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4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自臻扶着他的手缓缓站起身:“李宏,你说我该如何挽回她。”从一开始,她并不喜欢他,却被他所设计不得不负责,再如今因为他又得对另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负责。她虽然温和,却是个很有伦理观念的人,所以之前身处宫中刻意减少与自己接触的机会。两人在一起后,她年龄不大却把他的侄子视为后辈,如今叔侄同侍一妻,她怕是很难接受吧!

    “陛下被我们设计一次,嘴上说不在意,心里未必。此番长公子又做出这事,主子便陷入了两难,维护了徐国公府的颜面,便折辱了陛下的颜面,还是先让皇夫开导开导陛下再去挽回吧!”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至于徐长清的安置也合该交由表弟处理。他摸了摸隆起的小腹,知道她正在气头上并不会因此放弃他和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这后宫的规矩也该立一立了。

    ……

    奉天承运,女皇诏曰:徐国公长子,聪慧敏捷,风华丽质,柔嘉维则,深慰朕心。着即册封为清贵君,钦此!

    徐国公府一干人等都跪在地上,徐长清接过叩谢圣恩,笑着叫人打赏宣旨的公公。

    等人们道了恭喜退散开后,柳盛拉着正乐的儿子往屋里走,一进屋就让下人退出去,一把将他的衣服扒开。

    果然,肚脐之上洁白一片,怪不得儿子会被小叔子一早遣送回来,眉目间也多了份成熟气韵。

    “爹,你怎么这样。”徐长清被亲爹看穿,连忙将衣襟拉好。

    “你给我老实交代,是陛下要的你,还是你主动勾搭陛下,”前些日子他闹着要进宫,没准就是瞧上了陛下,柳盛已然猜出是后者,只觉得徐国公府的脸都被这娇养的儿子给丢尽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以后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看清我们徐国公府。”

    徐长清扁嘴有些不悦地嘟囔:“我就是喜欢陛下,有错吗?如今我就要进宫成贵君了,只会给徐国公府带来荣耀,爹你都不知道心疼我,还骂我。”

    柳盛对这个固执的儿子有些无奈:“陛下有没有让你……会不会怀孕?”

    “没有。”他倒是想,可是叔叔中途醒来了,导致他都没尽兴,陛下的身子香香软软的,小穴又紧水又多,咬着他的肉棒好舒服,这么一想,他有些意犹未尽,下腹也隐约起了反应。

    柳盛听着儿子颇有些遗憾的语气,还有那副少男怀春的模样,不禁皱起了眉头:“进宫前你给我老实点在家学规矩。”

    “知道了。”徐长清漫不经心地回应着,脑海中满是昨夜将她压在身下翻云覆雨的场面,恨不得立刻再进宫里,与心上人春风再度。

    ——————

    最近更新不大稳定,年底各种约会聚餐多。

    再次强调下徐长清不是男主,但他是个重要的人物,推动剧情发展和女主成熟的重要人物。

    谢谢支持,希望你们也能支持下另一篇文《蒋家小娇娘》。它和陛下是交替更新的。

    第九十五章

    文渊称病请假不能上朝,如今除了选秀一事朝中没什么大事,安然早早地退了朝,派人颁布圣旨之后乌龟属性犯了窝在自己的寝宫里,谁也不愿见。

    柳青求见了两次被夏茗挡了回来,知道这事不能操之过急,便回了乾坤宫里。

    “表哥这回玩得过火了,看来陛下这回是真生气了。”别说她了,他也气得将面前的孕夫和那个卑鄙的表侄子给揍一顿。

    徐自臻冷笑,知道表弟面上和气,心里不定多窝火。两人之间的联盟,也因为侄子插了一脚,或多或少让他也会产生动摇:“昨夜是本宫疏忽了,如今事情已成定局,皇夫掌管后宫,以后该如何处置自便。”

    柳青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他,也就没咬着不放:“表哥深知我从来不是爱自寻烦恼之人,况且我还是很感谢表哥多年照拂和促成我与陛下之间的姻缘,对此事希望我们不要产生芥蒂。至于如何处置,我却是不敢处置堂兄爱子,只要他日后安分点,我亦会给他几分颜面。”

    “这样也好。”他毕竟是姐姐最喜欢的儿子,徐自臻再如何也不能对他做什么,只是他倒是小看了侄子,果然徐家出来的就没几个省油的灯。

    “今日我去了两趟凤鸾宫都未见到陛下,想来心结还得表哥自己解决。”

    “一直以来她没发过脾气,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实在不行,就主动低头吧!毕竟表哥肚子里有陛下的孩子,她总归是怜惜你的。”

    徐自臻抚了抚小腹,轻叹一声:“但愿如此。”

    ……

    虽然安然不让朝,但折子还是要批的,夏茗给她整理分类时,看到一封辞官的折子,署名乃是右相文渊,素来镇静的人手一抖。

    “陛下,右相,右相的折子。”

    安然见她神色异常,连忙伸手接过打开一看:

    承蒙陛下厚爱,子息高中状元一路扶摇直上,官至右相。然,天下大定,陛下新政深得民心,臣思觉于陛下已无甚用途,故而上疏辞官,望陛下恩准。

    右相文渊敬上

    第九十六章

    啪地折子被阖上,安然站起身:“夏茗,立刻传文渊来御书房……罢了,你随朕去一趟右相府。”

    一直以来,她对朝堂都有些害怕,可是他在那里看着自己,她便能让自己快速地冷静。可是如今他要辞官了,那她该怎么办。

    安然到右相府,一路上挥退了要叩拜的奴才,问了文渊所在何处,当她看到那人正在府中浇花斗鱼,过得好不惬意,心里火烧火燎过一样,冲过去将折子摔在他身上:“你要辞官,朕不批准,你想都别想。”

    文渊嗤笑了声,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家奴,他们立刻会意告退,他才认真注视着对面的人。

    “陛下,前不久得了贤夫,如今又立贵君,五日后,便要选秀,臣不觉得自己于陛下有什么价值。”否则,她可以有那么多人,为何偏偏容不下一个他。

    听这么一说,安然越发觉得自己滥情,咬着唇有些嗫懦道:“可是你不当官了,新政继续要怎么推行下去,朝野世家贵族连成一片,我还有几个可信任的人。”

    听她只是关心新政,桃花眼泛起淡淡的寒凉:“陛下不必担忧,臣已经安排好了吴大人、李大人、慕容大人等几位官员接替臣,他们都是寒门苦读出身,德蒙陛下圣恩,必回好好回报陛下。”

    安然听闻依旧不答应:“不行,他们没有你厉害,我就要你做我的右相,你辞官,这个女皇我也不当了。”

    “陛下慎言,这样臣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文渊连忙出口阻止她继续说,毕竟隔墙有耳,可是知道自己在她心中这般重要,他到底是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她就不愿意接受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