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权臣养成攻略(重生) > 128.第 12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28章

    施婳带着抓好的药包回了谢宅, 一路上倒是没有出什么意外,她回到院子里时, 朝阳已经升起来了, 邵清荣依旧躺在榻上,一脸愁容,见了她来,连忙道:“施大夫, 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动过的。”

    施婳查看了他的伤口, 点点头,道:“我去给你煎药。”

    邵清荣十分感激地道:“多谢施大夫。”

    等药煎好的时候,已经是三刻钟以后的事情了,邵清荣终于能爬起身来, 一口气喝完了药, 把碗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似乎恨不得把上面的花纹都研究个仔细,一看就是个藏不住话的性子。

    施婳见了他这般模样,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索性道:“想问什么, 直接问便是。”

    邵清荣连忙就坡下驴道:“施大夫, 那个……我想问问, 杜姑娘怎么样了?她……她去哪里了?”

    施婳看了他一眼,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 蹭了蹭鼻子, 施婳这才答道:“她一早便出门, 去刑部了。”

    闻言,邵清荣有点紧张地道:“那、那她不会再被那些人找上了吧?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对付得了那些人?”

    施婳想了想,太子府侍卫今日还在医馆门口守株待兔,实在不像是抓住了杜如兰的样子,遂答道:“没有,你放心便是,我想如果不出意外,她现在已经在刑部大堂了。”

    邵清荣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施婳盯着他看了一眼,开口道:“你……”

    “施大夫?”邵清荣的目光里带着几分询问。

    施婳顿了顿,还是把话问完:“杜姑娘之前每次待你都是不假辞色,几番不领情,你为何还能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她?”

    邵清荣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答道:“她……她心地是很善良的,只是性格有些拧罢了……”

    他支支吾吾着,施婳见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想必邵清荣对杜如兰颇有好感,她倒也不说破,只是笑了笑,跟着说了一句:“那倒是,杜姑娘人确实很好。”

    邵清荣听了,立即笑了起来,倒仿佛施婳夸的是他一般,笑容颇有几分傻气。

    到了下午时候,前院有人来敲门,施婳不敢贸然开门,而是先从门缝往外看,外面站着一个穿着葱绿色衫子的女子,作丫鬟打扮,身上的衣裳料子都是上好的,绝非普通人家用得起。

    而且,那女子看上去有些面熟,施婳回忆了片刻,才恍然记起,当初在苏阳城时,陈明雪身边常常带着一个丫鬟,名叫绿姝,为人十分机灵,很有眼色。

    施婳确认之后,这才将门打开,绿姝见了她,立即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熟悉的意味,热络地打招呼道:“施姑娘,好久不见了,我家小姐请您过府一叙。”

    她对着施婳并不称陈明雪为王妃,而是依旧称我家小姐,倒叫施婳立即生出几分亲切的感觉,就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苏阳城,活泼的少女带着丫鬟,趁着午后的阳光,笑眯眯地敲开了她家的院门,欢快地道,婳儿,我又来啦。

    施婳回过神来,对绿姝微笑着点点头,道:“稍等,我这就随你过去。”

    “好,施姑娘慢慢来,不急,”绿姝笑着道。

    施婳回了后院,对邵清荣叮嘱几句,不要轻易妄动,注意伤口云云,随后又道:“有故人邀我过府叙话,若无意外,我傍晚时候便会回来,如果有人来敲门,你不要轻易打开。”

    邵清荣连忙答应下来,道:“施大夫你只管去便是,我记得了。”

    施婳这才关好了院子,到了前院,对绿姝道:“我们走吧。”

    绿姝立即侧了侧身,以示礼让:“施姑娘请随我来。”

    她引着施婳走到了街角,那里正有一辆马车等着,车夫见了,忙跳下来行礼,绿姝扶着施婳上了车,才吩咐道:“回王府。”

    “是。”

    马车辚辚驶过长街,很快朝前方而去,施婳坐在车中,心中五味杂陈,思绪纷纭,等马车停下来之时,已是一刻钟之后了。

    绿姝掀开车帘,道:“施姑娘,王府到了,请下车吧。”

    施婳点点头,借着她的手,下了马车,前方是一座高门大宅,上面一道匾额,赫然写着恭王府三个大字。

    绿姝略微躬了躬身,道:“施姑娘,请。”

    恭王府并不算十分大,在施婳看来,甚至还不如谢翎的那个宅子大,但是装饰都十分精致,假山亭台,檐牙高啄,曲水楼阁,不一而足。

    施婳跟在绿姝是身后,一路穿过长长的游廊,才到了王府的花园,远远的,她听见了一阵孩童的笑闹声,伴随着声声欢呼,显得十分热闹。

    待穿过假山小径之后,视线倏然宽阔起来,施婳看见前方有一株高大的树,树上挂着一架秋千,一名四五岁的女童正坐在那秋千上,有一个七八岁的男童正一下一下地推着她。

    秋千忽地飞起来,又忽地落下去,女童的欢呼声也忽高忽低,咯咯笑着,听起来快活极了。

    她催促道:“再推高些,我要飞起来!”

