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 87.八十七条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弯弯没给她继续膈应自己的机会,“瑶瑶,不管你要做什么,小姐我都是支持你的,你放心,有我在暴君府里撑着,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白水瑶好看的面颊涨红,乌溜溜的桃花眼瞪着牧弯弯,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是不知为和从前那个傻傻的姐姐,现如今竟然比她还会卖惨装可怜。

    牧弯弯趁热打铁,把自己那双昨晚被鳞片划伤的手展现给她看,“瑶瑶,我还要照顾那残疾暴君,你看我这手上,都是他的污血,还有小虫子”

    原书中白水瑶的一个特点就是爱干净,更是见不得虫子,之前她急着要说服牧弯弯和她一起逃跑,没注意到牧弯弯脏兮兮的手,现在一看,简直受不了。她又憋着一肚子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只愤愤的瞪了牧弯弯一眼,走了。

    牧弯弯眼角还挂着泪,心里却是很爽。

    她最讨厌这种表面打着“为你好”的旗帜,内心不知道怎么算计你的白莲花,估计白水瑶从来都没被人用她惯用的一招堵过吧。

    被她这么一闹,好好的觉也睡不了,牧弯弯看着渐渐亮起的天色,叹了一口气,打了水洗漱,又换了一身自己带过来的衣服,想了想还是拿着手里最后一块干净的帕子,换了盆干净的水,进了房间。

    幔帐被她完全拉开了,一进门就能看见瘫在玉床上的暴君。

    他还维持着昨晚她给他摆的那个姿势,手臂侧放在一边,断尾耷拉在一边,没有移动过分毫。

    牧弯弯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那头脏兮兮的黑发揪在一起,断角下有些血污,心中怜悯

    曾经只手遮天的大反派,却满身脏污,看他的样子,估计也很久没有洗澡了,尾巴烂了就算了,身上也很脏。

    牧弯弯轻轻的撩开遮住他眼睛的长碎发,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断角,用润湿的帕子,一点一点擦去他面容上的脏污,龙先生的面容也渐渐清晰起来。

    昨晚牧弯弯没怎么敢看他的脸,此刻擦去了大半血渍和脏污后才发现,他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难看

    浓黑的眉毛斜斜刻入鬓角,往下是略有些深邃的眼窝,鸦黑的睫毛长又翘,像两把小扇子。他面容惨白,鼻梁挺直,微薄的唇紧紧抿着,上面干涸裂开,呈现出于他面容不相符的青紫色和血疤。

    如果没有那近乎蔓延了整张面容的黑红色纹路,他应当是条俊美的龙。

    牧弯弯正想着,就看见龙先生面颊上的纹路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手一抖,整个帕子一下子砸在了他脸上。

    牧弯弯“”

    她急忙把帕子拿起来,连声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说完还等了一会儿,才注意到暴君并没有醒来,他面颊上那纹路却好似是活的一般,时不时就会动两下,和他身上枯黄的鳞片一样。

    松了口气,牧弯弯这才有点好笑的放下心,明知他听不见,却还是轻轻说,“以后我会每日给你洗脸如果有机会,再给你擦一擦尾巴。”

    牧弯弯看着露出真容的龙先生,心里更加同情他几分,原来他也是有表情的

    眉头紧皱,嘴唇青紫,额上遍布冷汗,睫毛也不安的颤抖,是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再加上那还腐烂着的尾巴,他一定很疼很疼吧?

    牧弯弯心里难受,心里盘算着要尽快给他弄点药,就听门外传来有些刺耳的女声,“夫人,该用早饭了。”

    牧弯弯知是拂柳来了,便放下手里的帕子,走到房门前,正对上拂柳不善的目光,“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见牧弯弯出来了便把食盒递给了她,看上去是不准备进房间了。

    牧弯弯也没计较,她从穿进来到现在就没吃过一点东西,饿的很,麻木的点了点头,接了食盒进了屋子,掀开盖子捏了一个馒头吃了起来。

    早上只有馒头和一碗白粥,并着几根咸菜,这是原身在暴君府的标配了,牧弯弯倒并不意外,只当她准备要把那一碗清的很的粥吞下去的时候,暴君那双干的裂开的唇,突然那样清晰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书里写的,暴君实力强大无比,平时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喝的是用灵果酿的酒,吃的是灵兽身上的肉,但现在,他变成这个样子,衣服干脆就没有了,卫生也没人搞,更何况是吃喝。

