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下文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44.第四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下文学] https://www.bixia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观众朋友们, 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心有灵犀节目。”

    一个走可爱风格的女生举着话筒出现在摄像机面前, 脸上活泼可爱的笑容让人见了就觉得心头暖暖的。

    她是“心有灵犀”节目的主持人Amy,今年二十五岁的她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看起来还是个高中生, 但是她从事主持人行业已经有三年多了,算是新生代主持人的代表之一。

    “心有灵犀”这一档节目主要是街头采访的形式, 以犀利大胆的提问而闻名, 被采访的人一个不甚就会被问出很多隐私来。

    而观众都喜欢探究他人的隐私, 来满足自己猎奇的心理。故而这档节目的收视率一直不错。

    “我们今天的采访主题就是你对你的另一半了解么?”

    Amy说着四处张望,找寻自己采访的目标。当她看到一对颜值还不错的情侣后,迅速地走了过去,“你们好,可以对你们进行一个小采访么?”

    这对情侣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可以。”

    但是很快他们就后悔了, 因为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主持人问的问题太犀利了。

    你的另一半的身高、体重、生日、血型等等这些还只是小问题,什么你的另一半size如何,你满不满意;你的另一半喜欢哪个姿势, 哪个姿势能让她(他)最快乐…

    这些问题让情侣两个羞得面红耳赤, 忙不迭摆手逃跑了。

    Amy遗憾地看着他们跑走,摇头感慨他们太容易害羞了又转头去找寻下一对采访对象。

    突然两个身材高挑、颜值爆表的女生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Amy偷偷咽了咽口水,哇, 右边那个高一点的女生就是她的菜啊, 那s型的身材, 那霸气的眼神,就连唇边那一抹笑意都让她心头小鹿怦怦乱跳。

    色令智昏的Am立刻迎了上去,“你们好,打扰了,我能采访一下你们么?”

    被拦住的两人正是沈荔欢和尤苌青。

    她们约好中午出来吃饭,餐厅美妙的环境和优雅的音乐让两个人的心情很是愉悦,兴致来了后,她们还四手联弹了一曲,赢得了满堂喝彩。

    离开餐厅后,两个人还沉浸在美妙的音乐当中,直到她们被人拦住。

    沈荔欢暼了一眼Amy手中的话筒,和后边的摄像机,低头询问尤苌青的意见,“你想接受采访我们就回答,你不想接受采访,我们就拒绝。”

    尤苌青想了一下,转头去问Amy,“你这是什么采访节目,你想采访我们什么?”

    啊啊啊!好温柔啊!还那么礼貌地询问对方意见,而不是自己大女子主义地替对方决定。

    想想都觉得她好体贴。

    Amy内心里激动得想要问沈荔欢打call,面上依然镇定,“我们采访的主题是你对你的另一半了解么?”

    另一半…

    尤苌青双眼一亮,揽住沈荔欢的手臂对着她撒娇,“荔欢我们接受采访吧,不然人主持人肯定很尴尬。”

    沈荔欢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继而低头宠溺浅笑,“听你的。”

    “那我们开始咯。”Amy忍住激动将话筒递向沈荔欢,“你好,请问你知道你另一半最爱吃的是什么菜么?”

    “她口味偏清淡,但是最喜欢吃火锅。”沈荔欢想也不想就开口回答。

    尤苌青在一旁笑得甜甜的,一看她表情就知道沈荔欢答对了。

    “那你知道她最喜欢什么水果么?”Amy觉得这个问题一定难不倒她。

    “她最喜欢吃荔枝。”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沈荔欢脸上带了一抹无奈,尤苌青则是捂着嘴巴偷笑。

    Amy潜意识地察觉出这其中一定有值得深究下去的理由,“为什么你说她喜欢吃荔枝,她会笑啊?”

    “因为我的名字里边有个“荔”字。”

    “她最喜欢吃荔枝,也就是说她最喜欢吃…嘿嘿嘿~”

    Amy笑得非常的邪恶。

    沈荔欢斜睨尤苌青一眼,看吧,被笑了吧。明明她在认识自己之前不算喜欢吃荔枝,但是认识自己之后就改变口味了,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尤苌青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下一题,你知道你的另一半最喜欢什么颜色么?”

    “蓝色。”对于这种问题沈荔欢都不带想的。

    “嗯哼哼,看来你还是很了解你的另一半的。下一题请听题。”

    Amy“不怀好意”地看了她们一眼,“你知道你的另一半的三围是多少么?你满意么?”

