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权臣养成攻略(重生) > 140.第 14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40章

    雪在半夜的时候又停了, 所以第二日起来的时候,地上的积雪倒并不是特别厚, 京师处于北地, 冬天就是这样, 时下时停,与江南大不相同,冷风跟刀子似的, 若是吹上半日,脸上都能吹豁了口子, 眼珠子冻得发疼。

    谢翎一早去了翰林院, 到了年底时候, 他比往常更忙了, 修了一年的国史, 这时候也要准备交差了。

    施婳蹲在院子里, 拿着小铲子将地上的雪拨开了, 小丫鬟朱珠站在一边道:“姑娘, 还是让奴婢来吧, 怎么能让您做这种事?”

    “没事,”施婳笑了笑, 这里她原先种了几棵田七下去,怕被这几天的雪给冻死了,她将表面的雪小心铲开了, 露出下面的干草来, 将干草稍稍拨开, 露出田七那苍青色的叶子来,还有些精神,看起来没事。

    施婳放了心,又依照原样把它盖好了,这时刘伯过来,道:“姑娘,前门有恭王府的人造访,说是找姑娘您的。”

    施婳愣了一下,站起身来,拍了拍裙摆沾着的碎雪,将铲子递给朱珠,道:“我过去看看。”

    “好。”

    施婳到了前院,门口果然停着一辆马车,上面悬着恭王府的牌子,一个王府下人站在那里候着,见了她到,连忙迎过来,道:“施小姐,王妃有请,快上车吧。”

    施婳皱了一下眉,打量那人一眼,是个生面孔,她道:“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在王府做事的?”

    那王府下人笑着道:“小人之前在前院做事,才调来不久,施小姐没见过小人是正常的,王妃似乎有急事,施小姐快上车吧。”

    他态度殷勤热络,施婳却愈发警惕了,她缓缓退了一步,道:“王妃院子里的人从不这样称呼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王府下人一愣,忽然嘴里打了一个呼哨,那马车里竟然钻出来几个人,迅速冲上来抓住施婳,捂嘴的捂嘴,抓手的抓手,还未等施婳高呼,便被塞入了马车中,那伪装的王府下人立即跳上了马车,挥着马鞭:“驾!”

    马车便辚辚滚过长街,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往前面行驶过去了。

    紧接着没多久,另一辆马车缓缓驶了过来,在谢宅的大门口停下,绿姝在车上跳下来,上了台阶,见地上有个什么东西,她忽然咦了一声,将它拾了起来,那是一个浅蓝色的香囊,上面绣着白芷花纹,散发出淡淡的药香。

    绿姝有些疑惑道:“这不是施姑娘的香囊么?怎么会落在这里?”

    她只以为是施婳遗落的,便收了起来,见谢宅大门开着的,便径自走过去,敲了敲门。

    不多时,刘伯过来了,他自然是认得恭王妃的贴身侍女的,连忙道:“是绿姝姑娘来了。”

    绿姝道:“王妃让我来请你们家姑娘去饮酒赏梅,你们姑娘起了吗?”

    刘伯一头雾水,疑惑道:“起是起了,不过,方才王府的车马不是来请过一次了么?”

    绿姝也愣了一下:“请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刘伯连忙道:“就在方才,一辆恭王府的马车来了,说是来拜访咱们姑娘的,咱姑娘过来前院之后,就没见到人了,想是跟着去了。”

    绿姝惊道:“王妃只派了我来请施姑娘,怎么会有别的王府马车来接人?你是不是弄错了?”

    刘伯辩解道:“怎么会?我老汉赶了一辈子的马车了,恭王府的马车我没见过十次也有八次了,上面还挂着你们的王府的牌子,怎么会认错?”

    绿姝皱起眉来,她忽然想到了方才拾到的那个香囊,立即道:“我知道了。”

    说完,也不跟刘伯解释,上了马车,对车夫道:“跟着地上的车辙走,既是刚刚来的,想必走不远,说不定还能追上。”

    “是。”

    车夫一声吆喝,赶着马车往前走去,等过了这一条长街,拐个弯,地上的车辙已经十分凌乱了,马车走了一阵子,车夫道:“绿姝姑娘,这实在看不清楚了,从这经过的马车太多了。”

    绿姝沉吟片刻,道:“罢了,先回王府,速度快点。”

    “好嘞。”

    却说施婳被抓上马车之后,她心中确实有些惊慌,但是片刻之后,就立即冷静下来,望着面前的两个人,果然是太子府的人。

    其中有一个人她竟然还有点印象,当初为了救杜如兰,施婳撒谎骗过他,似乎叫宁晋,另外一个是生面孔,上辈子施婳也没见过他。

    施婳警惕地道:“你们是太子派来的?”

    宁晋对于她竟然如此迅速就能冷静下来显然有些惊异,但还是道:“施姑娘放心,我等并无恶意。”

    闻言,施婳冷笑一声:“你们胁持了我,还让我放心?说你们没有恶意,怕是连三岁孩童都不相信。”

    宁晋颇有些尴尬,另一人却道:“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施婳冷冷地道:“奉太子殿下的命?”

