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3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稚儿般心里半是激动半是怜惜。

    她深吸口气呼出试图放松,却还是不管什么用,难道真要先扩张一下。

    忍住羞耻,她再次拉过他的手到两人腿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娇娇地嗔着他:“你摸摸我。”

    柳青脑中仿佛有什么崩断的声音,被她这媚态弄得几乎魂不附体,如同木偶被她拉着手到两人耻骨相接处。

    软嫩湿滑,如同豆腐般让人生怕用力捏碎了般。如果有机会,他想看看那是什么样,一定很美,柳青心想。

    安然被他这生疏的触摸,依旧弄得花液喷出,顺着肉棒滑落,甬道放松了些,趁着这会儿她缓缓坐下,肉棒瞬间冲破层层阻挠直抵花心。

    “啊……太深了……”她惊叫着,还是无法适应这个姿势,每次一进去就进得很深。

    里面紧致湿热包裹着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与难耐在身体里矛盾地滋生,迅速蔓延开来,柳青的呼吸越发紊乱了,再也控制不住本能挺身去顶撞。

    “嗯啊……等一下……”安然虽然坐在他身上,但还未完全缓过来,被这一顶,身子便发软了。

    柳青哪里能等得下去,之前便被她慢吞吞地耗尽了耐性,既然表哥告诉过他房事上要主动点,想来是深知她的秉性。抱住她身子的手滑动握住那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开始控制她的起落来给予自己快感。

    安然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原来还以为是那种矜持的男子,果然男人到了床上都会变得如狼似虎,可惜等她明白过来,后悔晚矣。

    第六十三章

    “啊……嗯啊……慢点……好快……柳青……慢一点……”

    “别……不要……太快了……啊……受不了……嗯啊……别撞那儿……好麻……”

    守在殿外的宫人听得面红耳赤,陛下这叫声未免也太销魂了,光是听这声音就让人想扑倒狠狠地蹂躏。

    “啊……嗯……好快……”安然身子上下颠簸,没什么力气了,要不是被他箍住腰身,几乎要趴到在他身上,花穴被狠狠地抽插操弄,耻骨摩擦拍打得生疼。花液如春水般潺潺流淌,让体内的肉棒进出的更加顺畅。

    “陛下,陛下,好紧。”柳青一次次地将她贯穿,把她小小的身子顶得上下颠倒,整个人如同风雨中起伏飘摇的小船般。

    两人交合的地方狼藉,娇嫩的花穴被撞得红肿,只能听到巨大的肉棒“呲呲”地插进插出声,插入时撑平甬道里的每一道褶皱,抽出时又被紧紧裹着,让他忍不住想要弄坏她,干穿她。

    “啊……我……受不了了……慢点……嗯……”安然的嗓音有些沙哑,一股花液喷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在他身上如同提线木偶般,浑身抽搐不止、脑海中仿佛有烟花绽放般,小腹一缩体内的肉壁也跟着收缩裹紧那粗悍的凶器。

    柳青被这么一咬也控制不住喷薄而出的欲望,最后冲刺了几十下,将初精尽数射入她子宫中,真正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

    ……

    景熹宫

    “主子,夜深了,该睡了。”李宏再次上前劝着,他心里大概能猜到今晚主子怕是彻夜难眠了。

    男子握着棋子,一人对弈,久久未落,双眸漆黑如夜让人看不出情绪。

    “李宏,你说我这样是对还是错了。”

    李宏微愣:“是对是错,奴才不敢妄议,但对陛下和主子却是最好的办法。”

    “是啊!”他缓缓起身,步伐有些凌乱,兀自喃喃着:“最好的办法。”

    今夜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其实那天晚上对她下药时,他就该置办的,只是那时心里不确定自己对她是情多还是欲多。

    他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凉风吹入才勉强换回一丝清明。

    夜空中月亮很圆,皎皎生辉,洒落在他肩上,衬得人比月光还要孤清。

    日后每年每月十五她都会在表弟宫里度过了,徐自臻知道她因为最先认识自己,进而产生了依赖和喜欢,日后也会有人享受到这份依赖和喜欢。他并不觉得难过,唯独害怕她真正喜欢上一个人,除了那人不再对他们敞开心扉。

    良久,男子略带颓靡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只盼你此生不通情爱。”那样他至少可以与她共白首。

    ……

    第六十四章

    安然轻轻喘息着,处男技术差且凶猛,她算是有深刻体会了。

    柳青缓缓从她体内退出,经过这一次水乳交融,让他通体舒畅,眉眼舒展。他抱着怀中柔软无骨般的人,竟然有种舍不得放开的想法盘踞在心头。

    他向来遵从自己的内心,既然不舍便抱着。

    “我热,让人备水吧!”安然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是被子下几乎不着寸缕。被他炙热的胸膛紧贴着,身上黏糊糊的,身下更是有东西流出,让她有些难受,忍不住轻轻推了推。

    柳青便叫守在殿外的人备水。

    等到宫人水放好,花瓣撒上,她已经缓过来了,只是腿还有些发软。在床上找不到亵裤,这样光溜溜的下去好尴尬,安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青看出了她在害羞,虽然不知道别的女子会不会像她这般,却则觉得很有意思。

    “侍身服侍陛下沐浴吧!”

    “不用了,我习惯……啊!”话还未说完,整个连人带被子被抱起,身体突然腾空,安然被吓得叫出声,连忙搂住他的脖子以防不慎掉下去。

    “是侍身唐突,还望陛下不要怪罪。”柳青没想到自己会吓到她,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她自小幽禁,没有接受女子所要学习的武艺、剑术、骑马等,身子又柔弱,比那些娇养的男孩般,需要的是温柔体贴的夫侍。他尝试着,应该也能做到罢。

    “没事,是我自己大惊小怪。”安然虽然被吓一跳,但也没想到责怪他,而且重点难道不是他要夫侍自己洗澡吗?

    以她之前的经验,洗澡容易引发激情,每次自臻也是说服侍自己洗澡,洗着洗着就在浴池里做了起来。

    有了前车之鉴,再从刚才做的过程里,知道抱着自己的男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由地想要退缩:“柳……皇夫,不必了,我自己洗就好了,放我下来吧!”

    柳青却没听她的,抱着人径直往浴池走,他初尝情欲,便碰上了一个勾人的小妖精,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她。况且,他们已是夫妻,做一回与做多做几回有什么区别。

    以她这怯懦的性子,必然不会轻易接受男子,只有强势点才行,表哥当初怕也是这样吧!

    普天之下谁会想到掌管着靖国这个鼎鼎有名的大国的女皇在床上风姿撩人,连他都快要拜倒在她袍下。

    被子脱离身体,颈后的系带被解开,他终于可以一窥全貌,之前帐内模糊他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