    尤苌青蓦地红了脸,但是仍然期待沈荔欢的回答。

    “我知道,但是这是我和她之间的隐私,所以不能告诉你。”

    沈荔欢对于这个问题一点都没有脸红,淡定自若地拒绝回答。

    “那你满不满意?”Amy不甘愿让她逃过这个问题。

    “满意。”沈荔欢的眼神在Amy身上溜了一圈,小小地反击了一下,“就是不满意,见到你也满意了。”

    Amy欲哭无泪,“喂,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

    其实Amy的身材挺不错的,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娇小玲珑的身材同样讨人喜欢,只不过身旁站了个尤苌青,立刻被衬成了个渣渣。

    Amy无奈地换了个采访对象,“请问你知道你的另一半最爱看什么书么?”

    尤苌青眨了眨眼睛,笑望着沈荔欢道:“她最喜欢看医书。”

    “医书?这个小姐姐是要学医么?”

    Amy双眼放光,这么霸气的小姐姐穿上白大褂简直就是制服诱/惑啊!

    “对的,我相信她以后一定是个杰出的医学家!”

    尤苌青抬起亮晶晶的眸子信赖地看着沈荔欢,她坚信荔欢会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沈荔欢伸手碰了碰她粉嫩的脸颊,看着她充满了信赖的眼神突然有一种想要低头亲吻她的冲动。

    她的眼神太诱人犯罪了。

    忍住这种冲动后,沈荔欢吐了一口气。

    她开始察觉到,自己内心里对苌青的想法已经隐隐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最后这个采访结束后,Amy对着两人握拳喊,“祝你们幸福!”

    尤苌青笑眯了双眼,“谢谢你的祝福!”

    她相信自己和荔欢会幸福的。

    沈荔欢没有说什么,和尤苌青挽着手离开了。

    离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决定先逛逛街消食,这个时候太阳还有些大,沈荔欢不想尤苌青晒黑了,想要找一家精品店,买一把遮阳伞。

    尤苌青看见街边有个小男孩坐着个小板凳,前边摆着很多竹编小花篮、竹编帽子、竹编首饰盒。

    小男孩拘谨地握着手,有人从旁边经过停下低头看他的东西时,他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别人,如果别人看了看就走了,他晶亮的眸子就暗淡下来,小模样可怜又可爱。

    看着他,尤苌青心动了动,牵着沈荔欢走了过去,小男孩见有人走过来了眼神又恢复了神采,尤苌青对着他笑了一笑,小男孩忍不住羞红了脸。

    “小弟弟,这些竹编品是你家人编的么?”

    尤苌青也不嫌弃没有凳子坐,直接蹲下身,和小男孩平视。

    小男孩点点头,低声道:“是我妈妈编的,她编得可好看了。”

    许是觉得自己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小男孩又涨红了脸。

    “确实很好看,你妈妈的手艺特别棒!”

    尤苌青仿佛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小男孩的窘困,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小男孩眨着长长的眼睫腼腆地笑了。

    “荔欢,你觉得哪顶帽子适合我,我觉得这些都好好看。”

    尤苌青朝沈荔欢寻求帮助,她有些选择困难。

    “若是喜欢就全买了,每天换一顶。”沈荔欢如何看不出尤苌青是想帮一帮这个小男孩,所以接话接得特别顺。

    小男孩的眼睛瞬间亮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他无比期待地看着尤苌青,小狗狗一般的眼神叫尤苌青想捏捏他的脸。

    “行,那我全买了,可是这么多的帽子我们怎么带回去啊?”

    尤苌青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沈荔欢笑着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你只管买,我自有办法送回去。”

    “那好,我把帽子全交给你咯。”尤苌青知道沈荔欢不是说大话的人,很放心地将任务交给她。

    沈荔欢低声笑了,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我去一旁打个电话,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尤苌青乖巧地点头,“嗯,你去吧,快去快回。”

    沈荔欢这才去了一旁打电话。

    “小弟弟,你的帽子我全要了,一共多少钱啊?”尤苌青朝一脸喜色的小男孩问道,小男孩忙回答:“姐姐,妈妈说这个帽子只要三十块,如果你把所有的帽子都买了,还可以送你一个小花篮。”

    小男孩眼巴巴地看着她,希望她能把帽子给买下。妈妈都病了好多天了,房东大妈说如果他们再不交房租就要把他们赶出去,他很惶恐很害怕,他从出生起就住在小巷子里,如果他们被赶走了,他和妈妈又应该到哪里去?

