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丹了,”然后,转而对一旁僵着脸的男人,笑着讨好道,“哥哥,不要生气,我送了牡丹给你,你以后不要打我好不好。”

    既然她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徐自臻扯出一丝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自臻哪敢对陛下动手,不过是动动嘴,然后,让陛下下不来床而已。”说罢,还舔了下她的耳垂。

    安然猛地打了个哆嗦,梗着脖子,想到被他弄得下不了床的惨样,十分识相地扑到她怀里蹭了蹭,撒娇道:“我错了,只是玩笑而已,你别这么较真嘛!”

    李宏和夏茗对没骨气的陛下心里暗暗表示鄙视。

    徐自臻将她从怀里拉起来,搔了搔她的下颌,柔声道:“乖一点,别整那么多幺蛾子。”

    安然不满地噘嘴:“你个古……古板,这叫情趣懂不懂。”

    “等回了……家再陪你玩。”还情趣,孩子气,男人眼中满是宠溺,指腹摩挲着她柔嫩的脸颊。

    第二十八章:公子柳青(上)

    安然拉下他的手握住,刚才自己差点说漏了嘴,不敢再得意了,乖乖等着老伯捏好糖人。

    “久等了。”老伯捏好上色递给她。

    安然伸手接过,看着捏得精致的牡丹,伸出舌头舔了下,清甜清甜的比在现代吃的要好,又凑到身旁人的唇边:“吃一口。”

    徐自臻不爱这甜腻腻的东西,但盛情难却,尤其是她眼中满是期待的样子,更是无法拒绝,也舔了一口。

    “好吃吗?”

    “嗯!”

    夏茗掏了钱后,紧跟着两人走。

    老伯看着四人,也察觉出了那小公子在开玩笑,大公子分明对他很好,兄弟两同吃一个糖人虽然不少却也不多,至少表明感情是极好的。

    两人逛了半条街,安然再激动也有些累了,这两天被他索取了多次,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正要上马车打道回府时,突然听见一声软糯的猫叫,紧接着一道白色的影子如闪电般飞过最后落在了女孩肩上。

    徐自臻等人一阵紧张。

    安然将肩上的猫轻轻捉下一看,这……这不是她家安安吗?难道它也穿越过来找她这个铲屎官了?

    她再仔细看才发现它的前爪没有一撮小灰毛,通体雪白,眼睛湛蓝湛蓝的,比安安要澄澈一点。

    原来不是啊!但它好巧不巧地跑到自己肩上,就是认了她当铲屎官,当她的喵。

    徐自臻出声,语气满是担忧:“陛……快将这野猫扔了,要是伤着你……”

    “不要。”安然打断他的话,牢牢地抱着怀中的猫,一副谁想把它带走就要跟他拼命一样。

    徐自臻见那猫倒是乖顺,稍微放心了些许:“你若是喜欢,我叫李宏挑只漂亮温顺的猫给你养,这猫毛色干净润泽说不定有主了。”

    安然摇了摇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带着乞求:“自臻,我就想养它。”看到它就像看到了安安一样,就好像在这个陌生的朝代找到了家的感觉。

    见她眸中亮晶晶的,难得带着固执和让人有些不理解的怀念,徐自臻只得妥协了:“李宏,派人打探下是谁的猫,将它买下。”

    听闻,安然笑容变得盛大,抱着猫左右晃动着身体,颇有几分小女儿娇嗔的意味:“自臻你真好。”

    徐自臻心里有些满足,又有些不是滋味,给她抢了只猫就算好,他都有些忍不住嫉妒她怀中的猫了,得她如此青睐。

    然而,让他嫉妒的何止这些。

    安然摸了摸怀里的猫,垂眸敛下满满的怀想和思念:“从此以后你就叫安安。”

    安安!徐自臻嘴角一抽,没想到她竟然把尊贵的国姓赐给了一只猫。

    “小白,你怎么跑这儿去了?”清润而略带急促的男声传来。

    “这位公子请将我的猫…………”待声音的主人看清了人后,说话声戛然而止。

    ——————(?o?╰╯o??)可爱分割线————

    听见新美男的声音了吗?接下来会是剧情铺垫,上位扑倒陛下还需要一小段时间。

    第二十九章:公子柳青(下)

    安然循声看去,只见男子样貌年轻,具体年龄看不出来,皮肤白皙,面容清俊,最为勾人的桃花眼却清澈得不染尘埃,颇有几分冰雪之姿。他穿一身水绿罗衣,乌发一半用一只翡翠玉簪束起,一半垂在背后,俨然还未曾婚配。

    这声音徐自臻再熟悉不过了,轻笑着开口道:“没想到会在此碰到表弟,表弟表妹身体可安好?”

    男子,也就是柳青立刻明白了他不要说出身份的意思,回答道:“我们一切都好,表哥身子可好?”

    “挺好。”

    见他们表兄弟情深,安然提议:“现在回去尚早,不如找个雅间坐坐,正好你们表兄弟叙叙旧情。”她也趁机想法子讨要了这只喵。

    于是,几人同往蓬莱楼要了间雅间。

    夏茗等人候在雅间外,叫了小二送上茶点便关上了门。

    柳青这才跪下叩首道:“臣男柳青叩见陛下、太君。”

    听着名字有点耳熟,安然忙道:“柳青公子快快请起,我与自臻出宫游玩,恰巧与你偶遇便是缘分,宫外不必讲究那么多礼节。”

    “喏!”柳青起身道。

    安然:……

    “表弟怎么养起了猫?”待他坐下后,徐自臻笑问,若是别人他会多想是不是故意勾搭陛下,这位父家表弟却是不会。

    柳青这才想起抛弃旧主的猫儿,却见它在陛下怀中睡得安稳,抿着唇道:“我哪有心思养猫,说起来还是它自己跑到我院子里,见它不走,我便收来养着。”没想到它会琵琶别抱,突然窜到这靖国最尊贵的人怀中,也不知道该说它是眼光好呢?还是眼光好呢?

    既然是熟人,还是自小交好的表弟,徐自臻也就没客气开门见山讨要起猫来:“陛下,她看上了这只猫,表弟可愿割爱。”

    柳青当然同意:“自然,那也是小白的福气。”

    两三句话,猫就到手了,安然笑着对对面的人道:“那就多谢柳青公子割爱了,我会好好待它的。”

    “柳青愧不敢当。”柳青没想到这位陛下竟然会向自己道谢,忙拱手道。

    柳青,姓柳,自臻的表弟,安然突然想起来:“柳青公子莫不是豫国公家长子。”

    “不错,陛下倒是记得。”徐自臻肯定道。

    “豫国公乃有功之臣,可惜……”话到一半,她连忙看向那人,见他神色如常,这才松了口气。

    世人皆说女皇仁德,柳青自然也感知得到,只是今日得见,才发觉女皇除了仁德宽厚,更是心细如发,说句话都会顾及人的想法:“母亲为国尽忠,死得其所。这两年多亏陛下照拂,豫国公府上下都感谢陛下圣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