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47.第四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妍蓉深呼吸一口气, 走到前台, 前台忙礼貌地问好:“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是的,我要约见沈总裁,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又一个约见总裁的,上一个是大小姐, 现在这个又是谁?

    前台腹诽, 不过刚才大小姐才辞退了一个员工, 她们也不敢表露任何的想法,只微笑着道:“可以报一下您的名字么,我们也好请示总裁室。”

    “我叫罗妍蓉,是胡氏集团总裁胡致远的妻子,你就说我有事关沈荔欢的事情要当面和他说,请他务必见我一面。”

    罗妍蓉双手交叠在腹部前,想了想还是报上了胡致远的名字。

    胡致远?

    前台想了一下, 把这个名字和胡氏集团的总裁对上,很快拨打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前台把情况和秘书长说了一遍,秘书长思考了一会, 事关大小姐, 她也不能自作主张,还是先请示总裁的好,所以秘书长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请进!”

    沈嘉树放下手中的钢笔, 捏了捏鼻梁, “有什么事么?”

    “总裁, 一位自称是胡氏集团总裁夫人的罗妍蓉女士约见您,说是有事关大小姐的事情要和您当面说。”

    “罗妍蓉?”沈嘉树回想了一下,胡致远的妻子确实叫这个名字,不知道她会有什么事关荔欢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等等,胡致远和顾清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当初顾清容想要嫁给自己的时候胡致远还约他出来打过架。

    罗妍蓉是胡致远的妻子,会不会她要和自己说的事情是和顾清容有关?

    他调查过顾清容,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高强是她收买的。顾清容没有工作,只经营着一个慈善基金会,如果高强是她收买的,她是如何能够在千里之外的帝都把消息传给高强,还能把尾巴清扫得干干净净?

    她身后一定有人。

    何熙是个精明的人,即使他再爱顾清容,也不会为了她得罪沈家。只有胡致远爱顾清容爱得痴狂,他为了顾清容,对他们一家暗下杀手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罗妍蓉就是要告诉自己这件事?可这件事和荔欢有什么关系?

    沈嘉树心下思索着,对秘书长道 :“派人送胡夫人上来。”

    “是的,总裁。”秘书长退出总裁室后忙交代前台把人迎上五十二楼来。

    就在这个时候,沈荔欢和袁特助也坐电梯上到了五十二楼,路过秘书室的时候沈荔欢偏头看了几个秘书一眼,秘书男的女的都有,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看起来很是成熟和沉稳。

    沈荔欢勾了勾唇,看来爸爸很自觉嘛,身边一个年轻貌美的秘书都没有。

    几个秘书朝袁特助问好,然后略带些好奇地打量着沈荔欢,这个女生跟着袁特助一块儿上来,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袁特助点点头,向他们介绍沈荔欢,“这是大小姐,你们认好了,日后见到了记得问好。”

    秘书长忙领头向沈荔欢问好,“大小姐您好!欢迎您到公司来。”

    沈荔欢淡笑着点头,“你们好,继续工作吧,我这就进去找父亲。”

    几个秘书哪里敢坐下,还是微笑地站着,沈荔欢知道他们的想法,和袁特助一起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么快上来了么?”沈嘉树疑惑地抬头,就发现自己女儿笑吟吟地站在自己跟前,手里拿着一个食盒。

    “荔欢,怎么是你来给爸爸送饭。”沈嘉树放下笔站起身来,表情很是惊喜。

    “是我自告奋勇来的,一个是想爸爸了,一个是我还没有来过沈氏的总部呢,这次来了可要好好地观察一番。”

    沈荔欢一边回答一边把食盒里的饭菜端出来。食盒共有三层,一层是荤菜一层是素菜,还有一层是切好的水果。可以说这份午饭很丰盛了。

    “爸爸等一会还要见一个人,这些饭菜一会儿再吃。”

    沈嘉树这么说着还是夹起了一块水果送进了嘴里。

    “见什么人,我要避开么?”沈荔欢把一碗熬了几个小时的鸡汤放在爸爸跟前,“既然人还没有上来,爸爸先喝一碗鸡汤暖暖胃。”