    “那么便宜。”尤苌青翻看着手中的帽子,虽然是竹编的帽子,却一点都不土气,戴在头上别人也只会以为这是一顶走复古风的帽子,才三十块,她总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尤其小男孩穿的衣服都洗发白了,还要自己一个人出来摆摊,家境一定很不好。

    “小弟弟,姐姐不占你的便宜,你这个小花篮多少钱?姐姐把小花篮的钱也出了。”她说着把一顶帽子戴在了头上。

    “不行的,妈妈说做人要诚实,不能占人便宜,你买了这么多的帽子,小花篮是一定要送给你的。”

    小男孩听了她的忙摆着手拒绝,即使他再缺钱,也不能忘了妈妈的教导。

    “你妈妈把你教得真好。”

    尤苌青很是感慨,小男孩害羞地抿唇笑了。既然小花篮是白送的,那她再买一个首饰盒好了,她多买一点,小男孩也能早日卖完,明明他这个年纪还在上学,却要出来摆摊维持生计,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尤苌青感慨的同时,她在内心里发问,我能为他做什么么?

    “这里一共有七个帽子,所以姐姐你需要付二百一十块钱。”

    小男孩熟练地拿出一个大袋子来,把剩下的六个帽子小心地叠好放进袋子里装好,然后把小花篮也放进袋子里,笑着朝尤苌青说道。

    “这个首饰盒怎么卖?我也要一个,不我要两个。”

    尤苌青看到已经走回这里的沈荔欢突然改口,买两个首饰盒,她和荔欢一人一个正好。

    “这个首饰盒贵一些,要四十块,因为它里边是两层的设计,可以放不少东西呢。”

    小男孩紧张地向尤苌青推销妈妈编的首饰盒,先前也有人问这个要多少钱,一听是四十块钱就嫌贵走了,所以他也害怕尤苌青会嫌贵不买。

    “行,那一共就是二百九十块,我给你三百,你能找零么?”

    尤苌青掏出钱包,拿出三张一百来。

    小男孩咽了咽口水,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有,妈妈给了我几张零钱。”

    他忙不迭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几张五块十块的钱来,这是家里边最后的钱了。

    尤苌青把三百块钱递给他,接过他手中的十块钱,只觉得这十块沉甸甸的。

    沈荔欢看出她的难过,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我已经喊人来了,这些帽子和首饰盒就先让他带回去。”

    “这么快?”尤苌青整理好心情站起身来,有些不可思异地看着走过来的大块头男人。

    “是啊。”沈荔欢道,然后笑着朝来人道谢,“麻烦你了杜哥。”

    “不客气。”杜明章接过那一袋帽子和首饰盒,很快消失在人流中。

    “他是谁啊?”尤苌青有些好奇,那个男人走近了才能察觉到他身上的气势和普通人不同,但是却不会让人对他留下任何的印象,仿佛他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我的保镖。”沈荔欢在她耳边低声道,尤苌青明了地点点头,怪不得。

    小男孩把三百块钱藏进口袋里,笑眯了眼睛,他要赶紧去给妈妈买药,吃了药妈妈就能好过来了。

    所以小男孩忙把剩下的首饰盒以及花篮收拾好放进袋子里,准备带回家。

    尤苌青瞧见他的动作疑惑道,“小弟弟你要回家了么?还是换位置摆摊?”

    “姐姐,我要快点把这些东西带回家,然后去给妈妈买药,妈妈已经病了几天了,连床都下不了。”

    小男孩说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他真的很害怕妈妈生病,生病的妈妈太虚弱了,和他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凶恶的房东大妈来骂他们的时候,他打不过房东大妈,就连妈妈都被房东大妈掐了好几下,手臂都青紫了。

    “你家远不远?我们陪你回去吧,你一个小孩子身上带着钱我也不放心。”

    尤苌青皱了皱眉头,沈荔欢牵住她的手朝小男孩道:“走吧,有我们陪着你也能安全一些,不然你的钱被抢了,你就不能给你妈妈买药了。”

    小男孩咬了咬唇,犹豫了许久才答应了下来,很有礼貌地向沈荔欢她们道谢,“谢谢两位姐姐。”

    “不用谢,我们走吧。”尤苌青摆了摆手,让小男孩走在前边,她们跟在后边。

    小男孩没有什么城府,在回家的路上所有的信息都被沈荔欢问了出来。

    原来小男孩名叫杨天林,家在这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里边都是些出租的楼房,价格很便宜。

    他的爸爸早在他出生没有多久就去世了,他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艰难但是母子俩都是乐观向上的人,苦中也能做乐。但是前几天他的妈妈突然生病了,一直躺在床上起不来,房东大妈又一直催要房租,他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出来摆摊赚钱,希望能为妈妈赚到买药的钱,让妈妈早点好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