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权臣养成攻略(重生) > 138.第 13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38章

    恭王妃对施婳道:“我听说玉宇楼新上了出来几道特别的菜, 都是从南方学来的,你离开苏阳城这样久了, 所以特意带你来尝尝味道。”

    施婳笑笑:“那我可要好好尝尝。”

    恭王妃也笑, 道:“你若是吃着喜欢, 改日也带着谢大人一道来。”

    她说着,小声道:“悄悄与你说,这玉宇楼是我姐姐家的产业, 到时候我吩咐一声,你们就当是吃自家人的, 不必给钱。”

    两人都笑了起来, 施婳笑吟吟下了车, 寒风从侧边吹来, 冻得她一个寒颤, 鼻尖都有些发红了, 绿姝连忙将手炉递给她, 道:“施姑娘, 当心冻着了。”

    恭王妃捧着手炉, 抬头看了看,道:“这雪下了一天了, 也不见停。”

    施婳也道:“恐怕还有得下。”

    恭王妃道:“照往年来看,这雪得下到年关去了。”

    绿姝催促道:“是是,我的王妃, 先进去吧, 把人冻坏了可如何是好?”

    施婳笑笑, 与恭王妃一同往酒楼里走,然而才走了几步,她便发觉有人在看自己,下意识抬起头来,敏锐地望了过去,只见二楼的窗户是半开着,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天色微微发暗,烛光也不甚明亮,他的面孔隐没在半明半暗之间,叫人看不真切。

    然而施婳却一眼便认出了那人,几乎是反射性的,她的脊背窜上了一股子凉意,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恭王妃意识到她的不对,道:“婳儿,怎么了?”

    施婳收回目光,摇摇头,道:“没什么。”

    恭王妃道:“是不是被风吹到了?”她说着,又立即吩咐撑伞的下人,道:“把伞打低些,我们先进去吧。”

    “嗯。”

    二楼坐着的人动了,他举着杯喝酒,眼中的惊艳仍在,向一旁的人道:“去查查方才跟在恭王妃身边的那个女子,是谁?”

    那护卫立即道:“殿下问的是那个身着蓝白色衣裳的女子么?”

    太子转过头来,道:“你认得?”

    护卫答道:“属下曾见过她,是翰林院侍读谢翎的姐姐,名叫施婳。”

    太子慢慢地念了一遍:“施婳,好名字。”

    “孤……想见见她。”

    声音轻缓,但是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那护卫顿时了然,立即道:“属下明白了。”

    太子还特意嘱咐道:“说话礼貌些,别唐突了人家。”

    “是。”

    ……

    雅间内,恭王妃正在与施婳谈话,道:“我听王爷说,年底的时候,若无意外,谢翎还能再升一品官,说起来,他应该算是少数升官快的翰林了,上次升了国子监侍读,这次不知道会升到哪里去?”

    施婳因为方才的事情,颇有些心不在焉,只是道:“一切都看皇上的意思。”

    恭王妃笑了起来,眨了眨眼,促狭道:“等哪一日谢翎升到了一二品大员,叫他也给你请个诰命。”

    施婳回过神来,顿时面上一红:“没有影的事情,你在说什么……”

    “好好,婳儿害臊了,”恭王妃笑道:“我不说便是。”

    正在这时,雅间的门响了,忙有婢女过去开门,见门外立着一个侍卫打扮的陌生人,疑惑道:“你是……”

    那人道:“打搅了,我家主人想见见那位施姑娘,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婢女听了,十分惊异,道:“你家主人是谁?”

    恭王妃见状,便道:“什么事情?”

    那女婢连忙转过身来,道:“王妃娘娘,这人说他家主人想见见施姑娘。”

    她说着,身子动了动,露出门外的那个侍卫来,施婳见了,心中便是一紧,与恭王妃对视了一眼,恭王妃没动,那侍卫立即拱手行礼道:“见过王妃娘娘。”

    恭王妃略略扬起下巴,道:“是太子殿下的意思?”

    那侍卫答道:“正是,所以想派属下来问问,不知施姑娘是否方便?”

    恭王妃径自拒绝道:“不方便,施姑娘是本宫的贵客,又是女眷,太子殿下想单独见她,你倒是同本宫说说,这件事到底哪里方便了?”

    侍卫一时迟疑了:“这……”

    他没想到恭王妃如此不留情面,不免有些进退两难,恭王妃又道:“劳烦你去回了太子殿下吧,就说于礼不合,有负太子殿下的赏识了。”

    “这……”

    恭王妃一抬手:“去吧。”

    侍卫也奈何不得她,遂只能领命告退了,等他一走,恭王妃便吩咐道:“去寻管事的来,咱们另换一间屋子,悄悄的,别惊动了旁人。”

    “是。”

    却说那侍卫无功而返,回禀了太子,本以为办事不力要挨一顿骂,没想到太子听了倒是难得的不气也不恼,道:“既然单独见不方便,那孤过去拜访总行了吧。”

    他说着,还真的站了起来,将酒杯搁在桌上,一招手,面上露出几分兴致来,道:“走吧。”

    哪知等到了雅间门口时,侍卫敲了半日,也无人应门,眼看太子脸上已略有了不悦之色,侍卫心里一沉,立即随手抓来一个酒楼伙计问道:“这雅间里的人呢?”