    “你不用避开,爸爸的女儿真体贴。”沈嘉树很享受女儿的关心,端起鸡汤品尝起来。汤碗没有多大,没多久沈嘉树就把一碗鸡汤喝完了,他原本还有些难受的胃缓和了许多,“清澜的手艺没得说,这碗鸡汤真香。”

    “爸爸喜欢妈妈煮的补汤,晚上回家了多喝两碗,妈妈一定很高兴。”沈荔欢见他喝了鸡汤,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上边的几本金融杂志翻看起来。

    “好,都听你的。”沈嘉树宠溺地笑了。

    不到一分钟,罗妍蓉就进到了总裁办公室,见到在沙发上坐着的沈荔欢,她眼眸闪了闪,“沈总裁,沈小姐。”

    沈荔欢把杂志放下,朝这个陌生的女人礼貌地微笑。

    “胡夫人有什么事关我女儿的事情要和我当面说,现在我的女儿也在,请胡夫人告知。”沈嘉树站起身请胡妍蓉坐下,不紧不慢地询问。

    “叫我罗小姐吧,我马上要和胡致远离婚了。”罗妍蓉对胡致远彻底失望后,也不愿担着胡夫人的名头了。

    “好的,罗小姐。”沈嘉树对这个情况不可置否,离婚是别人的家务事,他只当不知道。

    沈荔欢一听眼前这个女人说的事情还与自己有关,立即坐正了身体。

    “我前天无意听到了胡致远和顾清容的通话,顾清容说沈小姐毁了她的脸,要胡致远替她绑了沈小姐要解药。”

    罗妍蓉把自己听到的毫无保留说了出来,“胡致远答应了她,并且派了人跟踪沈小姐。我无法昧着良心当不知道这件事,谁也无法保证沈小姐被绑架后不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也是要当母亲的人,我无法看着一个孩子遭遇危险。”

    所以她选择了“背叛”胡致远。

    “谢谢罗小姐愿意把这件事告诉我们,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日后罗小姐有任何的困难只管来找我,我一定替罗小姐办到。”

    沈嘉树诚恳地向罗妍蓉道谢,即使刚才有猜测胡致远对他们一家下了死手,现在知道胡致远想要绑架自己的宝贝女儿他还是忍不住冒火。

    妻子和女儿就是他的逆鳞,他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看到她们受到一点伤害。

    胡致远和顾清容,你们可真敢!看来他还是太仁慈了,胡顾两家都敢不把他放眼里了。

    真以为他远离帝都十八年,手中就没有任何的人脉了么。

    “我告诉你这件事只为心安,不为你的回报。”罗妍蓉摇摇头,“事情说完我也该离开了,沈总裁听说你和你的夫人非常的恩爱,真羡慕你们,祝福你们白头到老。”

    她自己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谢谢罗小姐的祝福,我们会白头到老的。”沈嘉树理所当然地回答。

    罗妍蓉低声笑了,顾清澜比她幸运多了,一个女人嫁了人之后,如果不得丈夫喜欢,日子哪里过得好。她以前一直这么想,但是现在她明白了,人只有自爱才能活得好,丈夫不爱自己就干脆利落地离婚走人,这个世界男人女人这么多,不结婚单身一辈子的海了去了,他们还不是过得很好。

    她以后要好好地爱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心情不好就环球旅行,世界那么大,不去看看真的可惜了。

    她不会再向以前一样为了胡致远而活,只为自己而活。

    把罗妍蓉送出办公室后,沈嘉树转回到办公室,内心的怒火还是没有熄灭,他啪的一声打开打火机点燃香烟吸了一口。

    “爸爸别生气,我们现在不是也知道他们的打算了么,之后就是我们在暗他们在明了,我们有了防备,他们的计划是成功不了的。”沈荔欢闻不惯烟味,走过来把香烟给夺了,按进烟灰缸里。

    沈嘉树看着她淡定的表情忽而笑了,“他们想要绑架的是你,结果你比爸爸还要淡定,爸爸比不过你。”

    说着他伸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自己的女儿啊,就没见过她有惊慌失措的时候,反倒衬得他这个老父亲沉不住气了。

    “爸爸别这么说,关心则乱,你的宝贝女儿我面临被绑架的风险,如果你和我一般淡然我还要怀疑你是不是不在乎我这个女儿呢。”

