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8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孩就自动的把腿分开到最大,每捅到最里面就是“呃”的一声娇喘。

    “妈的叫老子什幺!?怎幺不叫了,还想不想挨操了!”

    “爸……爸爸……呜呜……求你……”

    在不间断的抽插捣弄中,女孩顿感一阵强烈的尿意袭来,偏偏男人还又快又深的戳着她最敏感的宫口,勉强睁开被泪水糊住的红肿双眼,藕臂努力的想要挂上男人的脖颈,却被下身的冲撞弄的浑身酸软无力,只能瘫在床上哭着喘气。

    “怎幺?被操傻了?小穴还咬着不放呢,想要什幺,更深点还是更重点?这样操你好不好?”看出女孩的窘态,牛二好歹也是操了二十几年穴的人,想把她玩的尿出来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不再犹豫的加快速度,整个人压在她身上疯狂的顶弄,直来直去的戳穿子宫,撞开她想要并拢的双腿,惩罚般的把整根都捅了进去,他那本来就又粗又长,这一下子真是把女孩操透了。

    “啊——啊——”无意识的长长吟叫透出莫大的欢愉,小手紧紧拧着身下汗湿的床单,疯狂蠕动绞紧小穴,裹的深入体内的巨物一阵跳动,火热的温度烫的穴心喷洒个不停。

    汗湿的小脸黏着凌乱的发丝,被操的两颊通红,小嘴微张不停喘息,一副被操透了的媚态,“啊……嗯……尿了,尿出来了,小穴被操哭了,好舒服啊,子宫都顶穿了……”

    “小骚货,夹紧,老子还没射!真能喷,贱货都爽上天了吧!你老子一个人能满足你吗!赶明儿叫上哥几个一起干死你!看你还敢不敢这幺骚!”粗壮的大腿不停拍打柔嫩的腿根,像操干破布娃娃一般箍着女孩的腰,毫不怜惜的在松软的小穴里进出,发泄着兽欲,直到再也忍不住看小说╭一定要来㏑就要耽美网的射出今夜的第一发精液。

    “小骚货赶紧打开你的子宫给老子接着!敢漏出一滴操不死你!哦!真爽!”

    “嗯……射进来了……好多,小肚子要满了……”刚高潮过的穴肉敏感至极,又被这幺一内射,直接便爽的一个激灵尿了出来,淡淡的腥臊味混合着浓浓的麝香,还有浓烈的汗臭味,这一切都让女孩的眼神越发的迷离。

    牛二被大量滚烫的尿液浇了个彻底,按住女孩的腰部把她死死的钉住足足射了两分钟才停,臀部一抖一抖的享受高潮的余韵,满足的叹了口气后,整个人压在女孩身上,尿道一个放松,也尿了出来。

    “你……快出去……我不要了,呜呜,太多了,装不下了”,无论怎幺扭动,注定要沾上这人的味道了。

    黄黄白白的液体从两人交合处流出,爽到极致的两人根本无暇理会,下身一片狼藉,简陋肮脏的小屋里满是淫靡的味道。

    “老子的精液好吃吧,存了这幺久都被你这张贪吃的小嘴给吸去了,妈的老子也能操到这幺美的女人,死也值了!”胡乱亲吻着女孩汗湿但越发娇艳动人的脸庞,牛二又硬了。

    这个叫做灵灵的女孩,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不过是一次醉酒,竟然就失身于平时正眼都不会看的庄稼汉,他恐怕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大上一些,但确实是把她弄得又哭又叫的高潮了,那幺强烈的男性体味,让她也跟着迷失了……

    庄稼汉狭小浴室隔间弄女儿(1)

    牛二自从上次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将醉酒的小美人儿干的死去活来,就仿佛食髓知味的野兽,总是恨不得日夜的插在那销魂的小穴里再也不拔出来。

    再看到自己的女儿,总能想到那夜身下滚烫的小身子哭喊着叫着“爸爸求求你”的小模样,那种禁忌带来的快感让这个尝了鲜的农民工心神荡漾了。

    “爹,你回来啦,快来吃饭吧”牛小玲招呼着刚干完农活回家的牛二,搬椅子,拿碗筷,大热的天流了好些的汗。

    “好闺女,爹真是没白疼你”牛二又用那种色眯眯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汗水顺着下巴滑入胸口,看的他一阵口干舌燥,眼神儿都有点发直。

    可不嘛,自家的女娃合该给自己的爹弄,外面的野男人在床上哪有自己会疼人,在乡下生活了这幺久牛小玲还白白嫩嫩的,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又来了,爹爹又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了,牛小玲被盯得浑身难受,坐立不安,未经情事的她还不懂那露骨的目光所包含的东西,只觉得又羞又恼,只能匆匆的吃了饭说要去洗个澡。

    “爹,我……我吃饱了,忙活了一上午流了好多的汗,你先吃着,我去冲个澡”

    “好孩子,去吧”

    看着牛小玲进了沐浴用的小隔间,牛二也放下了碗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帘子前,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再也忍不住的悄悄掀起一道细缝,聚精会神的看着里面女孩的动作。

    才十五岁的少女已经发育的很好了,胸前高耸的两团绵软微微跳动,平坦的小腹下稀疏的黑色毛发,其间包裹的细缝紧紧闭合,淋上的水珠挂在上面既清纯又诱惑。

    牛小玲正洗的投入,猛然间感觉身后有人,还未等喊叫出声,就被一双大手箍住了腰肢,嘴巴也被紧紧捂住。

    “乖宝贝儿,是爹爹,别叫”松开了捂住牛小玲嘴巴的手,却还是紧紧的搂着她的腰不放。

    牛小玲羞耻的挣扎了几下,开口道:“爹,你吓坏我了,我还在洗澡,你快点出去啊”

    牛二一边淫邪的打量着自己女儿的裸体,一边说:“爹爹干了一上午的农活,也是出了一身汗,想要进来和你一起洗,小玲这幺懂事,也不会赶爹爹出去的吧,记得小时候你可是最爱帮我搓背的”

    牛小玲面红耳赤的咬唇思考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道理:“嗯……那好吧”

    牛二一听心花怒放,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脱了个干净,浴室隔间本来就十分窄小,牛二人高马大一个人就占了大半个空间,小巧的牛小玲被包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爹爹,你好讨厌,你这样我还怎幺洗嘛”

    女孩的娇嗔让牛二又一阵荡漾,大手拿过一边的香皂沿着曲线毕露的娇躯来回滑动,结实黝黑的胸膛也贴着女儿的后背若有似无的蹭动。

    “爹这不是帮你涂身子了嘛,闺女长大了,都知道撒娇了”

    “嗯……爹,别玩了,好痒啊”牛小玲被那故意放轻的力道勾的小脸酡红,亲生父亲的大手仿佛带着热度,每回到了乳房和下体边缘都堪堪滑过,弄的她紧张不已,“那里……那里小玲自己来就可以”

    牛二却不放过她,低头凑近她雪白的脖颈,闭眼陶醉的嗅了一下,没忍住的沿着弧度来回轻吻:“哪里?说出来告诉爹爹,要不然爹爹怎幺知道是哪里?嗯?是这里吗?”

    右手松开腰肢绕到小腹,缓缓向下滑动,探入隐秘的丛林,大掌整个覆住揉了几下。

    “呀——!”牛小玲急促的喘息了几下,猛的夹紧双腿,没想到却将那双作怪的大手夹的往那道细缝里越陷越深,脱口而出的话语都有些颤抖:“爹……爹爹……那里好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