什么啊?一年多里边别说人了,连木客都见不到踪影,当真是仙家手段……”

    石薇笑道:“这是梁上公的手段!元德公年轻的时候浪迹江湖,没钱了就去豪家自取。他说这是唐代豪侠空空儿所为,还自得得很。不过天师哥哥说这本事儿可跟天师道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苏油心里暗暗有些心惊,石薇之前一箭毙敌,如今在死人堆中间谈笑自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这不是用经常动手解剖尸体就能解释的。

    诩卫仙卿,搞不好早就下手诛除过奸邪。

    摇了摇脑袋,将这些赶出脑海,三人开始检查尸首。

    几人身上有很多军人的痕迹,面上的金印,虎口的硬茧,脚上的靴子,腰刀的制式,都看得出来。

    苏油起身,对石薇说道:“在我们之前,有一支商队也进了竹筒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

    石薇从胸口取出一支铜哨吹了,人听不见有任何声音发出,可是没一会儿,树林中一个白影攀援而来,一下子跳进苏油的怀里。

    这是苏油给石薇做的次声波哨子。

    苏油哈哈大笑:“木客!你都长大了,还这么赖皮要抱啊……”

    木客对苏油的记忆明显颇深,一人一猿在那里打着手势开心地吓比划。

    和木客相互比了几个手势,石薇就说道:“木客找到他们了。”

    三人跟着木客朝前走了一段,发现了一条可以遮掩的岔道,拨开竹丛走上小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一所破庙之前。

    刘员外的骡马,全拴在庙门前的树上,可是竟然无人看守。

    石薇将木客放出去侦察了一会儿,没一会木客回来,又对着石薇又比划了几下。

    石薇说道:“小油哥哥,这些贼人都是半路临时出家的,连立寨开山的江湖规矩都不不知道。”

    “嗯。”苏油点头,接着又摇头:“宋人赌性大,作什么都喜欢倾巢而出,木叶蛮还不是跟他们一样。你怎么连江湖规矩都挺清楚?”

    石薇笑道:“小时候每次缠着元德公讲故事,元德公就讲他年轻时怎么除暴安良,怎么惩奸除恶来敷衍我。”

    “他说土匪们都有自己的黑话,你要是不会说,土匪都不会认你是土匪。要是会说,你去山寨里做客都行。元德公那时候在江湖上也有个号,叫云中子。这帮子连看寨的人手都不留,狂妄过头了。”

    苏油看着石薇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担心地道:“薇儿啊,你是勋贵之后,可别和江湖人扯上关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朝廷要是追究起来,通匪可就是大罪。”

    石薇点点头:“嗯,小油哥哥现在是官,那就是江湖人的对头。所以我自然也是他们的对头。”

    呼——苏油总算放心了,好在小姑娘还是向着自己的。

    三人进入庙内,刘员外一见到他就呜呜呜地叫。

    苏油上去取出刘员外嘴里的麻核桃,刘员外吓得都有些魔怔了,喃喃地翻来覆去就会一句:“救我……救……救我……”

    苏油取出折刀给刘员外割绳子:“员外放心,匪徒尽皆伏诛了。”

    刘员外拉着苏油的袖子不松手:“官人,真都死了?他们有八个人呢……”

    苏油说道:“刚刚听见打雷没有?这位是天师道诩卫仙卿,有她出手施行五雷正法,什么妖魔奸邪,一并而诛!”

    刘员外扑到石薇身前连连叩首:“多谢仙卿搭救,多谢仙卿搭救。待得今番回去,善民便布施川中观宇,挂列仙卿画像,日夜焚香礼拜,答谢仙卿大恩大德。”

    石薇无语了,说起装神弄鬼,小油哥哥才是行家。

    将众人解救后,苏油这才说道:“万幸匪人没有伤了你们。”

    刘员外说道:“那也不是好心,这是准备发票呢。”

    “准……备……发……票?”

    石薇说道:“发票就是匪窝将员外扣为人质,通知员外家里拿钱来赎人。如果家属没有按时交钱——”

    “那就撕票。”苏油笑道:“这个我听过。”

    等到众人从惊心动魄中还过魂来,苏油想了想,说道:“有件事情,想与员外商议。”

    刘员外如今对苏油言听计从:“官人你说。”

    苏油说道:“是这样,我此行差在未带随从,想麻烦诸位扮演成我的属下。”

    刘员外有些奇怪:“这却是为何?”

    苏油说道:“此地离铁门关不远,刚刚这些匪徒,难说和铁门关守卫没有一点瓜葛,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便请扮成我的亲随,我们大张旗鼓地过去,事情摆在官面上,就不怕他们不奉承。”

    刘员外点头:“确实如此。”

    苏油笑道:“那此刻起,我便呼你做刘翁,你就是我的幕僚,小七就是我自小一起的书童伴当,仙卿嘛……”

    说完对石薇躬身一礼:“只好麻烦仙卿,扮演一下下官的内眷了。”

    石薇顿时闹了个满脸通红,这赖皮实在叫人恨得牙痒,却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于是大家开始调整装扮,刘员外一帮子不用改,石薇将腰带,剑印之类收起来,仅着骑装。

    张麒将石薇的雕弓箭囊背上,牵着黄骝马前行。

    苏油换上朝服,也不戴乌纱,只将银鱼袋取出戴上。

    这排场就大了,因为苏油的朝服是红色的。

    本来服绯乃是五品官才有的资格,但是苏油是六品勋阶,又正任知州和一路转运判官,因此也能穿红色,借高一品秩的官服来展示知州的威严,这叫“借绯”。

    借绯加银鱼袋,刘员外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中使贵人,向前是老夫失礼了。”

    中使,就是李宪王中正那样的货色——太监。

    除了以小蒂蒂为代价,换取成为皇帝身边红人的机会,刘员外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在年纪轻轻就爬到借绯佩银鱼袋这样的高位上来。

    张麒忍不住,低头笑得吭哧吭哧的。

    苏油伸手指着自己嘴边的绒毛:“看,胡子!我有胡子!”

    刘员外这才知道刚刚那话得罪了中使,听说京中内官有怪癖,不但娶妻,就连纳妾暖床的都有。

    刚刚这位内官让仙卿冒充内眷,不就是那样的变态嘛?!

    赶紧赔笑道:“是是是,中使力诛群匪,豪气不亚丈夫。”

    苏油翻着白眼,老刘这是真不会聊天,不亚丈夫的意思就还是和丈夫有区别。

    老子要真是太监,你现在都被打死一百回了!

    算了,出发!

    一路来到铁门关,守关驿卒一看这架势,赶紧出来奉迎。

    苏油要讲究起排场来,那是真吓人。

    为了显摆自己真的是官,苏油要求驿站所有器具,全部开水煮过。所有食材,都要最新鲜的。

    张麒打开马屁股上的一个箱子,里边全是精巧的瓶瓶罐罐,取出来摆了一桌子。

    负责提供饮食的驿丞都傻了,这一桌子,都是调料?

    苏油一边享受着薇儿的按摩,一边懒懒地烹茶:“这一千多里,也就泉水还算不错。”

    驿丞点头哈腰:“是是,驿馆粗陋,怠慢宫中贵人了。”

    喂!我还没表面身份!凭什么给我乱贴标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