    “不错。”

    施婳眼睛一睁,厉声道:“那还不滚出去!”

    那人愣了一下,施婳道:“太子殿下让你与我同车了吗?”

    那人张口欲辩解,却被宁晋拉了一把,话头又咽了回去,宁晋道:“确实是我们失礼了,施姑娘莫怪。”

    施婳表情冷若冰霜,并不理他,宁晋拉着那人一同离开了车厢,退到车驾上坐着,疾风迎面吹来,冻得那人打了一个喷嚏,埋怨道:“冷死了,你拉我出来做什么?她让我们滚我们就得滚?什么玩意?”

    宁晋看了他一眼,道:“太子殿下亲自下令让咱们来请她,你觉得她算什么?”

    那人闭嘴不说话了,缩着脖子继续打起喷嚏来。

    马车快速地行驶着,施婳坐在车中,微微闭着眼睛,唇紧紧抿着,宽大的袖子下面,纤细的手指悄悄捏紧了。

    不能怕,没什么好怕的。

    不是自从入京师那一日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吗?如今,你已不是孤身一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渐渐停了下来,施婳听见了外面有人声交谈,隔着厚重的帘子,听得模模糊糊,不太真切,她没有动。

    片刻之后,有人来掀起车帘,是宁晋,他道:“施姑娘,请下来吧。”

    施婳睁开双目来,看了他一眼,忽然道:“若是仔细看,你倒真与我的哥哥长得有几分像,只是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活着。”

    闻言,宁晋垂下眼,过了一会,才继续道:“请下车吧。”

    施婳不再说话,径自下了车,面前是一座十分气派的府邸,眼熟得不能再眼熟了,上面挂着一张匾额,上书三个大字:太子府。

    时隔多年,她再次来到了这个令她记忆尤深的地方。

    “施姑娘,请进。”

    施婳没动,只是抬头打量着这座府邸,将太子府那三个大字反复看了几遍,这才在宁晋的引领之下,往大门口走去。

    太子府很大,施婳对这里无比熟悉,她被人领着穿过抄手游廊,到了花园之中,因着下过一场雪的缘故,小径两旁的草叶上都落满了白雪,好像披上了一层棉絮似的。

    花园中有一座二层小楼,平日用来观景的,宁晋带着施婳到了楼中的厅堂,道:“请姑娘在此处休息片刻,已经有人去禀报殿下了。”

    施婳没有理他,就仿佛当他这个人如空气一般,宁晋也不以为意,走到门边站着,等候太子过来。

    施婳自然是熟悉这座楼的,太子宴请宾客便常在此处,她不知来过了多少次。

    屋子里烧着地龙,温暖如春,施婳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目光微垂,像是一尊精致的木偶,太子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女子安静地坐在那里,侧对着他,臻首微垂,眉如远山黛,肤若凝脂,容貌精致漂亮,气质清冷,如同那琼玉碎雪一般,即便是不笑,也让人忍不住心折。

    太子心中一荡,上回在玉宇楼上匆匆一瞥,加上天色稍暗,他看得也并不是十分真切,如今真人就在面前,他便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来。

    施婳自然察觉到他来了,转过头,与太子的目光对视了,眼底一丝情绪也无,太子皱了一下眉,心中不免生出几分不悦来。

    不过他向来对美人多有包容,也并未真正地生气,只是笑着道:“施姑娘,久仰了。”

    施婳站起身来,望着他,袖中的手指握紧了,面上神色却纹丝不动,语气淡淡地道:“太子殿下,久仰了。”

    “哦?”太子像是十分有兴致地道:“施姑娘听说过孤?”

    施婳垂了一下眼帘,道:“太子殿下英名,在京师谁人不知?”

    闻言,太子的面上流露出显而易见的高兴,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道:“听说你是翰林院谢侍读的姐姐?”

    施婳不答反问:“太子不是已经查过了么?何以有此一问?”

    被戳穿了话,太子也不尴尬,反而是笑着道:“孤记得谢侍读如今是在翰林国史馆中修国史,父皇似乎对他颇是满意,若是不出所料,年底晋升在望。”

    他的话里带着几分示好,施婳却淡淡地道:“那要多谢皇上赏识了。”

    言下之意,若是谢翎真升了官,也与你没有什么干系。

    太子只是哈哈一笑,道:“若是有机会,孤替他在父皇跟前美言几句,想必日后定然大有所为。”

    他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施婳面前,凝视着她的双眸,道:“昨日在玉宇楼上初见姑娘,孤便已对姑娘印象颇深,后来本想请姑娘一叙,不想却被恭王妃拒绝了,孤又连夜派了人去了贵府上送了礼,姑娘也不肯收,今日只好出此下策,着人想办法请了姑娘来,姑娘不会怪罪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