    那伙计见他们穿戴,便知道非富即贵,是自己惹不起的,连声道:“他们方才就离开这个雅间了。”

    侍卫追问道:“去了何处?”

    伙计面有难色地道:“这小的却是不知了,小的方才一直在楼下大堂做活儿呢。”

    侍卫摆了摆手:“行了。”

    那伙计如蒙大赦,一溜烟跑了,侍卫忐忑地看向太子:“殿下……”

    太子竟然笑了,表情颇有些玩味:“有意思,罢了。”

    他道:“既然是躲着孤,那自然怎么找都是找不到的,先回府吧。”

    “是。”

    小雪一直下到傍晚还不见停,施婳站在宅门口,口中呵着热气,这天气是真的冷极了,一旁站着的小丫鬟道:“姑娘,还是让奴婢来点吧。”

    “没事,”施婳一面道,一面把灯笼里的棉芯点燃了,棉芯浸在灯油中,蹿起一簇火光来,橘色的光芒映照在施婳的面孔上,看上去暖暖的,她的眸子也像是落入了烛光,明亮而漂亮。

    两个灯笼都点燃了,施婳才道:“挂上去吧。”

    “好呐。”

    小丫鬟将点亮的灯笼缓缓升起来,挂在宅子的檐下,口中道:“这天儿真冷,雪都下了一日了,公子还不见回来。”

    “应是翰林院有事吧。”施婳捧着冻得通红的手指轻呵了一口气,因为灯笼已经挂起来的缘故,蒙蒙的暖黄色光晕洒落下来,屋檐外便是簌簌小雪,不知疲倦地飘落着,被映照出点点晶亮的光芒。

    小丫鬟催促一声道:“姑娘,咱们先回屋吧,这儿冻人呢。”

    “好。”施婳举着烛台,主仆两人一同进去了,大门发出粗哑的吱呀声,缓缓合上了。

    翰林院,谢翎眼看时间不早了,才终于收拾了东西,听见外间大厅中传来众同僚的寒暄声。

    他出去时,便有人招呼道:“谢侍读,寒泽兄晚上做东,你去不去?”

    “顾编修?”谢翎微微愣了一下。

    大厅门口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道:“不错,我今晚做东,早就听说琼园风雅,闻名京师,今日特意请诸位同僚前去,不知谢侍读能否赏个薄面?”

    说话之人正是顾梅坡,琼园二字一入耳,谢翎心里便略皱了一下眉,他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是在阿九口中听到的,所以对这琼园也无甚好感,如今听顾梅坡带着翰林院众人去,自然不想去凑热闹,他面上不动声色,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来,道:“实在抱歉,我今晚家中还有事情,恐怕无法前去了,多谢顾编修的好意。”

    这时,一人笑着道:“我早说了吧?谢侍读准会说没空,你们还不信。”

    这话一出,气氛不免有些僵硬了,正在此时,王检讨忽然道:“谢侍读每日准点来,准点走,肯定是家中有娇妻等着,哪能同你们一起去厮混?”

    他这话是在给谢翎解围,于是方才那僵硬的气氛立刻如冰一般消融了,所有人都纷纷笑着调侃道:“谢侍读,可是当真?”

    “肯定是如王检讨所说的。”

    “就是就是。”

    谢翎笑了一下,冲王检讨递过去一个目光,道:“确实如此,也不好瞒着各位了,回去晚了,恐怕内人要担心了。”

    他一说完,一时间嘘声四起,还有人笑道:“尊夫人还管着这个啊。”

    “谢侍读这是惧内。”

    谢翎也不辩解,笑着任由他们说,说完了便拱了拱手,道:“今日确实不变,就不打扰各位的兴致了,来日我做东,也请诸位同僚去百味楼吃。”

    这下所有人自然都高兴起来,连声应下,还让谢翎回去路上小心些,甚至有人拿了自己的伞来借给他,态度端的是一派热络。

    最后谢翎也没接那伞,与众人告别之后,这才离开了翰林院。

    小雪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白色,一脚踩上去,堪堪能淹没靴底,因为这些积雪的缘故,原本灰暗的天色都有些亮色了。

    才出了宣仁门,谢翎便看见了一辆马车靠着路边停在那里,马车上挑着一盏风灯,光芒有些昏暗,看不真切,等走近前去了,才听见一个小丫鬟的惊呼声,道:“是公子来了。”

    紧接着,她从车上跳了下来,谢翎这才认出了,这是他们家的那个丫鬟,名叫朱珠,她来了这里,想必阿九也来了。

    谢翎心里一跳,紧走几步上前,道:“阿九在车里?”

    朱珠笑声清脆道:“是呢,姑娘看天色晚了,不放心,咱们就让刘伯套了车过来了。”

    她才说完,谢翎便见车帘轻轻掀起来,露出一只素白的手,施婳的声音传来,道:“先上车。”

    她的声线颇有些清冷,如这漫天的细雪一般,但是听在谢翎耳中,却又觉得温柔无比,那清冷的细雪尽数化作了水,令人心中熨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