    男童听了,果然用了大力气,推得那秋千飞起来,女童的衣衫翩翩,像是一只灵巧的燕子。

    旁边守着几个宫人,紧张得不行,脸都有些发白了,双手张着,似乎生怕那女童从上面掉下来。

    绿姝低声对施婳道:“施姑娘,这边。”

    她说完,便引着施婳往右边的小径走去,一个荷花池出现在前方,此时正是六月间,荷花亭亭而立,清香氤氲,而在那荷花池的旁边,有一道曲折的木制小桥,一名穿着鹅黄色衣裳的女子,正背对着她们,凭栏而立。

    那就是恭王妃了。

    绿姝让施婳稍等,自己上前去轻声禀报,恭王妃听了,立即回身看过来,对着施婳笑了笑,道:“婳儿来了。”

    施婳走上前去,正欲行礼,却被一只柔白的手拦住,恭王妃道:“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了。”

    闻言,施婳看向她,二人皆是相视一笑,原本因为时间产生的那些隔阂和生疏,似乎都在这一笑之中消失殆尽了。

    恭王妃拉着施婳道:“你什么时候来京师的?是在谢翎考了状元之后么?”

    施婳摇摇头,道:“我来了才只有几日。”

    恭王妃又笑着道:“难怪,不见你来寻我,我记得当初是送了你信物的。”

    施婳心中歉然,几年前分别,她们二人后来虽然有几次书信往来,但是时间一久,便渐渐淡忘了,初来京师之时,施婳确实没有想起要来找陈明雪,即便她知道陈明雪已经成了恭王妃,若不是因为今日凑巧,她们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就见面。

    一别数载,两人如今又重聚在一处,不胜唏嘘,一时竟不知要从何提起话题,恭王妃仔细打量着施婳,笑道:“婳儿还与从前一样,只是更漂亮了。”

    施婳跟着笑了笑,道:“你也是。”

    她说着,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如今过得还好么?”

    恭王妃怔了怔,然后点点头,道:“还好,王府里无甚大事,也不需要我做什么,每每听姐姐和母亲她们说起嫁人之后当家的难处,我竟半点都不觉得,反倒比从前尚在闺中时还要松快些。”

    她说着,笑了起来,道:“不过也有一桩好,再没有嬷嬷揪着我做绣工了。”

    听了这话,施婳不由想起从前的事情来,陈明雪跟着她学绣配囊,把手指头扎出了许多洞来,疼得她倒抽气,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勉强做出了一个看得过眼的。

    如今回忆起来,施婳不觉恍若昨日一般,下午的阳光明亮,落在面前女子的面孔上,眼神依旧透澈,容颜昳丽,妆容精致,她穿着华丽的宫装,笑容里却带着几分不可言说的落寞,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跳脱天真的少女了。

    像是看出了施婳心中藏着的话,恭王妃微微垂了眼,道:“不说我了,婳儿如今怎么样?还在做大夫吗?”

    施婳配合着转开话题,答道:“我三月底的时候离开了苏阳城,回去了一趟老家邱县,后来又辗转到了岑州。”

    “岑州?”恭王妃抬起眼来望她:“是那个今年发了大水的岑州吗?”

    “是,”施婳顿了顿,继续道:“发大水的时候,我正在岑州城内。”

    恭王妃立即道:“没有什么事情吧?”

    施婳摇了摇头,道:“水势虽然大,来势汹汹,但是我当时爬到屋顶上,躲了过去,有惊无险,没出什么事情。”

    “那就好,”恭王妃松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我也听王爷提起过,似乎有些严重,不过最近好像已经平息了。”

    她想了想,问道:“那你日后怎么打算?是回苏阳城吗?还是在京师常住?”

    施婳答道:“恐怕会在京师待上一段时间。”

    恭王妃露出了一丝笑意,语气也有些高兴地道:“那太好了,这样无事的时候,我也可以找你说说话。”

    她说着,犹豫了片刻,又小声问道:“那……你说人家了吗?”

    问完,施婳还没回答,恭王妃的面上便浮现几分绯色,像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就是随口问一问罢了。”

    她说着,自己却哧哧轻笑起来,眉目弯起,倒仿佛有了几分旧日的影子,施婳笑了,也跟着小声道:“大概……有吧。”

    “啊,”恭王妃有些惊讶地道:“是谁?我认识么?”

    她睁圆了眼睛,满是好奇,施婳忍俊不禁地道:“你也认识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