    根据原身里的记忆,三阶以上的强者一周不吃饭也不会饿死,而暴君,作为曾经站在大陆顶端的七阶强者之一,哪怕是受了重伤,变成了植物龙,不吃饭也不会饿死。

    但是,难受应该是不会少的吧。

    从原身嫁入暴君府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七天了,印象里,暴君从来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敖钦接管了他手下的势力,也没有派人送一些药物和灵丹果子来,这么算,龙先生应该饿了很久了。

    面前的粥还散发着阵阵香味,牧弯弯却失去了原本的好胃口。她本想心一横,自己把粥喝完,不管这个暴君,让他饿着。

    她现在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冲喜妻子,但反正他们却只是陌生人,他怎么样其实与她无关,而且暴君现在是植物龙,就算她照顾的没那么尽心,他也是不会知道的

    可是,真的要牧弯弯不管他,这碗原本应该香甜的粥又显得那样难以下咽,寡淡无味。

    “二阶火源石!”一个小丫鬟惊叫起来,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二阶火源石,是一种火系结晶,受到剧烈冲击或是灵力牵引后会产生剧烈的爆炸,二阶以下触之必死,三阶以下触之重伤,市场价为一块上品灵石。

    拂柳也是心里一惊,用奇异的目光看着牧弯弯,此刻倒是有点佩服这个之前一直只会哭哭啼啼的冲喜夫人了。其实她知道,这人也许只是诓她的,并没有什么火源石,但她没必要为了白水瑶口中不一定存在的宝物冒这个风险。

    “夫人,您别听白水瑶瞎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要互换的想法。”拂柳率先服软,对上白水瑶呜咽着不断摇晃的清纯面容,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绿色的捆绳,朝身后的几个丫鬟招了招手,那几人便围了上去,将白水瑶捆了起来。

    “等下。”在她们拉着不断挣扎的白水瑶准备离开的时候,牧弯弯面不改色的上前,用力拽了拽因为用的力气有点大而塞住了白水瑶半个嘴巴的种子,因为塞得有点狠,只扯出来一半。

    那个之前帮青叶说话的小丫鬟在一边看着白水瑶痛的哭了起来,激动的脸都红了,“呸,活该!”

    牧弯弯把种子拽了出来,白水瑶立刻尖叫了起来,“牧弯弯,你这个黑心肝的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叫什么叫!”那小丫鬟也是个会看脸色的主,见拂柳不准备帮白水瑶,便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白水瑶的脸上,“你有什么资格对夫人出言不逊!”

    她这一巴掌没有留情,发出了“啪”的一声清脆响声,牧弯弯听着都有点疼。

    白水瑶被她一巴掌直接打懵了,嘴角流血,眼角落泪,我见犹怜。

    拂柳朝牧弯弯微微欠了欠身,便带着几个人朝外走,那小丫鬟双眼晶亮的朝牧弯弯拜了拜,便戳着白水瑶的脊背,走了。

    等她们都离开了,牧弯弯才慢慢松了一口气,将毁了一半的种子随手放在一边,慢慢走到院门边上,将厚重的大门锁紧。

    她看着院门上雕着的,栩栩如生的金龙,恼怒的拍了拍龙脑袋。

    这次其实看上去好像解决的很轻松,但实际上却也隐藏着很大的危机。

    如果白水瑶不是因为太着急了破绽太多,如果她再成长一些,仔细谋划一番,说不定她真的会被顶替。什么二阶火源石,那种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原身的母亲也是个懦弱的,本身实力也就二阶,平时在家里给牧父做低伏小,要不然白水瑶这个外室的私生女又怎么可能爬到她们母女头上呢?

    别说什么二阶火源石了,原身母亲连一枚金币的私房都没有,也什么都没给原身留下。

    牧弯弯抓了抓头发,深深叹了一口气,她要感谢白水瑶的自己作死,这次她被罚去了禁地边上的冷宫做苦役,她和龙先生也能暂时过几天安生日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