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权臣养成攻略(重生) > 7.第 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章

    夜色中的山林看上去不那么友善,到处都黑黢黢的,施婳坐在地上,生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并且再一次感觉到了孩子和成年人之间的差距,即便刘氏只是一介妇人,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怕是一手就能掐死一个。

    山风吹拂而过,原本身上的热汗都凉了下去,那些被树枝划开的血口子,被汗水一激,疼痛争先恐后地醒了过来。

    施婳嘶地抽了一口凉气,心情有些复杂,她看着面前规规矩矩坐在地上的谢翎,道:“你怎么会过来?”

    谢翎随手捡了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划拉着,吞吞吐吐地道:“我……我怕王二虎他们暗算你么……”

    半大的孩子,也会说暗算这个字眼,施婳不由好笑,想起一事来:“王二虎是谁?上回打你的那个吗?”

    谢翎点点头,施婳的心情再次复杂起来,她看着谢翎,这人虽然是上辈子害死他的间接凶手,但是……但是仔细算来,她的迁怒是毫无理由的,在其位谋其政,只能说她和那狗太子的运气不好罢了,怪谢翎做什么?

    要怪只能怪,施婳的命不好。

    更何况,如今的谢翎,还只是一个屁大点的小孩儿,想到这里,施婳心中不由生出几分羞愧来,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气量,竟然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这种可笑的事情。

    想到这里,施婳对谢翎的好感便攀升了不少,她借着月光仔细打量他,发现他的脸上多了几道血口子,想来是方才那一阵奔逃,被树枝和荆棘划伤的,她想了想,道:“你饿么?”

    听了这话,谢翎猛地咽了咽口水,然后顿了片刻,竟用力摇摇头,施婳看得出他确实是饿了,比起前一阵子,谢翎又瘦了些,一阵风就能刮倒似的,想来刚刚能跑过刘氏,已是花费了他毕生的力气,然而面对施婳的发问,他却是摇头否认。

    施婳讶然道:“你不饿?”

    谢翎抬头看着她,认真地道:“我帮你,不是为了吃的。”

    施婳顿时愣住了,谢翎才又接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之前救过我三次,我要报答你。”

    闻言,施婳想了想,慢慢地笑了,她笑自己之前的偏见,笑罢之后,才道:“你方才救了我,我也要报答你才对。”

    说着便取下背上的两个竹筒,拿了一个窝窝头,泡着水,等窝窝头完全泡开之后,才递给谢翎,温声道:“你吃吧。”

    谢翎用力吸了一下鼻子,犹豫了片刻,又试探性地看了施婳一眼,见她露出一丝笑意,这才捧着那竹筒盖,开始吃起来,看得出他饿得很了,但即便如此,吃相也是斯斯文文的,不似一般小孩那样饿死鬼投胎也似。

    施婳托着下巴就这么看着他吃,心道,谢翎从前的家教定然是十分不错的,也不知他父母是怎么样的人。

    谢翎吃着吃着,大概是被施婳看得久了,不觉有些害羞,他涨红着脸,放慢了速度,一口一口地继续吃着那个高粱面窝窝头,香喷喷的食物气味拼命往鼻子里头钻,令他倍感满足。

    而这个小小的,粗劣的窝窝头,便成了小小的谢翎心中此生最为好吃的食物,即便是日后位极人臣,吃遍珍馐美味,他仍旧记得这个月光下,用白水泡着的窝窝头,还有旁边坐着的那个小女孩。

    夜色深了,山风吹得有些冷,方才又发过汗,谢翎猛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施婳将竹筒盖上,立即道:“冷?”

    谢翎捂住鼻子,点点头,施婳想了想,取出缠在竹筒上的棉布来,两人凑到一处背风的地方,用棉布将两人盖好,往树干上一靠,很快便睡了过去。

    施婳是被啾啾鸟鸣吵醒的,还有温热的阳光,落在眼皮子上,泛着一片朦胧的金色,令她目眩不已。

    脊背在树干上靠了一晚上,硌得生痛无比,动一动就好似要折断了一般,施婳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半眯着眼往山下看去,山林间的树叶都泛着暗沉的黄,死气沉沉的,今日的太阳,依旧灿烂无比。

    谢翎也醒了,他打了一个呵欠,见棉布毯子掉在地上,连忙捡拾起来,仔细叠好,递还给施婳,他道:“我们现在下山么?”

    施婳收好毯子,应了一声,两人便一同往山下走去,走了一刻钟,很快就到了山脚下,两人顿时都懵了。

    山脚下原本休息的地方,现在空无一人,唯有熄灭的火堆提醒着他们,队伍已经出发了。

    施婳愣愣地站在原地,转了一圈,依旧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她不自觉地想,他们一夜没有回来,难道村长没有发现吗?

