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80章 好人难做(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苏娘子的心中清舒蛮横霸道又专制,她不觉得清舒真的会好心地给她儿子看大夫。所以最终,她还是拒绝上马车。

    清舒也不恼,朝着虎子说道“你现在去兵马司找三哥过来,让他将这两个人带走。”

    虎子摸着脑袋说道“主子,是找邬三爷,不是找舅老爷”

    清舒嗯了一声,故意大声说道“苏娘子的丈夫战死沙场,且又是他以前同个军营的兄弟,如今她们孤儿寡母的到京城他不管谁管”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虎子忙应了“我这就去找三爷。”

    清舒看着苏娘子,说道“既然你愿意等,那你就慢慢等着吧”

    说完她也没进屋,而是回了马车“走,我们去南街。”

    苏娘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清舒离开了,等到再看不见马车了才喃喃自语“竟然就这么走了”

    安安有些奇怪地问道“姐,我们去南街做什么”

    “舅母去南街买东西了,我们去找她。”清舒说道“今日的事我得好好跟舅母解释,以免她误会了。”

    安安笑着道“姐,你想太多了。若是个美人舅母还可能会误会,可你看看她那模样,舅舅怎么看得上”

    皮肤粗糙肤色黝黑,还一脸的苦相。她舅母虽样貌不出众,但跟这个女人一比也是个美人了。她舅又不是眼瞎,怎么可能看得上那女人。

    清舒笑着说道“她在桐城不可能是这个模样,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娶她了。”

    可能是因为想娶她的人太多,所以舅舅帮她们母子几人,就以为舅舅也看上了她。

    安安沉默了下,小声说道“姐,其实她能带着孩子千里迢迢来京治病,也是个好母亲了。”

    这一点清舒不否认,不过她却是说道“你也说了从桐城到京城有上千里的路,盘缠就不是个小数。我之前听舅舅说她将丈夫的抚恤金都给了妹妹治病,现在问题来了,她的路费从哪弄来的”

    “让人问下不就知道了”

    清舒摇摇头说道“没必要去问。安安,我跟你说这件事是想告诉你做好事也要量力而为。像她这种不顾孩子去救人的行为很不可取,也许这孩子会生重病是因为生活条件太艰苦引起的。”

    这孩子拖着病躯赶路,能安然到京城也是命大了。只希望三哥找的大夫,能治好他的病了。

    姐妹两人在南街的一家瓷器铺里找到了封月华。

    听到两人来找她,封月华笑着说道“你们在家等我就是,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舅母,家里出了点事,我们特意过来与你说。”

    将苏娘子的事告诉了封月华,说完后清舒道“舅母,舅舅帮他们完全是觉得几个孩子太可怜了,他与那苏娘子清清白白。至于苏娘子为何会那般想,他也不明白。”

    安安也说道“舅母,舅舅什么人你应该清楚,你可千万别误会。”

    封月华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这事你舅舅有跟我说过。其实不是什么大事,误会就误会了。”

    只要丈夫没这个心思,那女人怎么想的她并不在意。她丈夫那么好,这个姓苏的妇人想巴着他过上好日子并不奇怪。

    清舒笑着说道“原来舅舅已经跟你说了,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这事你跟舅舅插手都不方便,我已经派人去告知三哥,让他处理这事。”

    封月华犹豫了下说道“会不会对邬三爷有影响啊”

    “不会。邬家一直在帮助那些战亡将士的遗孀遗孤,这次他出手相帮别人不会说什么的。再者三哥那么忙,这事顾忌最后还是干娘或者斓曦出面解决。”

    封月华点头道“那就好。”

    既出来了,清舒就不想回去了“舅母若回家没什么事,不如咱们继续逛。我好久没逛街,也想买些东西。”

    自上次在四品斋出事以后,她都是让店家上门的。

    女人嘛,都喜欢逛街买东西。封月华笑着道“好啊等买完东西,咱就在外面吃。”

    逛了几家店铺,三个人就去了这条街上最好的酒楼要了个包厢。坐下后,封月华有些不舍“这酒楼的饭菜比较贵呢”

    安安笑着说道“再贵,也贵不过福运楼跟得月楼。”

    封月华顿时没话说了。这两家都是百年老店,菜的味道是没的说。就是价格也很美丽,普通人消受不起,反正她是舍不得去那吃饭的的。

    吃过饭一行人就准备回去了,结果走到楼下一个穿着竹青色长袍的男子就迎了上来“大姐,你也在这吃饭啊”

    说完,这男子看向姐妹两人一脸笑意地说道“姐,想来她们就是清舒跟安安吧”

    封月华没理她,朝着姐妹两人说道“我们走吧”

    男子拦向封月华说道“姐,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是被吓着了。事情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气还没消啊”

    封月华冷着脸说道“你让不让路你不让路别怪我不客气了。”

    封舜华一脸悲痛地说道“姐,你真的要这般绝情”

    清舒觉得,这家伙也是个会演戏的。

    封月华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打完以后冷着脸说道“封舜华,你若还敢拦我的路,我打断你的腿。”

    封舜华被她的气势所震慑住,不敢动了。

    在马车上清舒说道“舅母,你别生气了,要气坏了身体舅舅该心疼了。”

    封月华拿帕子擦了眼泪,一脸羞愧地说道“让你们笑话了。”

    安安说道“没有。舅妈,我觉得你做得很对。这样的人就该给他厉害瞧瞧,不然以后还会赖上来的。”

    封月华说道“从我跨上花轿的那一刻,我就当他们都死了。所以,我是绝不会认他们的。”

    清舒摇摇头说道“就怕他们见你日子好过了会死皮赖脸地巴上来。舅母,到时候千万不能心软。就是为了弟弟妹妹,你也不能原谅他们。”

    封月华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傻,没看透他的本性。以后,我不会再犯傻了。”

    嫁妆的事她就做出了让步,早知道当日就该坚持到底了。

    清舒不明白,怎么家家都有几个不省心的亲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