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2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不……太大了……”安然惊叫出声,扭动着纤腰想要躲开,他竟然前戏都没怎么做就要弄进去,她已经好久没做了,花穴又紧肯定会被弄坏的。

    ”不要,求求你……不……啊……痛…………好痛……呜呜…………”

    女孩白嫩的身子颤抖得,两团椒乳更是颤动不止,晃出一圈又一圈如波浪般,看得男人喉咙间越发干涩,身下的欲望疯狂暴涨被卡在花穴口处进不得又不愿退出,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轮落,被面具遮挡着。

    紧两个人相接的地方,他只入一点就将两片花瓣分开,低沉的声音带着粗喘响起:“放松点,让本尊进去。”

    安然没有听他的自称,身下几乎要被撑裂了,他太大,而她太小,虽然有花液润滑却也承受不住,甚至因为她紧张,甬道不断收缩,幽穴口死死的绞紧他的龟头,让他寸步难行。

    第四十三章

    她知道今晚没人来救自己,若不配合,受伤的只能是自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双腿展开得更大,让花穴能吞下那可怖的巨物。

    见她还算识相,男人也没多鲁莽,低头含住乳尖儿吸吮起来,他记得自己一吸她就会发出好听的叫声,不会那么抵触。

    娇嫩的乳尖再次被他如孩子般笨拙的吸吮着,微微疼,却又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安然克制着不让自己叫出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下被强占,就算身体屈服了,理智也不能轻易屈服。

    感觉到幽穴不再咬得那么死,肉茎慢慢一点点埋入,到底身子被调教过不像初尝人事的处子般脆弱,安然被撑得满胀,虽然还是有些但勉强能承受。

    肉棒埋进那温润的紧窒中,被紧紧包裹住里面似乎有无数张小嘴在吸般,男人倒抽了口气,快感从尾椎骨蔓延而上直达头皮,极力忍住喷泄的冲动,腰杆一用力,龟头顶开里面层层媚肉不断地深入。

    “慢点……啊……好大……”有点难受,太满了,安然蹙眉叫着,身下的幽穴艰难地吞咽着那庞然大物。

    “好紧。”男人哑声感叹着,想到民间传闻这小女皇不大近男色,想来她的穴里没插过几根肉棒,心里又满意了几分,双手扣着她的身子抬高,让她迎合自己插入。嘴里还含着小小的乳头,据说她已经十五了,身板却像个孩子似的,各处都小,若是自己用力点恐怕能将她的乳肉都吃进嘴里。

    粉嫩的乳尖在他的吸吮下变得肿胀红润如同成熟的樱桃般,左手大力揉捏着被冷落在他粗粝的大掌揉捏下变化成各种奇形怪状,白嫩的乳肉从他指缝间溢出。

    安然敏感的身子,被他弄得吟叫连连,一小股花液喷涌而出,湿润了紧窒的甬道,同时也浇灌着插入其中的肉棒。

    感觉到她的花穴足够湿润可以容纳自己的肉棒穿梭,男人的隐忍已经到了极限,比婴儿手臂还要粗大的硬挺彻彻底底插了进去,没有丝毫保留,直接撞开子宫口顶住花心深处。

    第四十四章

    安然没忍住哭了,泪珠晶莹地滚落在脸颊或是两鬓,真的好疼,这人简直就是个莽夫,不知道慢慢来就这么撞到她最里面,让她觉得整个人好像从中裂开被撕成两片一样。偏偏那坏东西还在她身体里律动。

    她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拒绝,只能忍着,花穴也跟着缩紧。

    男人也有些难受,刚进去就被她绞紧,几乎死死的箍住,只是他已经控制不住本能不管她配不配合抽送起来。

    “啊……”女孩有些尖锐的痛呼,腰身微微抬起如拉开的弓般,试图稍微缓解体内的胀痛,却好似迎合般,让本来就控制不住的男人更加疯狂,扣住她纤细的腰身拉向自己,同时狠狠地往里撞。

    安然子宫都被他撞得发麻,渐渐地于痛苦中孕育出一丝快感,爱液不断分泌润湿了甬道,开始适应男人的强悍,垂在身侧双腿也不由自主地缠上他的窄腰。

    面具覆盖看不出男人的神情,却可以透过那双盛满情欲的眼眸看出点点满足与兴奋,他在酣畅的快速冲刺之余,也会稍微分出心神去关注身下被他索取的女孩,见她眉眼舒展,春情绽放,心里不由地得意起来。

    原来翻云覆雨会有这么快乐,比练功突破后的满足感要强上好几倍,他活了二十多年才第一回体会到如此快活,怪不得那么多男男女女喜欢。话说这小女皇虽然生得男气,却比他们这些男子还细皮嫩肉,让人恨不得咬上几口,将她压在床上干起来爽得不行,尤其是那包裹他阳具的嫩穴,一吸一吸地,若是她不是女皇,他还真想将人抓回去做自己的女宠。

    床榻震动剧烈,男人的粗喘与女孩的呻吟交相辉映,巨大的肉棒在嫩穴里快速地抽送插入,带出涓涓花液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床下不远处被点住的白猫,看着这样的场景,蓝色的眸光幽幽闪烁着。这样的场面相当诡异,可以沉浸在欲海中的人根本无暇顾及。

    “轻点……轻一点……嗯……太重了……”体内的肉棒肏干得太深,如同打桩般,这人根本不会什么技巧,只会蛮干,好在本钱不错,但安然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她每次和徐自臻做,他都会将她撩拨得欲火焚身,开始时温柔小意,才渐渐大开大合,不像这人那么蛮横,只顾他自己舒服。

    她却不知,徐自臻这些世家贵族子弟接受过宫里这方面的训练,作为继君如何侍候君王是他必须要学习的。而这人骨子里厌恶女人,更不会去学那些技巧讨好女人。

    男人喘息着,没有说话,更不会调情。虽然他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事,但每次自己撞得劲儿大,里面的媚肉就会吸得更厉害,让他很舒服,恨不得将人撞坏、干穿。

    娇弱的女孩被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折腾了好久,双腿被他拉住扛到肩上,他想再看看给自己如此销魂体验的地方。

    小小的嫩穴被撑得满满的,似乎要容纳不下崩裂般,却还是艰难地吞吐着自己的粗壮,两片粉色的花瓣被撑到两边再也合不拢,看得男人越发狂热,身下的动作也越发迅猛。

    第四十五章

    “不要……啊……慢……慢点……啊……呜嗯……求求你……慢一点…………嗯啊……”安然小脸潮红,杏眸水雾萦绕,身体里的快感堆积到绝顶,尖叫这求饶,娇小的身子如同痉挛般轻颤不止。花穴口不断收缩,将体内的肉棒绞紧,同时花穴深处涌出一股浓浓的濡湿炽热的蜜液。

    男人愣然,看着她尚在高潮中,白皙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泽,如同东海的粉珍珠般,美得勾人心魄。龟头被她的花液烫了下,里面不断缩紧,裹得他几乎要窒息却又受虐般刺激得他双眼发红,又粗又硬的肉棒劈开层层媚肉阻挠更加快速地抽送起来,将还未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