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二百零九章 北极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九章北极院

    唐淹笑道:“启蒙晚了些?去年山长可是为难我师徒得好!”

    龙昌期丝毫不以为耻,挥着手道:“世人妄伪穿凿,我那也是吃亏吃怕了嘛!差点错过一个好侍童,好厨子!”

    唐淹也懒得和这调皮老头计较了,明明喜欢苏油喜欢得不行,却偏偏摆出一副严师的架子,累不?

    笑道:“最近才知晓,眉山所造的鹅毛笔,都是只取了鹅毛硬管部分,套接竹管制成。”

    “鹅羽都哪儿去了?却原来早就被明润收储了起来,加上井上废弃的竹节,如今在箭支课务上,派上了大用处!周围州县,都舒了老大一口气,只赞张仁夫义气,老子英雄儿好汉,将老子排给他们的苦差一肩挑了。”

    “拉制箭杆产生的那些竹絮刨花,如今又被他收了起来,也不知道以后会用到何处,总之看来,这也是一门有用的学问!”

    “精,细,纯,看来这孩子是要奉行一辈子了。山长你别说,要是完善成一套理论,搞不好也能弄出一个学派呢。”

    龙昌期又开始生气:“问题是他一天到晚摸鱼,辜负了这天份啊!对了这小子又跑哪里去了?!”

    唐淹说道:“今天不是休沐嘛,他去北极院了。”

    龙昌期略略满意:“嗯,最近老去北极院,看来韵学倒是抓得紧。”

    唐淹翻了翻白眼:“山长你又想多了,今年五月己丑开始,客星出天关之东南数寸,至今尚在。他是去找张道长讨论天文去了……”

    龙昌期的胡子又飘了起来:“真真是气煞老夫!回来看不打他的板子!”

    ……

    苏油不知道龙老头的板子又已经准备好了,他正在北极院兴致勃勃地指挥孩子们测试望远镜。

    光学原理,自打玻璃面世后,他已经传授给了孩子们。

    孩子们学过了三角函数,对光学原理理解也就透彻了。

    折射率,全反射都可以通过实验测算出来。

    然后就是凸透镜和凹透镜,在应用上被称为聚光镜和和散射镜。

    如果利用不同曲率的球面相结合,还能得到轻便的老花镜片和近视镜片。

    工艺的难点已经克服了,利用不同曲度的钢片做夹刀,可以在脚踏磨床上车出各种型号的铜模。

    再拿铜模去水玻璃砂浆上翻模,就能得到各种镜片模板。

    得到粗制镜片之后,还要上羊毛轮用打磨膏打磨,就能得到光洁通透的镜片了。

    然而要将镜片组合成望远镜,却需要涉及大量的计算。

    不过这一次,苏油的经验让可龙里光学小组走了很大的弯路。

    这娃的经验完全来自后世双筒望远镜和书上见过的伽利略望远镜,两者都是凸透镜加凹透镜结构,因此他信誓旦旦地在实验室要求娃子们通过蜡烛,成像板,和镜片一起在导轨上调试,测量焦距,希望计算出望远镜镜筒的长度和放大倍数的精确数值。

    计算难度相当大,试验进度缓慢。

    直到有一天,刘嗣闲得无聊,将目镜也换成了凸透镜,然后发现,双凸透镜结构,同样可以在目镜后方得到蜡烛的实像。

    而且这个结构让计算非常方便——目镜和物镜之间的距离,也就是设计中的镜筒长度,它等于目镜的焦距加上物镜的焦距!

    还有个特殊的好处,由于两个镜片之间有一个实像,因此可方便的安装分划板!就是中心十字!

    对于土地庙的孤儿们来说,这简直是一项山崩海啸般的发现。

    无所不能的小少爷,理工学的领导者,土地庙孤儿们的导师,其理论被继承者第一次推翻了!

    刘嗣万分忐忑地将发现结果私下报告了苏油,然后忧心忡忡地等待小少爷的判决。

    苏油立即将孩子们全部集中起来,郑重地宣布了刘嗣的发现,亲自颁发了自己设计,请石富用纯银和沙金铸造的一枚小勋章——发现者勋章。

    然后告诉刘嗣,小少爷全力支持他将这个发现变成实物,需要多少钱,多少黄铜,多少玻璃,多少人帮助计算实验,随便!

    所有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鼓励,小少爷说了,今后谁要是还能有这样的发现,和四哥一样的待遇!

    通过这件事情,所有人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小少爷不是神,他能做到的,自己经过努力也能做到。甚至他做不到的,自己也不是不行。

    当然事实上仅仅一个发现不足以支撑起一台望远镜的发明,苏油的参与还是必不可少。

    不过思路打开,难度降低,积极性调动起来,事情一下子开始变得顺利了。

    刘嗣还发现,目镜的大小,适合瞳孔大小便好,没有必要造得过于庞大。

    经过试验,目镜和物镜的大小,最终设定在五十比七。

    分化板上的十字,被苏小妹寻找到一种蜘蛛,用蜘蛛茧里抽出的细丝制作出来。

    很快,一把三段收缩,带螺旋微调的十倍望远镜就组装完成,接着被安装到了经纬仪上,成为大家在可龙里观察帆船的工具。

    直到有一天,糟娃鬼使神差地将望远镜的观测对象移向了月亮。

    月球上的环形山把这娃吓坏了,连滚带爬地跑进书房:“少爷……少爷我闯祸了……我把嫦娥看没了……”

    苏油也吓坏了,老子弄这个是让你们搞测量画地图用的,没叫你拿去看月亮啊!

    没有功名职分胆敢窥测天机,糟娃哥你不想活了!

    张麒趴在地上抱着苏油小小的大腿:“小少爷救救我啊……你又没跟我说过不能看月亮,你不能不教而诛啊……”

    苏油都被气笑了:“哟?《荀子》富国篇都在读了?糟娃哥不愧是土地庙的经济学家啊……起来!小少爷有办法!”

    因此如今的观象台,就被移到了北极院。

    这里是天师道分支机构,观测天象正是他们的职责范围。

    鉴于这次的事情,苏油也集思广益,实验室不能再这么放羊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很快,《化学实验室操作管理条例》,《物理实验室操作管理条例》,《贵重设备申请条例》,《实验项目专项资金申请条例》等措施一一出台。

    谁也不许闹!小少爷石大老爷都要以身作则,何况你们!

    一组娃子在天庆观北极院围着望远镜上蹿下跳,张道长一边给苏油按摩眼周,一边低声下气地说话,根本就没有一点师道的尊严。

    “少爷,老道的手法还行不?”

    苏油闭着眼睛享受:“舒服……道长你这套眼保健操可以滴……”

    “小少爷说笑了,这是还虚通明功,老道拼着亏了二十年的道行,也要让少爷耳聪目明,读书人嘛,眼睛最重要了……”

    苏油说道:“少骗人,又在惦记我的好东西!”

    张道长一点没脾气:“怎么能说骗呢,你是我天师道栩卫仙卿的未来夫婿,又是当代天师的义弟,我们本就是一家人,这一家人,怎么能说两家话呢?”

    “老道对你可是比对子瞻还尽心,如今小少爷的诗词在眉山扬名,好歹有老道辅导韵学的一点功劳吧?再说我还耗费二十年功力……”

    苏油没好气地抬手:“打住!才给你们弄了流注铜人,我那兄长嫌我做得过于真实,说是有伤天和。我就不明白了,一个人体模型而已,越真实不是越对你们掌握经络穴位有好处吗?难道只能拿小白兔跟小老鼠做实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