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同桌你清醒一点 > 63.第六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为防盗章  裴云愣了一下, 也抬起手招了两下。┏m.read8.net┛

    童桐:“…………”

    这到底是是谁妈……

    童桐气不打一处来,把周游从窗户口挤开了:“妈!你去哪啊!”

    “我去找你!”裴云也喊,“你腿是不是摔了!”

    童桐愣了,他妈看都没看到他怎么知道的。

    “厉害啊,你妈透视眼啊!”周游吹捧。

    “我腿没事啊!”童桐回答。

    裴云没说话了, 匆匆的往家里赶。

    裴云回到家,周游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先回去了。

    他看的出来,裴云和童桐应该有事说。

    周游也没猜错。

    裴云这会儿蹲在地上紧张的盯着童桐全是淤青的脚腕。

    “没事儿,妈。”童桐拧着眉去拉她, “就是看着吓人, 不疼。”

    “昨天晚上你去找我了吧?”裴云突然问。

    童桐愣了一下,心虚撒谎道:“……没有啊。”

    “今天楼下的阿姨跟我说了, 昨天晚上小湖里面摔下去一个人。”裴云蹙着眉, “我听她说完, 当时就觉得是你。”

    “不是我……我哪有那么傻还能掉湖里。”童桐

    “我儿子倒是不傻。”裴云笑了, “就是有点儿不爱干净, 家里地毯上蹭的全是泥, 说谎前也不知道抖一抖。”

    “…………”

    童桐下意识的朝沙发边的地毯看了一眼。

    “行了,我知道你担心我。”裴云又看了看他的脚, “去医院看一下吧。”

    到医院检查完后,脚没什么大事, 但也离打石膏的地步差不远了。

    难怪童桐觉得自己脚疼的沾不了地。

    医生开了药, 给他缠了一圈绷带, 以作固定。

    弄完他的脚, 童桐和他妈直接去了住院部去看他爸。

    病房里很安静,他爸在睡觉。

    童桐一瘸一拐的进去替他爸把被子往上拉拉。

    裴云看着在旁边笑。

    童桐也笑,还冲着他爸做了好几个鬼脸。

    不过两人在病房没坐多久,裴云就轻轻把童桐拉出了病房。

    “怎么了?”童桐看着她。

    “医生说你爸爸的情况经过血液透析已经稳定下来了。血压也降了,就算等不到□□,换不了肾脏,情况也比之前好。”裴云笑了一下,“再观察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隔一段时间来医院做透析就行了。”

    “那太好了。”童桐惊喜。

    “只是……”裴云低下了头,说不出口。

    “怎么了?”童桐疑惑。

    “家里钱都……都……差不多了……”裴云说的艰难。

    童桐紧皱着眉,脸色难看。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家里有一天会为钱发愁。

    家里出事以来,他什么也帮不上。家里这会儿要不是真没钱了,他妈估计都不会跟他提一句。

    童京申先生和裴云女士异常默契的把他依然环一个玻璃罩子里。

    “把我的琴卖了吧。”童桐突然说。

    裴云眼眶猛地就红了,她拽紧了她儿子的手:“对不起。”

    家里确实没钱了,当初能抵押的都抵押了,能卖的也都卖了,唯一留下的只有从小就陪着童桐的那把琴。

    她一直在纠结怎么跟自己儿子说这件事,但是一直也没能说出口。

    那把琴是童桐八岁生日的时候,童桐的外公送给童桐的。

    童桐的小提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学的,童桐学了十年。

    小的时候天天都得抱着琴睡,谁都不许碰,谁都不许摸。

    裴云说不出口要卖了童桐的那把琴。

    她知道,琴如果卖了,童桐的世界可能就真的变了。

    “没事,以后我赚钱了,就再买回来。”童桐装作不在意,“反正这阵子也没怎么拉了,没事的。”

    裴云低着头没说话,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医院冰凉的地板上。

    童桐看着他妈这样也难受。

    他伸手抱住了他的妈妈:“没事的,琴以后再买,别难受。”

    裴云哭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轻轻朝童桐笑了笑,示意他别担心。

    童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妈,你帮我问一下琴行,我周末的时候可以过去带学生。”

    “不行。”裴云想都没想,一口否决。

    “没事的,我就算周末不学,也能拿第一。”童桐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不行。”裴云完全不商量,“你只用管上学。”

    童桐皱眉,他妈的表情太坚定。

    但家里这个情况,需要一份收入,光靠他妈妈肯定也不行。

    “你先回去吧,还得上晚自习呢。”裴云在他背上拍了拍,“我在你爸这里再陪他一会儿。”

    “嗯。”童桐点头。

    他慢慢的走出了医院,他没上公交车,就那么一路走回来家里。

    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他才想起来他得看看他的琴。

    童桐在书柜的里格里找到了自己放进去的琴盒。

    沉重的黑木看着有点掉漆了,里面抱着的小提琴却精致又细巧。

    漂亮的像是在闪光。

    童桐把它拿了出来,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准备放进去的时候,童桐后悔了。

    他伸手把琴弓也拿了出来。

    童桐闭上了眼睛,把小提琴架到了自己的下巴下,另一只手握紧了琴弓。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琴弓架在了琴弦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楼下的车鸣,楼上的冲水,甚至连风吹过的声音。

