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3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肚子里出来,想想心里难免有些复杂。

    过了一阵儿,徐自臻才开口:“你既然来了,就好好待几天,陛下温和,宫里没多少规矩,但你也要注意着点一言一行,你代表的可是整个徐国公府。”

    “侄儿知晓,多谢叔叔教导。”

    “启禀太君,陛下传话说她今儿要为右相大人庆生不能来陪太君,晚上再来陪太君用膳。”

    “有劳夏侍长了。”

    徐长清听了这段对话,得知陛下今晚就要过来,心里一阵小鹿乱撞。

    右相文渊吗?徐自臻知道两人关系不错,既是君臣,也是朋友,只是他总觉得此人有些怪异。二十岁不曾娶夫纳侍不说,派去她府中的探子传来的消息她房中无人,也不知道陛下是不是受了此人影响。

    “叔叔,我进宫还未曾拜见过表……皇夫,我……”

    “不急,午膳时他会过来。”

    他们果然联手了,徐长清垂眸敛下眼中的异色,如此一来后宫基本就是两人的天下了,他以后必须依附两人才能走得长远些。

    第八十二章

    东暖阁两人举杯对饮了几杯后,安然就有些禁不住了,小脸红彤彤的,水眸带着几分迷醉:“咿,哪来的酒味,”她蹙着眉头左闻闻,又嗅嗅,发觉是自己身上,“好臭,我要洗澡,马上就洗。”

    文渊见了几次她的醉态目光依旧挪不开,那时他只想为家人报仇,而男扮女装进京赴考,大仇得报后本该功成身退,却又因为她留了下来。

    她已经娶夫了,就快要选秀,甚至还和皇太君搅和在一起,让他怀了孩子。真是有够糊涂的,才被算计成这样,他便更不能留下她不管。

    “文渊,华清宫洗澡很舒服,你要不要去。”安然笑嘻嘻地问对面的人。

    没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话,文渊头一回不知如何应对。

    “你是不是害羞,咱们都是女生,你有的我能没有?”她又继续劝他:“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我可是没给别人洗过。”

    那你还真没有,文渊心想着,却又听她说没给那两个男人用过,虽然是把自己当女人看,心潮微微有些起伏。

    “你不去就算了,我自己……”

    “好!”

    安然到了华清宫就让宫人褪下了,夏茗依照惯例让人将门关好,自己守在门外。陛下向来喜欢独自沐浴,就连她都不让近身,却邀请右相来华清宫,想来两人关系确实好到可以同裤子穿似的了。

    安然本来就醉了,觉得好东西要和朋友一起欣赏,走到浴池旁看着蒸腾的水雾,伸手拿了把玫瑰花撒了进去,缓缓站起身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文渊等会儿我们互相擦背吧!要是有浴球和浴盐就好了。”

    文渊站在她背后,呆呆地看着她衣衫滑落,赤裸着白皙娇小的身子,皮肤比男子还要细腻几分,她微微抬腿去脱裤子,臀瓣挺翘。

    不知正面会是何等风姿,以前他便有想过褪去一身华丽的凤袍,她会是什么样。如今得见,竟然只是这样一看便让人欲血沸腾。

    安然摇摇晃晃地跨下水,转过身见她衣着完好,忍不住催促:“你怎么还不动,快下去啊!”

    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握紧,缓缓将腰带解开,男人目光落在浴池中女孩的胸前,一对浑白圆润的乳房,粉色的乳尖小小的点缀在两边,甚是可爱。目光略过平坦的小腹再往下已经被水和花瓣遮挡住,让他心里生出了一丝遗憾。

    第八十三章

    安然也不管她了,开始坐下用手舀起水浇洗自己的身子。

    趁着她没注意自己,文渊褪去衣服快速地跨下浴池向她走过去,刚坐下到一半,她却猛地转过来。

    他心里直发颤,她要是发现他男扮女装,会不会怪罪自己长久以来的欺骗。早知道就……文渊知道自己没法忍住,当她提出邀请,他就跃跃欲试。

    “文渊,你,你的胸怎么这么平,”安然盯着他胸口看了一会,喃喃着:“我还觉得我的胸挺小了,你就是个飞机场。”她突然仰天大笑三声,总算让她找到他的短处了。

    文渊一时竟无言以对,果然是醉了,不过她没看出来他松了口气之余,心里还有些失落:“陛下想笑就笑吧!臣也觉得无颜以对。”才怪!

    安然本来想笑,听了这话便有些笑不出来了,看他的样子挺难过的,便出声安慰道:“你别这样,胸虽然平了点但可以二次发育的,只要捏揉捏揉,我的就是这样长大的。”

    这话对女人来说不过是饭后余谈,对男子却是引人遐想,文渊看着那对小乳包,脑海中便出现两只大手揉捏着它们的场面,鼻子有些发热了。

    “陛下,可否让臣摸一摸,看看效果如何?”他沉声问。

    让她摸,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是特别难以接受,安然脑子里晕晕胀胀的,点头同意了。

    文渊这才伸出手抚上她胸口,缓缓收拢手指,感触着那温软,另一只手也握住左边的乳房,揉捏起来。

    “嗯……”安然被他捏得溢出一声娇吟,身子渐渐开始发麻。

    她这样一叫,男子下腹越发热烫起来,手下加重力道不断地蹂躏着那对椒乳,看着乳肉淫靡地从指缝溢出,情动难耐直接将香馥馥的人儿抱入怀中。

    安然本就醉了,处在一片迷蒙中,任由他抱着玩弄着自己的身子,腿间蜜液开始分泌,是不是发出一声轻吟:“轻……轻点……”

    她的叫声可真好听,可是怕被守在屋外的夏茗听出来,他只能低头覆上她的唇。哪只刚碰上柔软的唇瓣,那人就伸出小舌像小狗一样毫无章法地舔弄他的嘴。尽管如此,还是让他有些沉醉,张开嘴伸出舌头勾住她的小舌品尝她口中的蜜津。

    第八十四章

    安然嘴被他吻着,双乳又被亵玩着,双重刺激,敏感的身子花液泛滥,偏偏又坐在男子身上,温热滑腻的水儿滴淌在他的大腿。

    男子都要研读房中术来讨好未来的妻主,文渊也不例外,虽然他不曾经历过,但也知道那是她情动的证明。

    下腹越发亢奋抵在她腿间,感觉到那嫩滑的肌肤,身子微颤开始轻轻磨蹭着试图缓解磅礴的欲望。同时大手不断揉捏着椒乳,指腹或是揉搓,或是刮弄着乳尖,逼得它们变得硬挺红润。

    女孩被他玩得舒服想要叫却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哼哼声,难受又难耐,腿间被磨来蹭去弄得两片花唇麻痒得很,体内空虚地正要什么填满才好。

    她伸手探到身下抓住了那个做坏的东西,耳畔听到一声沉吟,有点儿熟悉,是谁呢?

    安然想不到,索性也就不想了,握住粗大的肉棒微微抬起身对准自己花穴口,缓缓往下坐。

    前戏不够充分,刚进一个头就被夹住了。好紧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