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还要娇气,可他就是喜欢。

    素手缓缓从被子里抽出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肌肤嫩滑如婴儿般。当年自己进宫后便见过这位九皇女,那时她才七八岁,生她的是个容貌出色的宫人,怀了龙胎后被封了侍君可惜难产死去。没有父亲庇护的孩子在宫里活不长,自己不是什么慈悲之人自然也没多管闲事。女皇将她交由德贵君抚养,后来遭常贵君设计被幽禁在皇女府中。

    手指摩挲着她的脸从眉毛到小巧挺翘的鼻子,最后是粉嫩的唇瓣。男子眸色有些暗沉,若是当初他收养她,那么她对他会不会亲近点。可若是他收养了她,便只能看着她成年娶夫纳侍,甚至与那些个皇女斗来斗去。

    这样便很好,她性子恬淡温和,不似事间女子滥情,纵然不爱他也会怜惜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若是他能怀上龙胎,甚至成为皇夫,即便日后年老色衰,每月初一、十五、团圆节日她都会在他房中过。

    他缓缓转动身子,低头覆上那柔软的唇瓣,只是亲了下便离开,却见女孩睁着水眸直直地瞅着自己,难得有些郝然。

    安然见他脸红了,不禁莞尔:“你偷亲我。”

    没想到这小女皇竟然会直接说出来,白皙的俊脸越发红了:“是自臻轻浮了。”

    安然有些错愕,不过亲了下就是轻浮,她又没说什么,想到这里的男人和古代女人一样,缓缓坐起身手撑着他的胸口,在男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徐自臻身子微颤,这还是她第一回主动亲近自己。

    安然察觉到他颤抖了一下,笑容越发柔和:“自臻,你我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就不必这般拘谨,就像平常夫妻一般,按着你的性子好好过日子便好。”

    他垂眸乖顺地回答:“自臻明白了。”

    知道短时间内扭转不了他的想法,安然也不勉强,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等过两天不用上朝了,我陪你回一趟徐国公府如何?”

    她居然会主动提议陪自己回娘家,徐自臻眼中满是讶然,难得她贴心如此,自从进宫后,除了母亲父亲相继离世回了两趟家,便再也没回去过,倒是有些想念了。

    他眸中透着怀想,安然有些庆幸自己找对了话题:“我每半月有两日不用上朝,你如果想家了,可以住一日。”

    “多谢陛下,而今宫里才是自臻的家,陛下是自臻的家人。”

    这就是所谓的嫁出去男儿泼出去的水吗?安然抑制住笑的冲动:“自臻能这样想,我很欣慰,我也会把你当成家人。正好顺便在皇城逛一逛,两年了,我都没怎么出过宫。”

    两年?不应该是十五年吗?徐自臻有些疑惑,心想她可能是指执政两年吧!

    ……

    可能是那夜吓着她了,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同床而眠,除了亲吻,小女皇不让他碰了,而且还以他的身体为由。徐自臻只觉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是郁闷。

    靖国女人性欲强大,要不是她除了上朝在御书房看奏折外都陪着自己,他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背着他偷吃了。

    这日太医又来请脉,良久才收回手道:“太君身子无碍,只是内火过重,喝两副下火的药便成了。”

    安然稍微放心了些,只是不解他每天吃得清淡,怎么会内火过重。

    “自臻,明日就可以陪你去徐国公府了,正好你身子也无碍了,你可开心?”

    徐自臻注视着,扬了扬唇:“自然是开心的。”

    他高兴就好,那样她留给他的阴影也可以渐渐消失吧!安然心里思忖着,莞尔一笑。

    徐自臻见她笑靥如花,眸色沉沉:“陛下,可还记得要给自臻一个孩子?”

    第十章:春风再度(1)

    额!唇角的笑意微僵,这么快就要生孩子。

    他如此急迫,安然能理解,只是除了没做好当妈的准备,最关键地是生孩子的过程。那天晚上,不知道是在宫里待久了,他如狼似虎几乎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为此她特地翻阅了相关书籍询问了太医,得知这个朝代的男子那啥的时间并不长,反而女子体力好一个晚上可以跟很多男子酱酱酿酿。她虽然体力一般,但也觉察得出他的体力未免也太好了。要不是他的言行符合这个朝代的人,她都有些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是穿越人事。

    “自臻,可不可以缓一缓。”虽然这事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安然还是想推迟点。

    徐自臻闻言脸上阴云一片:“陛下若不愿意,不必敷衍,自臻自当遵从。”说完一甩袖子就要走。

    安然连忙拉住他的胳膊:“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害怕……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适应吧!”

    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徐自臻有些郝然,他并非重欲之人,此前更是不喜与女人打交道。就连先皇,也答应了姐姐不碰他,说起来自己主动接近的女人只有她一人。久而久之喜欢上她后,他的梦中就时常出现两人翻云覆雨,开始的时候还会自我厌弃,渐渐地梦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心里开始渴望,或许有了一回他就不会念念不忘了。可是有了一回,他却反而上瘾了,喜欢欺负她看她被自己欺负得哭起来。

    在安然纠结着想法子转移他的注意力的时候,腰间一紧,紧接着人被打横抱起。

    她惊叫了声,反射性地伸手勾住那人的脖子,生怕自己摔下去般:“快……当我下来。”

    徐自臻抱着她往床的方向走去,边安慰道:“不必害怕,这回就由陛下来吧!况且日后选秀了,宫里的男人多了,陛下要雨露均沾,走得忙活了,可不能怯场,失了君威。”

    “那就不选秀。”安然不满地扁嘴道。

    徐自臻微愣,随即回过神:“陛下切勿再说此话,选秀虽不算国之根本却也很是重要。陛下如今十五了,膝下还没有个孩子,委实不妥。”

    她又不是让人生孩子的机器,而且才十五岁年轻着呢!安然很想这么说,但不想被他看做异类,只能忍着。

    上就上吧!能上这么一个大美男是自己赚了,没必要扭扭捏捏。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丢掉节操和他没羞没躁地滚床单,反正滚一回也就是,滚N回也是滚。

    但要她自己来她目前还有些做不到,于是,她有些嗫懦地对他说:“还是你来吧!但你不要欺负我。”那么大,那么粗,时间还那么长,她虽然有体会到舒服,但也有些难受。

    徐自臻瞅着她这娇柔的模样,心底的暴虐因子不断扩散,面上却浅笑如莲:“自臻当然不敢欺负陛下。”如果她想要被欺负,那就不算数了。

    躺在床上,安然心里有些忐忑:“等晚上再……”

    修长的食指抵住樱唇,成功阻止了她的挣扎,徐自臻俯下身,支开长长的双腿在她身侧跪着,不让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