    像是按了暂停键。

    但只是一秒,下一秒。

    舒缓轻快的琴声随着童桐的呼吸,跟着琴弓,赶着微风,围绕着他这个小房子跳动着。

    一曲拉完。

    热烈的掌声突然响起,童桐猛地睁开了眼睛。

    是周游。

    周游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斜靠在门边,笑着举着手啪啪鼓掌。

    掌声又大又热烈。

    童桐突然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带着他的琴,上台拉完,台下的掌声也是这样。

    热烈又密集。

    耳边的掌声似乎和第一次登台时候的掌声融合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怎么了,童桐鼻子一酸,他低下了头看见了砸在自己小提琴上的水滴。

    “哎!”周游站在原地愣了,接着嘴里一连串的喊,“别哭别哭别哭,怎么哭了,我的掌声那么难听吗。”

    童桐哭的更大声,他觉得喘不过气来,索性蹲在了地上。

    童桐抱着他的小提琴,哭的眼角都红透了,就像是在跟过去告别。

    明天天一亮,他就要鼓起勇气彻底迎接一个艰难险阻的世界。

    童桐觉得难受,怎么就这样了,他还没有准备好。

    也没有人提醒他准备好。转眼间,时间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改变了一切。

    周游在原地又愣了好一会儿,突然也蹲了下去,张开手臂,把童桐连着小提琴一起抱在了自己怀里。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童桐这会儿哭的特别像他小时候被丢开的时候。

    他那时候也只是希望有个人能来抱抱他。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就是陪着。

    两人就像是蘑菇一样,蹲在地上呆了半个小时。

    “……周游。”童桐开口,声音哑了。

    “没事儿,别伤心。”周游像哄小孩一样,用手心顺着他的背一顿呼噜。

    “不是……”童桐艰难发声,“你勒我脖子了……”

    “………………”

    “我……快喘不上气了……”

    “………………”

    周游连忙把人抱上了床,又手忙脚乱的根据童桐的指示在书桌面上找到了那个哮喘喷雾。

    童桐吸了一口,他是活生生被周游勒的缺氧的。

    “拉的太好,把自己都拉哭了吧。”周游凑了过来开他玩笑,“瞅瞅你那红眼睛,像兔子。”

    童桐抹了一把脸,笑了笑,点了点头,也没解释。

    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咽下去,消不消化得了都是自己的事。

    晚自习童桐没去,他抱着自己的琴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

    童桐把琴盒交在了他妈的手里。

    裴云拧着眉,在他脸上摸了摸。

    童桐笑着跟他妈挥了挥手,开门出去了。

    刚开门就看着周游。

    周游靠着墙,低着头,双手插在兜里。

    肩上斜挎了个背包,拉链都没拉,里头露出个书角。

    听见他开门出来的动静,立马站直了,冲他招了招手,一笑:“我等老半天了都,你弄啥呢。”

    周游精神看着不错,但声音带着很浓重的鼻音。

    “你感冒了?”童桐蹙眉问。

    “没事儿。”周游解释,“昨儿晚上楼上又漏水了,我去客厅睡了一夜,掉地上了,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我家里有药,我去帮你拿。”童桐说。

    “不用!我真没事儿。”周游捏着拳头,做了个大力士的动作,“杠杠的。”

    “等会儿。”童桐开门又进去了。

    周游都没拦住。

    没过一会儿,童桐端着一杯温水和感冒药出来了。

    周游吃完药,又蹲下去看了一眼童桐的脚:“走路怎么还一瘸一拐的,医院怎么说?”

    “没事,就是崴到了。”童桐说。

    “走吧,我抱你下去。”周游站了起来,准备去抱人。

    “我自己走下去吧,没昨天那么疼了。”童桐往后退了一步,又怕他误会,低头小声解释,“你感冒了,身上肯定也不舒服。”

    “没事儿!我跟你说过没有,我以前有一条大狗。”周游嘿嘿的笑,“我抱着你就跟抱着我家以前那条狗似的。”

    童桐:“…………”

    “你比狗重一点儿。”周游还反复强调,“但抱着踏实!”

    童桐转头就下了楼梯。

    “哎!咋了!怎么又生气了!”周游赶了上去,拧着眉想了一会儿,自己刚刚说错了哪句话。

    说这迟那时快。

    周游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连忙伸手把人拽住:“我错了,我错了。你比狗轻!真的!”

    拿出钥匙,开门,拖鞋,进房,?绲囊簧??殴厣稀

    直到整个人僵硬的靠在门板上,整个动作流程不超过半分钟。

    又是半分钟。

    童桐这才终于忍耐不住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家里搬过来差不多半个月,他还是适应不了。

    不论是窄小的楼道,还是永远带着刺鼻味道的空气。

    这些都让他无比想念以前的家,还有家门前清新好闻的大院子,尽管隔壁家的大丹犬永远要在他家院子里撒尿。

    童桐掐着一分钟的点,让自己尽情又快速的怀念了一会儿。接着拿了块抹布出来蹲着开始擦地,又把碗给洗了。这才回到自己房间拿了卷子出来。

    卷子没写半张,笔在手指上转了两圈。童桐踌躇着将压在众多书本下的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上消息页面不断被刷新着,那个红圈圈里面的数字已经成了99+。

    后天就得开学。

    他知道现在的回避只是暂时的,但是此时此刻,他就是一只鸵鸟。他爱鸵鸟。

    手机屏幕上很突然弹出来电。

    童桐吓得一抖,按在屏幕上的手指不小心往下一划拉。

    电话接通了。

    童桐:“……”

    “喂!”电话那边的人喊。

    童桐盯着显示为庄谦的名字犹豫着要不要挂了

    “你要是挂了我就打死你。”电话那头的男声带着果决凶悍。

    童桐一个激灵,到底是没敢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