    为什么不等他们?

    又被抛下了,施婳的牙齿不自觉打了一个抖,像是冷极了似的,谢翎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道:“你怎么了?”

    施婳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来,道:“没事……”

    谢翎左右看了看,又道:“他们已经走了,我们现在去追吗?”

    施婳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她走到那冷却的火堆边,拨弄了一下,意外地捡到了两个没有用完的火折子,她伸手把火折子揣进怀里,冷漠地道:“不,我们不追了。”

    谢翎犹豫着道:“那……就我们一起走吗?”

    施婳转头看着他,道:“对,以后就我们一起走。”

    听了这话,谢翎怔了怔,孩童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来,像是有些惊喜,他大力地点了点头:“嗯!”

    施婳叮嘱道:“再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我们能用得上的。”

    谢翎立即答应了,脚步轻快地蹦跳着转了一圈,回来时怀里多了不少东西,都是那些乡邻们扔下的,一只破旧的草鞋,缝补衣服的线团,一个旧竹筐,半张破麻布,林林总总,他抱在怀里,好似要玩过家家似的。

    施婳看得哭笑不得,把那草鞋扔了,线团里还别着两根缝衣针,便留了下来,破麻布和竹筐也都留了下来,日后有些用处。

    施婳只捡到了一把小刀,两指来长,上面有一个大缺口,但是勉强能用,又拾到了一捆细草绳,收拾收拾,两人便准备上路了。

    谢翎道:“我们往哪儿走?”

    施婳答道:“往南方去。”

    此时的谢翎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他叽叽喳喳的好似一只小麻雀,雀跃地继续问:“南方哪里?”

    施婳顿了顿,道:“去一个能让我们活下去的地方。”

    谢翎忽然提议道:“我们能去苏阳吗?我听爹爹说过,苏阳很富裕,水肥草美,百姓都过得很好,去那里,我们一定能活下来的。”

    苏阳,施婳愣了一下,确实,苏阳是一个好地方,位置偏南,气候极好,苏阳的茶叶更是年年上供的,她问谢翎道:“你怎么知道苏阳?”

    谢翎想了想,答道:“从前爹告诉我,若是日后他不在了,便叫人捎我去苏阳,投奔世伯,他会照料我的。”

    施婳拍了拍他的头,道:“那我们就去苏阳。”

    说来轻巧,但是真正要做,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两人年纪都不大,施婳才九岁,谢翎还小她一岁,大概由于父母过早逝世的缘故,无人照料,个头也小,看着倒仿佛六七岁的模样,这么两个娃娃一同逃荒赶路,任谁见了,都要摇头叹息,不看好。

    但是施婳决定的事情,便是一定要做到的,她说要带着谢翎去苏阳,那就一定要往苏阳去。

    苏阳地界好,气候好,典型的江南水乡,去了那里,他们肯定能够好好活下去的。

    怀揣着这样的希冀,就如同天边的启明星指引一般,两人走了七八日的路,竟然也不觉得如何,尤其是谢翎,他如今不再受到欺凌,更是活泼不少,虽然吃得不算饱,但是每到饿了的时候,施婳都会给他几粒花生米,顶一顶肚子,也就不觉得难熬了。

    白日里赶路,夜里挤在一处休息睡觉,两人就仿佛两只天生地长的小野兽一般,相依为命,倒也十分过得去。

    一路往南,又走了两三日,施婳与谢翎碰到了他们赶路以来最大的难题,竹筒倾斜,晃了晃,两个干巴巴的窝窝头滚了出来,跟石头似的,硬邦邦的。

    施婳拾起那两个窝窝头,吹了吹灰尘,将其中一个又塞回去,盖好竹筒,把剩下那个用水泡着,谢翎默不作声地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忽然道:“我们没有吃的了吗?”

    施婳顿了一下,不止没有吃的,水也快没有了,不比那些大人们经验丰富,他们很少能找到水源,偶尔运气好,找到了一两回快枯竭的小河沟,但是更多时候,他们都是无功而返。

    已经太久没下雨了,他们经过的那些树林,许多树叶都被阳光烫得卷曲焦脆,仿佛能听到哔哔啵啵的声音,草叶发黄,没有一点水分,施婳甚至觉得,他们也会像这些草木一样,渐渐地被烈日蒸发掉。

    这次的窝窝头,谢翎只吃了一口,施婳疑惑地看着他,谢翎大力地咽了咽口水,把粘在那窝窝头上的目光挪开,道:“我还不饿,阿九你吃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