    沈荔欢笑着睨了自己爸爸一眼,她临危不乱,面不改色的毛病是在末世里硬生生磨炼出来的,没办法,末世里最多的就是丧尸,你见着丧尸若是害怕得尖叫,丧尸只会兴奋地把你围住吃掉。

    你情绪越大,丧尸越兴奋,越能感知到你的存在,隔着厚厚的门板它们都会激动地趴在地上闻你身上的血肉气味。

    “爸爸,既然胡致远想要派人绑架我,我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

    沈荔欢叉了一块芒果送进嘴里,“我只在学校和家里两头走,他们没有机会对我下手,我今天放学后干脆去一趟郊外,方便他们下手,在他们要绑架我的时候,爸爸你就带着一群保镖如天神般降临救下了可怜的我。”

    沈荔欢说完眨了眨眼睛,“爸爸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你的计划很好,就怕胡致远的手下带着枪,到时候他们狗急跳墙…”

    沈嘉树的心思更谨慎。

    沈荔欢默了默,她有异能,就是子/弹也伤不着她。末世后,枪只在末世初有用,之后随着丧尸和异能者不断进阶,枪别说杀丧尸,就是异能者都打不死。但是她总不能和自己爸爸说子弹伤不了自己吧。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我们家的轿车都是改装过的,子/弹打不穿,只要我不下车他们也抓不住我。”

    沈荔欢也是不想夜长梦多,再过两天她就要和苌青去参加翡翠公盘了,如果这件事还不解决,只怕苌青会被她拖下水。

    “那好,我们依计划行事,只是这件事不要告诉你妈妈,免得她担心。”

    沈嘉树想了许久,终于点头答应了。

    “我知道,我的嘴巴可严了。”沈荔欢在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下午放学了,尤苌青约沈荔欢一块去吃饭,若是之前沈荔欢肯定无条件答应,只是今天她还要把胡致远的手下引出来,尤苌青不适合和她待在一起,所以她只能找理由拒绝了尤苌青。

    尤苌青第一次收到她的拒绝,很是委屈地嘟了嘟嘴巴,“为什么你不能和我去吃饭?”

    “乖,今天家里有一点事情我必须早点回去,明天中午我再和你一起去吃饭好么。”

    沈荔欢捧着她的脸柔声安慰,尤苌青不依地偎进她怀里,如小动物般在她脖子上蹭来蹭去,“荔欢~”

    她拖长了声音撒娇,她只是想叫荔欢再哄哄她,毕竟荔欢真的有事不能陪她去吃饭,她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自然不会叫荔欢难做。

    “听话,啊,我是真的有事情,明天我一定陪你去吃饭,就是明天突然下大雪下冰雹,我也陪你去。”

    沈荔欢搂住她的纤腰哄她,“苌青这么漂亮,嘟着嘴可就不好看了。”

    尤苌青撒够娇了才从沈荔欢怀里出来,扁了扁嘴道:“好了,你走吧,明天你一定要和我去吃饭,这家餐厅的菜品可好吃了。”

    “好好好,一定和你去。”沈荔欢揉了揉她的黑发,这才和她道别,坐上了自家的轿车。

    看着沈荔欢坐的车缓缓离去,尤苌青突然想起荔欢的手链还在自己这里,她立即坐上轿车,让司机追了上去。

    “大小姐,我们现在往郊外去,请您坐稳了。”开车的保镖声音低沉地开口。

    “好。”沈荔欢点头,把书包往旁边一放。

    轿车快速地往郊外驶去,车后很快跟了三辆黑色的轿车,开车的保镖和坐副驾驶座的保镖对视一眼,心里有数了。

    尤苌青看着前头沈荔欢坐的银色轿车竟然不是往沈家的方向开,而是往郊外的方向开,很是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荔欢不是说家里有急事么,怎么不回家反而往郊外去?

    她为什么要骗自己?

    还是她遇到危险了!

    尤苌青忙给沈荔欢打电话,沈荔欢接了,语气和往常一样温柔,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当尤苌青问她回到家了没有,她竟然说马上就到家了。

    尤苌青挂了电话后,锤了锤坐垫,骗子!说要回家,结果却跑到了郊外,她为什么要去郊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