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苏厨 > 第二百零四章 求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四章求情

    浴室总体在十一月完工,刚好天气转冷。

    八公和石富是第一批享受到浴室的人。

    浴室整体是石材加水泥,只有水槽,浴池等部位用的是瓷砖,不但宽敞,还颇为美观。

    可龙里两个窑炉,一个玻璃窑,一个金属窑,火力不绝,因此热水也不断。

    水池内铺着瓷砖,还有供在水中坐着休息的阶梯和靠背。

    下到水池里,石富忍不住哼了一声:“舒坦啊……”

    地方很大,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嗡嗡的回音。

    八公对这样坦诚相对的场景很不适应,拉过水面上飘着的一个木盘挡住关键部位,顾左右而言它:“这是啥?”

    木盘上放着一个半球形的瓷瓶,一个瓷盒。

    苏油说道:“这是胰子和洗发水,胰子眉山城买的,质量不太好,洗发水不错,是我让六嫂用皂角和无患子熬的。”

    石富说道:“等回石家堡子,我也得弄一套这个,这冬天里泡一泡,真是太舒服了,原来那什么水龙头,是这样用的,明润这脑子,真是没得说……”

    苏油说道:“以后这里就是村里的公共浴场,上午给女的用,下午给男的用。”

    说完打散八公的头发,给他洗头,再用篦子将头发篦直。

    八公闭上眼:“这福享得,折寿哟……”

    苏油将八公的头发挽起,开始给他搓背:“应该的,八公你以后就别去弄田土了,就在宅子边上开点地,种点菜蔬玩。族田那边交给三哥五哥六哥他们好了。”

    “你只需关照好那三处磨坊,帮四里八乡打米,磨面,榨油。愿意卖的我们也收,顺便还可以收些蜂蜡,蜂蜜,猪鬃之类乡下土产,每隔几天和肉蛋一起送城里去。这笔进项,怕是比族田还丰厚……”

    八公笑道:“行,都听你的,这个暖水池子不错,城里人,读书人应该喜欢,啥时候你请你姻伯,还有你老师他们也来玩玩。”

    苏油喜道:“你答应放我出去了?”

    八公叹气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娃在哪里都消停不了,我是管不了你了,还是丢你去学宫,让龙先生拘着合适!”

    石富说道:“其实油娃如今,读不读书都不重要了……”

    八公立马变脸:“瞎说什么呢!苏家人跟你们石家又不一样!打祖宗那辈儿走的路就不同!”

    石富只得叹了口气:“也是,文武两途。这世道啊,能做文人谁还当武人?小油你还是回学宫吧……”

    ……

    纱?行,苏洵正在写条陈,程夫人拿着尺子给他量尺寸,看样子是要添置新冬衣。

    两人一边做事一边聊天。

    苏洵叹气道:“夫人,为夫惭愧,张学士的奏请,朝廷未允。”

    程夫人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莫放在心上,夫君文华斐然,再说读书也不是为了官职,只为保持上进之心,给孩子们做个榜样。朝廷不允,那是朝中无知你之人。”

    苏洵说道:“家里都好?”

    程夫人笑道:“如今可龙里那边不再需要补贴,家中也尽宽裕,夫君不用担心,对了,近日还收得一张雷琴,夫君可是有日子没有弹琴了。”

    苏洵拿毛笔指了指条陈:“近来没那闲情……哦,张学士问起了子瞻子由的学问,还让我时机合适的时候,带他们去看看。”

    程夫人笑道:“那小油呢?张学士没问到小油?”

    苏洵奇怪:“他?他还那么小,那点学问就别让张学士笑话了。”

    说完又道:“经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张学士说如果孩子小,性子未定,那就好好读书,不要忙着四处交游。我以为他在说子瞻子由,便告诉他俩孩子都在青神静心读书。难道……他是在说明润?”

    程夫人笑道:“你呀……来抬胳膊……我就问你,张学士叫你急匆匆回来,所为何事?”

    苏洵说道:“呃,就是问明江卿近日的举动如何,还有开田之议,考察到底是否可行。”

    程夫人问道:“那夫君可了解明白了?”

    苏洵说道:“我川中四路,数百年来尚算安定,这土地逐渐都流入到了世家豪强手里,百姓都成了豪强的附庸。”

    “局面已经牢不可破。如今川中千人耕万人食,一旦遭遇大水旱,底下千人根基一毁,上边就是万人遭难。”

    “能开源缓解这种状况,当然是好事儿。龙山长此议,是未雨绸缪,长治久安之策。”

    程夫人笑道:“夫君说得在理,可此议并非起于龙起之龙老先生。”

    苏洵正色道:“夫人,说话需仔细。龙起之老先生,清誉广布西南,绝不是欺世盗名之人!”

    程夫人拿手中尺子轻轻拍了苏洵一下:“夫君你想哪里去了!龙山长德高望重,此事由他起议,当然比七岁孩童提出来更受重视!这是为了川中百姓用心良苦,跟欺世盗名有什么关系?”

    苏洵愣了:“七岁孩童?小油……明润?怎么可能?!”

    程夫人量完尺寸,将尺子收进簸箩:“怎么不可能?你苏家去年那两百亩梯田,难道是凭空飞来的?”

    苏洵顺口说道:“可不就是飞来的……等等,夫人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明润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些,甚至开始暗中引导川中田政?夫人你也太高看我苏家人了吧?这不成宰相之才了?!”

    程夫人噗嗤一声笑了:“怎么可能?去年小油是为了弄那什么磨坊,截水归渠时才发现了山塘处可以开田;今年却是因为一场倒春寒,才想到可以分开山区平地,按两季分别栽种收割。”

    “事出当然各自有因,然而鞭辟分析,联系旁通,因势利导,统一谋划,最后一举多得,可不就是我们家千里驹的拿手本事儿?”

    说完眼波流转:“宰相之才怎么了?苏家又不是没出过宰相。”

    苏洵还是感觉难以置信:“真是他?他现在在哪里?赶紧叫来我问问。”

    程夫人说道:“可不敢叫,他因为夏日里调皮捣蛋,被八公抓回可龙里了,听说又挨了一次揍,现在老老实实读书呢。”

    苏洵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这孩子这么不经夸……他又干啥了?”

    程夫人说道:“他搞了一?古怪的帆船,夏天每日在玻璃江上操帆,晒得黑炭似的……”

    苏洵勃然大怒:“这是读书人该干的事体?!揍得好!”

    程夫人白了苏洵一眼:“说什么呢?!那船如今已经成了,父亲命人赶造了三艘,用来走水路传递消息,夔州的消息,四日可达眉山,真派上了大用的!”

    苏洵摇头:“总是奇淫巧技!”

    程夫人说道:“夫君,张学士要问的事情,多半可以着落在小油身上,你将他唤来问问,应该不错,八公总不能驳你这个面子。”

    苏洵突然寻思过来,笑道:“夫人,你这是在绕着弯子帮这小子求情?”

    程夫人皱眉道:“我还以为小油回了可龙里,能够日精日进,谁知道他在可龙里也能玩出花儿来,不接出来不行了……”

    苏洵都无语了,无奈道:“他又怎么了……”

    程夫人说道:“听说他搞出了一种石粉,遇水之后可以重新变成石头,用来粘连砖石,修造房屋,十分方便。如果与砂石竹筋混合,还能预制出柱料,管材。而且原料都是几家工坊的残渣废料,父亲说如今陵井上正当用,急着让在井上弄这石粉工坊呢。”

    苏洵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有这些功夫本事,往十三经上头使啊,我苏家怎么出了这么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