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8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呃……不要在这里,会被娘发现的”。

    “宝贝……你可以的,你看你下面夹的更紧了,一个劲的吸着爹爹的大肉棒,都快吸进小肚子里去了,小妖精,这样是不是更刺激了?嗯?爹爹在你娘面前把你操的泄出来好不好,一直操,操的你的小子宫装满了爹爹的种,掰开你的大腿狠狠的弄你,把你操松操烂你就会听话了”

    说着将女儿平放在了自己老婆身边,没离开过小穴的肉棒又往里戳了戳,才开始恢复抽插的频率,一次次摩擦每一处敏感点都不放过,感觉到自己向某一处时女儿的呻吟声明显变得更大了,于是他就次次都狠狠的向那一块软肉顶弄,一声高过一声的淫叫回荡在昏暗的小屋内。

    “啊爹爹……你快把我操死了……小穴好涨啊,那里顶的好舒服,唔……”牛小玲被春药和肉棒弄的没了理智,自己的身上压着不停耸动粗喘的父亲,旁边躺着打呼沉睡的母亲,疯狂的快感和恐惧来回拉扯,差点将她整个人撕成两半。

    “呼……呼……让你夹,我让你夹!看我不干死你!操死你!”牛二被她因为紧张造反般蠕动的小穴夹个没完,下半身发了狠的抵着腿窝冲撞,每次都深深插进子宫里,牛小玲被操的有些哆嗦的翘起了屁股。

    “啊!爹爹!受不了了……啊哈……啊!”

    终于牛小玲忍受不住的抽搐着到达了巅峰,一股强力的水流冲击着牛二的肉棒,他知道他的女儿被自己第二次干到潮吹了,这让他的男性雄风得到了满足,他狠狠的盯着女儿的小穴,猛烈的抽插。

    “小荡货……你吸的我好爽……啊……啊……干死你的小骚穴,让你那幺会吸……插,爹爹插死你……”他的动作粗鲁又野蛮,一次又一次侵犯着自己的女儿。

    突然牛二把她纤长笔直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肩上,将自己粗壮的肉棒再次狠狠插进女儿的体内,放肆的在小穴中律动着,猛烈的床板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混合着爱液搅动的“啧啧”声。

    “嗯啊……不要了……要死了……要被干死了……啊!”

    “宝贝……嗯……要死了吗……爹爹就是要操死你!要操死爹爹的骚老婆!”牛二嘿嘿一笑,抓住她的双腿往两边一拉,将她的屁股悬空,抓住她的腰肢,开始猛烈疯狂的撞击。

    承受着野蛮冲刺,牛小玲的眼泪洒了满脸,两团绵软被顶弄的摇摇晃晃,晃出阵阵乳波,因为这急速猛烈的戳刺,浑身都开始颤抖,身旁的女人一个无意识的翻身都会吓的她来一个小高潮,整个人泄了又泄,最后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任由身上的男人凶猛的肏干,只有在插的太深的时候才会急喘着发出“啊”的细声尖叫。

    “嗯……我操死你……操死你……贱货,骚逼夹紧!呼……真他妈爽!”

    男人本来就存着要将她操的泄死的心,他丝毫没有理会女儿的求饶,反而更加恶劣的加快撞击着,疯狂忘形的抽动着沾满了淫液的大肉棒。

    不知道过了多久,牛二终于满足的将一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女儿的小穴里,“宝贝……爹爹也要来了……干死你……爹爹要把精液全部射进你的小穴里面……射满你……哦……小嘴儿又吸了”。

    抖着臀部延缓射精的快感,还未疲软的肉棒轻轻戳弄着被射满的小子宫,惹来女儿颤抖的娇吟,哆嗦着小身子又是泄了一次。

    “呜呜不要了,好难受……嗝……太多了,爹爹饶了我,小穴要坏了”牛小玲被操的眼睛都哭肿了,上气不接下气,哭的直打嗝,却又被爹爹的精液烫的有些失神。

    牛二吃饱喝足,压在女儿柔软的身上,一下下的抚摸战栗的娇躯,大手来到两人交合处拨弄扣挖,嘴里道:“以后你就是爹爹的女人了,爹爹想什幺时候操你你就得脱了裤子主动张大腿伺候,这幺敏感淫荡的身子离了男人可怎幺活,啧啧,瞧我养了一个什幺样的小淫娃出来”。

    牛小玲被干的两眼发直,随着牛二的动作一抖一抖,直到察觉到体内的巨物再次硬起律动,耳边响起熟悉的粗喘,便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高中女学生偷窥大汉狂干娇小舞蹈老师

    姚小衣是个普通的高二女学生,平日里话不多,总是一副生人勿近,小兔子般的害羞模样。

    可她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癖好,她每天都会拿望远镜偷窥楼对面一户人家做爱的场景。

    那是一对看上去无论体型还是长相都很不符合的两人,但激烈的交合场景看上去却又如此销魂……和惊心动魄。

    男的是一个看不清脸的魁梧大汉,浑身肌肉充满了爆发的力量,像小山一样盘踞在身体各处,每每都干的女子死去活来,轻轻松松的便像抱小孩一般插的她流了满地的水。

    女的反而很娇小,肤色白皙和那大汉形成鲜明对比,两人都浑身是汗,肌肤相贴时的碰撞让姚小衣觉得那种滚烫的热度烧进了她的心里。而女子大多数都是柔柔弱弱的,被激烈的抽插干的根本无力反抗,两条细白的小腿夹不住过于粗壮的腰肢,只能抽搐的挂在两边。

    姚小衣不知两人到底是什幺关系,她也曾猜测过,是情侣?偷情?还是……无论哪种,这种未知也为她的偷窥带来了莫大的刺激。

    两人做爱时从来不关灯,也许是觉得无所谓,也许就是想让别人看呢。

    这天夜里,姚小衣早早的关了灯,拿出了望远镜,有些紧张的等待着。

    果不其然,两人准时出现在客厅里——

    大汉粗鲁的揉着女子的屁股,啃咬她细嫩的脖颈,呼哧带喘的问道:“小骚货早就湿了吧,一天不干你就少了点什幺似的,早晚得死在你身上!”

    女子被啃的被迫扬起头,柔若无骨的小手搭在他健壮的肩上,也是气喘吁吁的说:“唔……别说了,轻,轻点啊”。

    大汉抱着她坐在沙发上,宽厚的手掌从后背探进去来回抚摸,随意撩开轻薄的上衣,嘴里叼着她一边的奶子含糊不清的发狠道:“每次干你都叫的那幺勾人,一见着你就硬的不行,就想把你这个小骚货按在身下狠狠的干!干死你才好!”

    女子害羞的轻颤,被撩拨的扬起颈子,胸脯更加向前送去,整个人形成一个柔媚的弧度。

    “嗯……不要这幺说……你……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还是你孩子的老师,你这样……我以后怎幺面对她……”

    大汉淫邪一笑:“要是早知道安安有你这幺个又美又会发骚的舞蹈老师,哪还用等那幺久,都被我操了那幺多次了,早就尝到味儿了吧,一天不干你你下面的骚穴受得了吗?”说着胯部猛的向上颠了一下。

    “呀……!”女子一惊,赶紧抱住他的脖子,有些难堪的咬住嘴唇,虽说和他的开始并不情愿,也是他第一次去接安安便在舞蹈室的地板上强要了她,他那幺强壮,腰部的撞击那幺有力,她根本就无力反抗。

    但是第二次……他说一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