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头,可怜兮兮地求饶,声音微颤带着哭腔:“不要,好痛,会坏的。”

    “不会的,我的陛下能承受住的,别怕。”徐自臻双手扣住她的腰肢,腰杆迅速挺动,一次比一次深入,肉棒狠狠地冲开层层穴肉,破开紧窄的子宫口,直到抵上那片嫩肉才停止前进。

    安然痛得直哆嗦,好一会儿才稍微适应,或许是被撞得麻木了,放松身心渐渐沉溺进情欲的泥沼中。

    好舒服啊!女孩的花穴被巨大的肉棒插得花液四溢,几次达到高潮,又被他拉入情欲中,陪着他辗转缠绵。

    “嗯……啊……好用力…自臻……自臻……”夜色深沉,女声婉转撩人一声声充斥在整个房间,甚至传递到屋外,听得几个守夜的宫人都不再打瞌睡。

    李宏上了年纪,安排了人值夜,挨不住已经回了房休息了。

    两个宫人杵在门口,不由地感叹皇太君果然非常人,这体力怕是好几个男子都抵不过他。

    等到寝殿里消停下来已经是半夜了,两人连忙端正姿态,等着主子下令备水,却久久听不到传唤。

    两人面面相觑,隐隐有个猜想,太君莫不是要怀上陛下的孩子吧!

    寝殿内,安然平复着呼吸,身体里的力量都被消耗殆尽了,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只是他明明已经射了,怎么还留在她身体里?

    她不得不自己往外挪,然而,才刚刚挪动一丢丢又被人逮了回去,已经软下去的巨物在敏感甬道里磨蹭了一下,让她差点没叫出声。

    “别动。”徐自臻说这话的同时,双腿紧紧缠住她的细腿。

    “可是,不舒服,那个在里面。”安然微微蹙起眉抱怨,虽然被他桎梏住还是想动。

    “陛下,不是想要给我个孩子吗?只有这样过一夜才能怀上。”大概猜到她可能不懂这些,男人做出了解释。

    纳尼?竟然还有这样的?不会是欺负她是穿越人士不懂这些吧!

    安然有些难以置信,到底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腹诽着。

    她本来以为自己这样会睡不着,但因为体力消耗过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反而,徐自臻看着她熟睡的小脸,消停下去的欲望在那紧致的甬道隐隐有壮大的趋势。可是,今天她已经被他索求过多,再这样下去铁定会伤到她,便只能硬生生忍了。

    第十八章

    正因怀孕过程如此麻烦,许多女子又隐忍不住欲望,除了必须传宗接代,给正夫、侧夫,或者比较喜欢的小侍孩子外,其余的小侍多是供女子发泄,而没有孩子。

    安然的花穴含了一夜,早上又被按着来了一发,整个人恹恹的,泡了药浴才稍微好一点。

    两人这次出宫虽然阵仗不大,但毕竟要去见人,还是精心装扮了一番。

    看着男人对镜梳头,宫人在一堆华丽美观的珠钗中择选,安然很是羡慕,这个时代于她真的不要太好,只是为毛她不能穿漂亮的裙子,画一个美美哒的古典妆容,云鬓凤钗什么的,这一切都是一群男人享有的。

    她呢!虽然贵为女皇,但发型是万年不变的道姑头,簪子虽然华贵,样式颇为素简,更别提化妆了。寝宫里没有一样古代美女有的东西,让她都有些恍惚自己和男人有什么区别了。

    徐自臻从镜中瞥见她顾影自怜的样子,约莫猜出了她一点点想法,没想到她竟然喜欢……原以为她讨厌脂粉的,这样看来她是不喜男子涂脂抹粉,喜欢弄自个儿脸上。

    他唇角微抽,面上却不动声色吩咐宫人:“不必矫饰,用那只如意和合簪就行了,脂粉也不必添了。”既然她不喜欢男子涂脂抹粉、环佩叮当,他便配合着她吧!

    等到他梳理完了,安然早就整理好了,看了看桌上的胭脂香粉,圆溜溜的黑眼珠一转了一圈:“自臻,你能否在外殿安置片刻。”

    她不会真要上妆吧!徐自臻难得吞咽了下,但这么多人在前不能拂了她的意,只得乖乖出去了。

    第十九章

    听到关门声后,安然迫不及待地坐在梳妆台前,摸了摸这些精致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化妆品,开始摆弄起来。

    她到底没正儿八经地学过化妆,只能简单地用螺子黛描了描柳叶眉,又涂了口脂,看着铜镜中女孩唇红齿白,杏眼黛眉,满意的点了点头。本来她还想将头上的簪子给换了,可是不符合女皇礼制,也就罢了。她心里暗想着:等什么时候做两套漂亮的女装,不!男装,自己私下里穿穿。

    徐自臻在外殿,双手背在后面,长身而立,虽然相处的这段时间知道她没有半点女子气概,但还是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化妆的样子。然而,等到门打开,他看着站在门口笑盈盈瞅着自己的女孩,不由地痴了。

    她女生男相,容貌柔美,他一直都知道,只是化了妆后,整个人又多了分明媚,如同在他身下承欢之后的样子,让人恨不得想藏起来。

    “自臻,我漂亮吗?”安然笑着问,如果此刻她穿着漂亮的裙子,还真想捏着裙角转一圈。

    一个女人这般爱俏也是奇了怪了,徐自臻却是点头认真地回答:“陛下自然是漂亮的。”

    安然听了很是高兴,小跑着到他跟前,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头。”

    他微愣,不解她要做什么,头缓缓垂下。

    安然踮起脚,快速地在他唇上亲了下,红着俏脸道:“这是奖励,以后都要这么夸我,”说完,她状似什么也没发生般,伸了个懒腰,绕过他往外走,“好饿啊!我去用早膳了。”

    唇上的温软覆盖不过片刻,残留着淡淡的口脂香,越发衬得女孩的唇香嫩可口。男人伸手抚上自己的唇,唇角上扬,这口脂涂在她唇上倒也是极为合适的。

    ……

    徐国公府

    天蒙蒙亮,徐国公府的人都起来了简单地用过早膳后,便守在门外,等着女皇陛下与皇太君驾到。

    “陛下和叔叔怎的还不来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花容月貌的男子低声嘟囔着,难得见到陛下凤颜,他这次选的衣服漂亮显身段,也就有了个缺点不够厚。现如今正是冬季,寒风凛冽中站了快半个时辰,自然挨不住了。

    徐国公徐尧听着长子徐长清的话不禁蹙起了眉,他身旁的正夫柳盛察觉到后,嘘了儿子一眼,低声吐出四个字:“不可妄议。”又吩咐跟前伺候的奴才去给他拿披风。

    第二十章

    安然并不知自己陪着徐自臻去一趟徐国公府会这般劳驾他们,大冬天的在门外等着,此刻还窝在男人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

    “自臻,你的手指好漂亮啊!”长长的,骨节分明,再加上皮肤白净隐约可以看到手背上的筋络。然后,她对比了下自己肉肉的小爪子。

    于是,我们的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