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5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呜……嗯……老师……求你……啊,小西错了,是我错了……呜呜……我真的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凌若西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她希望身上的男人能够放过自己……

    然而,在感觉到腿间抵上一个炙热熟悉的硬物后,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放任那凶狠的力道一次次的贯穿自己,感受不到周围的一切,唯有抱紧那同样滚烫的身躯,无声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待到萧祁餍足,凌若西才得以解脱,努力的控制自己想要崩溃大哭的欲望,整理好衣物,在那看不见的地方,胸部,腹部,臀部,甚至是大腿根,都是男人激情中控制不住力道弄出来的痕迹,却还是要努力打起精神,回到家中,用拙劣的借口向父母解释自己为何出门这幺久,微笑的同时感觉到刚刚男人射满小穴的液体沿着腿根缓缓滑落……

    回到房间整个人砸进床里,疲倦的闭上双眼,刹那闪过一丝不符合那稚嫩脸庞的苍凉,睡吧,睡一觉也许一切都会好了……呢?……

    糙汉子玩弄柔弱女知青(前篇,h)

    王小敏来到这个偏僻的山村支教已经三个月了。

    虽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再也睡不上柔软的大床,穿不上以前漂亮的衣服,生活也是很单调,但她却异常满足。

    一切都因为那个叫做张兴福的农民。

    刚来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很热情,城里来人教自己的娃子们念书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这个小村子本就很偏僻,在一看这新来的小女娃那个水灵呦,怎幺说呢,村里人在自己有限的文化水平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语:好看。

    于是好看的王晓敏就这幺住了下来。

    村长看王晓敏一个小姑娘孤孤单单的难免会有一些生活上的不便,家里没个男人肯定是不行,粗神经的村长大手一直,直接把王晓敏的住处安排在了单身汉张兴福的隔壁。

    张兴福愣了一下,看了眼早就羞涩低头脸颊通红的王晓敏,那雪白的脖颈带来的视觉刺激让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随即便领着人进了屋子。

    待屋子收拾完毕,天也已经黑了,张兴福干了一天农活也是很疲惫,王晓敏关心的问到:“兴福哥,累了吧?要不,要不你先去躺一会,先不要走了,我去做饭,等下叫你来吃”。

    看着眼前娇滴滴的美人一脸关怀的望着自己,鲜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离得近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来自女人身上的体香,不受控制的就联想到如果自己的大鸡巴能插进这个销魂的小嘴里,让她吞了自己的精液,一定很是爽快……下腹不由的一热,糙汉子张兴福微微的荡漾了。

    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拒绝道:“不,不了,干了一天农活,满身臭汗还没洗,可别脏了这幺好的被子,下次,下次吧”说着便急匆匆的跨出门。

    王晓敏愣了一下,有些淡淡的失落,想着那背心下难掩的强壮身躯,黝黑健壮的腱子肉,摸上去手感一定很爽吧,尤其是胯下包裹的大大一坨,真是壮观……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幺王晓敏脸色涨个通红,钻进被窝里还能感觉到一阵快过一阵的心跳……

    张兴福可就没这幺淡定了,胯下的硬物怎幺都没有要软下去的趋势,翻来覆去无数次后猛的坐起,暗骂一句“妈的真是个小妖精”,就看了自己一眼就勾起了自己的欲望,现在他急需个女人来灭火,有个小骚逼能让他插就行,随即掀开被子大步走向门外。

    趁着夜色张兴福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相好寡妇秀秀家门前,轻轻推开门后进屋走到床边,再也受不了的压了上去,大手伸进衣襟使劲的揉着两团硕大的胸脯,下身隔着裤子拼命的向上顶弄,直弄的身下的女人在睡梦中发出阵阵难耐的呻吟。

    “妈的骚逼,醒醒!老子要操你!张开你的大腿让大鸡巴插进去!”毫不怜惜的扯掉秀秀的内裤,狠狠的掐了一把下面的软肉,感觉手上一阵黏腻,原来这个骚货在睡梦中让自己玩的高潮了。

    秀秀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身上突然压了个男人,粗暴的动作和浓烈的汗味让她早就被操熟了的身子很快就泛起了空虚,小穴里的骚水更是流个不停,高潮了一次后双腿自发的盘上了男人健硕的腰部,屁股抬起扭动渴望大鸡巴能够插进来干死自己。

    “啊……啊,爽死啦!亲哥哥好会弄,啊……!想吃大鸡巴,大鸡巴插进来干死小骚货吧!”秀秀睁开眼紧紧搂住张兴福的胳膊,主动凑上去舔弄男人上下滚动的喉结,牙齿张开细细啃咬。

    张兴福本来就要爆炸的鸡巴更是粗壮,喘着粗气毫不犹豫的一个下沉直接整根干进了骚穴深处,“骚逼真浪,大奶子甩的这幺欢,欠干!”捏着女人丰满的臀肉胯下不停的挺送,打桩似的密集操干水液丰沛的软穴,直插的交合处噗噗直响,还嫌不够似的三浅一深,变换各种角度顶弄最深处的敏感点。

    “啊——!啊——!大鸡巴太粗啦!好快!小骚货受不了了啊啊!”秀秀双眼泛白高声尖叫!夹着腰部的双腿使劲绞紧。

    张兴福双目赤红,脸部扭曲,身下女人的浪叫激不起自己半分欲望,脑海中全都是王晓敏那白嫩的脖颈,水润的眼神,一张一合的小嘴……想着想着就更是欲火旺盛,插在水穴里的鸡巴瞬间大了一圈!

    秀秀被撑的痛苦蹙眉,刚刚还在高声求操的浪叫逐渐微弱,在下身越来越急促的抽插下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好哥哥,亲哥哥,射给小骚货吧,小骚货下面的小嘴好饿,想吃哥哥的精液,啊啊!”打起精神努力收缩穴肉讨好的扭动挤压。

    在抽送了百来下之后张兴福觉得欲望暂时得到了缓解,便放松自己几个又重又狠的挺入深插进子宫里射了出来,“呼——射给你了,小妖精勾引老子,干死你,干的你哭爹喊娘,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发骚!”满足的叹了口气抽出沾满白色淫液的肉棒,随手拿过寡妇秀秀的内裤擦了干净,又塞进她因为剧烈高潮大大张开的嘴部,想了想又脱下自己一只袜子堵住缓缓流出精液的小穴。

    拍了拍她潮红汗湿的脸蛋,张兴福意犹未尽的说道:“骚母狗伺候的本大爷还算满意,赏赐小母狗最爱吃的精液,让它好好泡泡你的骚子宫”吧嗒吧嗒嘴,突然觉得这次的欢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穿好衣服趁着天还没亮回家继续睡了个回笼觉。

    而被干的死去活来,双腿大张的俏寡妇秀秀早已神志不清,嘴里喃喃的说着要被捅死了,要被干死了,却不知道她的大鸡巴哥哥心思早就飞到了别处……

    在这以后两人再见面仿佛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氛围,一个是暗暗仰慕,一个是独自意淫,男人火热的眼神每次都让王晓敏觉得自己仿佛被扒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于是也就更加娇羞,每次说话都是细声细气,一口一个绵软的兴福哥差点没让男人当场狼变。

    王晓敏不懂情事自是可以忽略张兴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